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余一>正文

余一:记一个渺小的傻逼。_余一

2018-06-03 07: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压根不知道这歌词出自哪首歌,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会唱这一句,有个词语叫耳濡目染。不过施主把我染的没那么彻头彻尾,我记得这一句。

我认识李佳并不是在大学的第一时间,事实上我在第一时间见过他,但他实在傻逼的让我不想靠近。

在入学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他,我打扫寝室出门拿拖把,发现他在寝室椅子上玩手机玩的正欢,身边一阿姨扫地拖地直抹汗。直到我整理干净出去还拖把经过他那寝室,又听到他相当不耐烦的声音:妈你别弄了,烦不烦人呐,这事我晚上一会再弄,这么多同学在呢,赶紧走赶紧走。我看到他目不转睛看着手机,一手挥挥示意让阿姨退下。

啧啧。我边走边故意的大声说出来。

当天白天我和自己寝室还有隔壁几个寝室的人混熟了,几个男的商量好晚上出去吃饭洗澡。该安顿的安顿好后刚爬上床,听到走廊上太君叫:阿膏出来吃饭哇阿膏我透你妈。

我一个踉跄跳下床开门,发现李佳也站在门边。他一身红黄运动服像奥运会刚回来,见我开门给我递烟,说你好你好。客气的让人不自在。我接过烟一瞅,5块钱的中南海。那会大家刚认识,谁都摸不清谁底,照理说是装逼的好时候。不应该吧?!我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把烟给点着了。

太君:这是李佳,我们老乡,叫他大B成。

我:大B?!这外号这么酷炫。

太君:你看他这嘴巴大的,跟B似的。

李佳:我透你妈小乃球你妈B长这样呐?!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也是第一次抽到骚味这么重的烟。

事后我们并没有成为哥们,但无可否认的是我还是认识了他。后来很多事情都让我不想和他深交,比如军训的时候我在床上看小说,他穿着一身奇怪的棉毛衫棉毛裤跑过来让我帮他拍照,拍完后还拿过去一个劲儿的夸自己:帅,真帅。实际上身边这么多正常人在,突然被一个看似不大正常的人搭讪,我觉得很倒霉。又比如我和寝室的哥们聊的正欢,他突然跑进来说:阿膏阿膏听说你片儿很多啊,借几部看看呗。我一脸黑线的把硬盘给他,事后整栋宿舍楼的男生想看毛片了都来找我要。我他妈简直快疯了。

有句话说,当你意识到一个人是个傻逼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这人是个傻逼。我后悔莫及,我一失足成千古恨。且祸不单行,很快的我跟他分在了一个班,然后一个寝室,还是隔壁床。没办法了,都是圈内人了,不熟也不行了。

李佳似乎很难融入一个新圈子,当寝室里除了他以外的我们已经捆一团儿一起吃饭,睡觉,出去玩的时候,他都还是一个人在寝室里默默的玩黄色游戏,看黄色电影。人来了也不关,音量还不小,我们几个聊到半夜伴着嗯..嗯..啊..啊..的声音昏睡过去,他还在底下带上耳机求贤若渴。那时候我们跟他的唯一话题是女人,一说女人他来劲儿,脸皮厚的让我都无地自容,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能将生理欲望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的在我有生之年认识的所有人里,他真的是第一名。我不知道他是迟钝还是后知后觉,在我们哥几个聊天,游乐,熬夜都玩累了之后,他开始兴致勃勃的开始邀请我们一起玩游戏,看电影,唱KTV等等,而我们对京城以及学业生涯的热枕已经被这渣一样的学校打磨的差不多了。

我本以为他是一个这么平凡出生平凡长大的普通宅男,直到他失恋了。

他的恋爱期间他除了打游戏是出去开房,和我们的交集又变得没那么多。电脑和性几乎概括了他的大学生涯。和大部分男人一样,有需求的时候他会变得温柔可爱,百依百顺,女友电话一来,打游戏的手都停了,还要求我们等他五分钟,骂了一句这臭娘们正团战又打电话来。拿起手机又每句话前面都带个宝贝亲爱的,恨不得直接在自己寝室做了,也不顾我们几个的哎声埋怨,沉醉在自己爱(x ng)的海洋里。事后一满足,女友来的电话便成了:做作业呢,一会再说。好困好累阿明天再说。在复习,有空再聊。挂了电话又开始dota。我曾经问他你这么撒谎合适么。李佳回头看我一眼:没事儿吧你。哥是什么人?哥可是……如此吹牛逼又该有个半小时。

卧谈会的时候我偶尔也会讽刺他:李佳,你这样逮着人爽,爽完走人,和路边狗有什么区别。

李佳躲在被窝里,沉闷的发出几声:汪汪汪。

直到某一天他熬完夜软绵绵的出去开房,傍晚又更软绵绵的回来,跟我们几个说:我分手了。

我们几个游戏玩的正欢呢头也不回纷纷调侃:哟!又分啦!和哪个分啦!不会是当爸爸了吧。我可不想这么早当叔叔啊!

