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余一>正文

余一:八字胡老师的院子_余一

2018-06-01 12:5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时间溜走了。当我再一次站在陈老师家的院子里。 在菜场边上,我将车子熄火,下了车深深呼了一口气,走进那条河畔的小道。说是河畔,实际上现在已经是阴沟了,里面卧着一滩黑色的死水,恶臭时不时钻进你的鼻腔。边上以前是几家浓妆艳抹的洗头房,我们曾经吹着口哨路过,没想到现在都已经从良了,开起了超市,早餐店,也是,那批小姐也都老了罢。只是那家幼儿园好像还是开着,生锈的栏杆也挡不住孩子们的天真,里面红红绿绿的地砖到现在都没有变过,老师一届一届的带出的学生,到底有多少个呢。拐进小巷,心里这样想着。 门锁着,我跟个小偷似得往里看,以前的洗手间居然被打通了!改成了一间像是老人住的卧室,诶,倒是那时候吃饭的大桌子还在,墙上的时钟好像也没换呢,质量可真好...也不知道老师的父母,那两个和蔼的老人现在身体怎么样。我往回收了收身子,从前面另一条小巷绕过去,这里的小巷四通八达,我们以前是多么爱玩,把这里跑了个遍,老房子和荒废的田地,到现在都一点没有变过,也不知道尽头的丝瓜藤已经长了几轮的丝瓜。我绕了一圈走到后门的院子,扫视四周有一点点眩晕感,上一次站在这里,居然已经是十年之前了。 这个院子,藏着多少人年少的记忆和幻想,我不知道,但我有。在这里我和王章打过羽毛球,我把球扇到对面矮房的二楼去,王章矫健的身子直接从洗衣石一跃,脚往窗户一勾,手抠住窗台再一个纵身翻上房子二楼,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在我现在看来还是做不到。他站在二楼阳台上扔下了羽毛球,轻轻的对楼下的我们说:里面有人在做爱呐!我们在下面一阵起哄:别傻啦!快下来!骗谁呢?!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真假,但是我们都想看看到底是真是假,不过没人能徒手上去别人家二楼,除了王章。另一边是蓝色玻璃门板的一个大房间,我们在这里上课,数学课,后来多了英语课,语文课。里面曾经放满了横着竖着有些陈旧的桌椅,因为人多显得别拥挤,男孩子还要在里面吵闹,气氛活跃的一如往常,陈老师从后门一进来,八字胡一吹,房间里顿时安静了。现在空空的,里面只挂着一张毛主席的头像,背景的红太阳大放异彩,看着有点不习惯呢。我还记得我坐在位置上总是背不出来课文,背不出来课文可不能回家,我站在门口最窄的巷子里捂着头来回走着背课文,“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此诚危急存亡之秋,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你背好了没?我要去吃夜宵啦”孙安培在里屋喊道。 “滚滚滚,不要打扰我,臣本布衣,躬耕于南翔,躬耕于南阳,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我站在暗黄路灯下的大石板上,十年的月光拉长了的我的影子,到底是变了呢,还是没变呢.....

标签: 站在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