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余一>正文

余一:老舒_余一

2018-06-01 07: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那时候刚毕业,待在叔叔的皮革店里,突然大摇大摆闯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相貌粗犷,嗓门奇大,短袖衬衫粘满尘土,配一条短裤和旧拖鞋难免让人想起路边的拉车师傅。 运费800,加油400,给我1200!他把一个信封往桌上一甩,自己背过身去倒凉水喝。 运费怎么这么贵呀。管店的丁姐道。 什么这么贵!我还能贪你们的了!快点快点!别废话!老子还忙着去提货呐!他牛饮两杯冰水后愤愤道。 丁姐撇了他一眼,没有做声,数好钱后拿皮筋儿一捆递给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接过后,黄又粗的食指直直往舌头伸去,蘸了一指头的唾沫,一张一张的数起来。末了一叠放进屁兜,转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丁姐:哟,招人啦? 丁姐说:这是老板外甥呢,以后和我们一起工作了。还有老舒哇,你来店里能不能把扣子扣上呀,很多客人来往的。 老舒似乎过滤掉了下半句,转身往外走:哼!又是个老板。 他走后我暗暗问丁姐:刚那人是谁啊? 我们家仓库总管,整个仓库他说了算,到了仓库老板都得听他的。 在那个时候我实在也不会想到我能和这个老男人有这么深的交集,虽说一个屋檐下工作,但我在店里,他在仓库,有时候发货忙一周也见不着一面,也好,仓库那么脏,谁想去啊?谁想谁sb。 其后半年,由于老板用心良苦,觉得年轻人刚毕业在店内里外一套学的也差不多了,提起头来说年轻人该从底层做起,得去仓库练练。他的魔法顿时让我一脸懵逼,我当时心情非常复杂,毕竟我一个大学生,虽然不是重点,但好歹是知识分子,怎么能去仓库搬货卸货。可是毕竟出了社会,再跳也跳不上天,再牛也牛不过老板,我第二天坐上叔叔的车去往仓库,下了车是一阵大风,黄土黄沙扑面是对我一顿操,我衬衫皮鞋瞬间被弄脏,老舒在隔间里的电脑前玩扑克接龙,抬头看我一眼:你穿这样来仓库干嘛?表演啊? 我感觉受到了羞辱,还没来得及应话,叔叔接上道:老舒,这小伙子刚来,你教他认认货,什么东西放哪里,打卷,反正什么都教,是别教他抽烟,不然他爸妈问起来,我要死。 好。老舒倒是爽快应道。 在接下去的一个月,我既没学会打卷,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哪,学会了抽烟。与其说是学会,更不如说是加重瘾,当他第一次给我递烟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然而一回生两回熟,传烟几回,话也慢慢变的多起来了。不是有句话说:抽烟的时候,男人会说更多话。不忙的时候和老舒你看我,我看你,我发给他一只,他扔给我一根,这样在仓库一人一天要抽完一包20块的软利群。后来直接演变成不用打火机,他的烟灭了拿我的去着,我的灭了也拿他的对烟嘴,硕大的仓库,烟味把劣质皮料的臭味都盖下去了。 老舒脾气差,在仓库卸货的时候谁都骂,刚开始的时候,我被他骂还会生气,会翻脸和他吵架,他倒也不和我小孩子一般见识,看我生气被我顶几句也算了,然而后来我发现这什么也改变不了。老舒以前是当流氓的,整天不工作去打牌打麻将,没钱了做几天散工,赢钱了出去吃饭,输了照样出去吃饭。