李佳:真分了。

我们依旧头也不回,因为这丫每次开完房回来都说要分手。

他倒也平静,意识到他的悲伤不能被室友理解,准备出去表达一下悲伤,换好衣服摸摸裤兜,又发觉已到月底,连瓶二锅头都不愿意和他一起哭泣,那他只能识趣的上床睡觉了。待到我们玩累了准备寝,他又在被窝里发出幽怨的声音:阿膏,阿膏~

我:膏你妈b打紧睡。

李佳那带着浓厚鼻音的沉重口气突然向我发起审判:你之前那对象哪的人啊。

我说还能是哪的啊,自己家那边的呗。我们那边人处对象基本都要自己那边的,除非玩玩。不过我也玩不起,这么着吧。

李佳:我也想着玩玩,可是为什么我会难过呢。我现在觉得我气儿都透不过来,好想哭啊。 我:你看,人和狗还是有差别的吧,狗不会哭。 李佳:透你妈我睡觉了。 过了半响,李佳又发出幽怨的声音:阿膏~阿膏~睡了吗。 李佳:也不知道我前女友怎么样了。我有时候别想她,你说那会我们这么好,她现在怎么把我给忘了呢。诶诶阿膏,你说她会不会真的把我忘了。是不是她一直等着我去和她和好。 我:嗯快去和好吧。 李佳:前几天我还在qq相册里看到她,还有她男朋友,丑成球了我透。哥这么帅都不想和他比,找她说了几句,聊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什么,怎么会这样。我那时候等她上学,零下十几度,哥为了帅点穿了条皮衣在他家楼下等,自行车他妈都冻爆胎了她还没下来。后来我们一路推车走到学校,聊人生聊以后,弄的和真的一样。不过我真的以为是真的。有一次她来我家玩,玩着玩着玩到床上去了。我爸妈突然回来,我一下子给吓软了,叫她赶紧躲柜子里去,后来还是被我爸给发现了。她那哭的,我透,梨花带雨的,哭的我心都碎了。我那时候说,没事你哭球呢,大不了娶你了。我那时候真以为我会娶她。 我不知道他后来讲到几点,我听着听着昏睡过去了。此后每天睡前聊天,他总会提到他前女友,我听着都觉得耳熟,没见过本人都能勾勒出个大概轮廓。有时候讲了大半小时,发现我没回应,还会坐起来问我:阿膏你在听吗喂阿膏。我半睡半醒意识涣散的憋出来个:在听在听你接着说。他的吐诉从来都是一厢情愿的,即使没人愿意听,他也在讲,我知道他很难和别人深交,他大学里别好的朋友我们寝室几个,几十人的朋友聚会,他连说话吃饭都显得不自然,从不会和别人掏心掏肺,而我能多次充当那面开导他的墙,我觉得很荣幸。即使我这方式的开导对他可能毫无用处。 隔天我们去排挡喝酒,李佳又说自己心情差要来找我们拼酒,说不醉不归什么的蠢话。其实大家都知道,他那个水平,喝闷酒跟吃闷棍一样的,节奏非常快,嘴巴里喊一声“干”,杯子往桌上一声“啪”,一杯下肚,弄的这酒有90度一样,别人一回敬他便:阿~不行了不行了大哥我不行了。海鲜配啤酒,我们几个海边长大的当然没问题,我越喝眼睛越亮。他不行啊,他那酒还没经过胃已经到肛门了。排挡茅厕一个位儿,打巧碰上另一个也闹肚子的在里面半天出不来,他蹲别人桌子旁边,一口一个操。那天晚上回屋子,他抱着马桶又吐又泻还叫着:喝啊我失恋了,喝喝喝。没人应他话,只希望他的悲伤是存在肠胃里,这么一来,全没有了。 临毕业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找到新的女朋友。虽然他没有去广东闯荡拿月7000的底薪,也没有去韩国深造,更没有来浙江找我,这一切的一切从他嘴巴里说出来都跟真的似得。但他居然真的学会了弹吉他。我还记得我当时不耐烦的教他弹do re mi fa so la xi,那时候我能弹几个和弦,能弹送别,还有天空之城的第一句。待到我把天空之城的第一句都忘了,他已经能完整的弹出丁香花和其他一些简单的曲子。毕业前几天,他跟我说:阿膏,咱唱一段吧,我弹你唱。录下来。我回老家给我哥们听听什么叫组合。 当天唱的曲目我全部都记得。小宇,痴心绝对,认错,丁香花,最后还有一首老男孩。 听了一下,效果还不错,真挺像模像样的。只不过这些歌没来得及给我朋友听已经随着手机格式化全部丢掉了。最终能记得的大概也我们两个人。到了这个时候,各自经历的故事不必一一倾诉,都在歌里了。 我现在每次听到那个旋律都会想起他:我们来自阿拉巴马带着心爱的无限金。

文末我去搜了一下这首歌,发现除了音调我唱的歌词都是错的。噢!苏珊娜。不用管了。

爱爽爱刺激,胆子又小,又爱吹牛逼,牛逼吹的又唬不住别人,蠢的反而给人一望尘莫及的感觉。他是李佳,他是我哥们,谁要欺负,我削他。

标签: 几个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