也不知道叔叔用了哪个级别的精灵球,居然能把他给收服咯,这一收是十年,人能有几个十年啊。他说叔叔不把他当工人,把他当朋友,仓库里什么事都和他商量,做一个老板的,来仓库都和他一起装货,我愿意给他工作。十年我叔叔都改不了他那暴脾气,我还是算了。于是我在他前面也变得死皮赖脸,他骂我,我反而嘻嘻嘻嘻的冲他笑,骂他傻逼,他居然还奈何不了我了。不过我归我,一般没和他处过的人还真禁不起他骂,张嘴闭嘴是 你妈他妈你他妈,狗东西逼东西狗逼东西,我真是不下十回看到别人被他骂到翻脸冲上来吵架打架,但他那180斤的壮实身子往那一站,手臂衣服一掳,小青年根本是给他折甘蔗一般对半折掉。人都不傻,被人骂了但又知道自己打不过,基本上都是叨叨骂几句,朝地上呸一口吐个痰怏怏走开。 我在仓库待了大概有一年半,时间久了,大家越来越熟,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 老舒家在江西,家中老房一间村里盖着,老婆一个在家裁缝,儿女一双都在上学。大老粗的老舒也只有在说起儿子女儿的时候会变得支支吾吾,他觉得自己这样半辈子了,下半辈子估计也这样,儿子女儿不读书,根本没出路。我说:其实读书也没什么出路,你看我大学毕业还在你这搬皮。 他说:去你妈的滚蛋。 在他心里,儿子大学毕业能当医生,女儿3+2过后当个老师,嫁个好人家,他放心。我说:要不你女儿嫁给阿益。(阿益是我叔叔的表弟,在店里工作,常开玩笑,和老舒关系一般) 老舒:你奶奶的逼东西你别跑。 后来我慢慢跟他学会了打卷,在他骂声中我也知道了哪些货放哪里,再后来我干脆直接帮他开面包车出去送货,回来的时候用他床头的钱买红牛喝,顺便还给他买一瓶,起初他乐呵的不行,直夸我人好又有钱,后来知道了用的是他的钱,拿木棍一路追我到了田里,他个子大年龄也大,当然跑不过我,站田边边喘气边骂:姥姥的逼东西,等我抓到你了看我不把你... 仓库生活本该是枯燥无趣又脏乱的,不过有了老舒,日子倒过的快很多了。我和他提货送货卸货理货,一起买菜烧饭洗碗,说起这个现在是夜里0点,我好想吃他做的油炸剁椒鲫鱼,真的很好吃。对了我还帮他下毛片,在仓库的电脑里,老男人一个人在外地挺不容易的,他为了看毛片还去菜场买了两个音箱来。没声音看个鸡巴玩意。这是他原话。 有时候托运部迟到,货到了都是深夜了,我们叫上朋友在仓库打牌下棋看电影,感觉老舒像个老男孩,玩的比我们还6. 我做出离开绍兴的决定的时候是一个冬日的艳阳天,我第一个告诉了他。 我说:老舒,我要走了。 他忙着擦自己五菱车玻璃,头也没回:走走走,你他妈能走到哪里哦小鬼,快过来跟我一起擦车玻璃。 我说:我真要走了,我要回温州工作了。 他回过头来愣愣的看了我一会:要回去啦?回去做什么啊。 我嘻嘻一笑:嘿嘿,做你妈的大头鬼。 他又是骂又是追,停下来气喘吁吁:真要走啦? 我说:是啊,有空来玩。 他长叹一声:好好好,走了好走了好,都走都走,剩我老头子一个人。 短暂的沉默后,他又补了一句:你走了可没人帮我下电影咯。 ...... 我和他离别已经有快两年了吧。中途想起来那段时间,觉得好玩,给他打电话,随便叨叨几句,也算联络感情。 前一阵我和他聊了一会,说最近工作有点累,老喘大气,不知道是不是快要死了。 他隔着电话骂我:呸呸你说的什么毛呢。 昨天通电话,他在送货,五菱面包车窗外的风通过手机呼呼刮到我脸上,他说:逼崽子,身体好点了没有啊。 我:啊?...哦,好多了。 想不到你也会关心别人啊,真是个可爱的老头子。

标签: 仓库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