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文帝诏令奘法师翻老子为梵文事

2018-07-09 10:4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文帝诏令奘法师翻老子为梵文事作者:乐其可知也文帝诏令奘法师翻老子为梵文事第十 [0386b25] 贞观二十一年。西域使李义表还奏。称东天竺童子王所未有佛法外道宗盛。臣已告云。支那大国未有佛教已前旧有得圣人说经在俗流布。但此文不来。若得闻者必当信奉。彼王言。卿还本国。译为梵言。我欲见之。必道越此徒传通不晚登。即下。 [0386c02] 勅。令玄奘法师与诸道士对共译出。于时道士蔡晃成英二人李宗之望。自馀锋頴三十馀人。并集五通观。日别参议。详覈道德。奘乃句句披析。穷其义类得其旨理。方为译之。 诸道士等并引用佛经中百等论。以通玄极。奘曰。佛教道教。理致天乖。安用佛理通明道义。如是言议往还累日穷勘。 出语濩落的据无从。或诵四谛四果。或诵无得无待。名声云涌实质俱虚。奘曰。诸先生何事游言无可寻究。向说四谛四果道经不明。何因丧本虚谈老子。且据四谛一门。门有多义义理难晓。作论辩之。佛教如是不可陷伦。向问四谛但答其名。谛别广义寻问莫识。如何以此欲相抗乎。道经明道但是一义。又无别论用以通辩。不得引佛义宗用解老子斯理定也。 晃遂归情曰。自昔相传祖承佛义。所以维摩三论晃素学宗致令吐言命旨无非斯理。且道义玄通洗情为本。在文虽异厥趣攸同。故引解之理例无爽。如僧肇着论。盛引老庄。成诵在心由来不怪。佛言似道如何不思。奘曰。佛教初开深经尚壅。老谈玄理微附虚怀。尽照落筌滞而未解。故肇论序致联类喻之。非谓比拟便同涯极。今佛经正论繁富。人谋各有司南。两不谐会。然老之道德文止五千。无论解之。但有群注。自馀千卷事杂符图。盖张葛之咠附。非老君之气叶。又道德两卷词旨沉深。汉景重之诚不虚。及至如何晏王弼严遵锺会顾欢萧绎卢景裕韦处玄之流数十馀家。注解老经。指归非一。皆推步俗理莫引佛言。如何弃置旧踪越津释府。将非探赜过度同夫溷沌之窍耶。于是诸徒无言以对。遂即染翰缀文。 厥初云道此乃人言。梵云末伽。可以翻度。诸道士等一时举袂曰。道翻末伽失于古译。昔称菩提。此谓为道。未闻末伽以为道也。奘曰。今翻道德。奉 勅不轻。须覈方言。乃名传旨。菩提言觉。末伽言道。唐梵音义确尔难乖。岂得浪翻冐罔天听。道士成英曰。佛陀言觉。菩提言道。由来盛谈道俗同委。今翻末伽。何得非妄。奘曰。传闻滥真良谈匪惑。未达梵言。故存恒习。佛陀天音。唐言觉者。菩提天语。人言为觉。此则人法两异。声[釆 采]全乖。末伽为道。通国齐解。如不见信谓是妄谈。请以此语问彼西人。足所行道彼名何物。非末伽者。余是罪人。非唯惘上。当时亦乃取笑天下。自此众锋一时潜退。便译尽文。(此段讲的是关于道德经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之“道”字的翻译。玄奘菩萨与道士们的分歧。玄奘菩萨坚持道德经的“道”字不可翻译为梵语“菩提”) 河上序胤阙而不出。成英曰。老经幽祕闻必具仪。非夫序胤何以开悟。请为翻度惠彼边戎。奘曰。观老存身存国之文。文词具矣。叩齿咽液之序。序实惊人。同巫觋之婬哇。等禽兽之浅术。将恐西关异国有愧卿邦。 英等不惬其情。以事陈诸朝宰。中书马周曰西域有道如李庄不。答彼土尚道。九十六家。并厌形骸为桎梏。指神我为圣本。莫不沦滞。情有致使不拔我根。故其陶练精灵不能出俗。上极非想终坠无间。至如顺俗四大之术。冥初六谛之宗。东夏老庄所未言也。若翻老序彼必以为笑林。奘告忠诚。如何不相体悉。当时中书门下同僚咸然此述。遂不翻之。 奘姓陈氏。頴川人也。后叶居于两河。以慧解驰名。周行岳渎承梵学富誓愿博求。以贞观初入关住庄严寺。学梵书语。不久并通。上表西行。有司不许。因遂间行远诣天竺。三年方达。所在王臣高胜无不重之。经十馀年备获经论旋于京邑。天子降礼赐以优言。贞观末年敬重尤甚。常处内禁行往毕随。永徽已来不爽前敬。常以翻译而为命家。今在北山玉华宫寺。领徒翻经勤注不绝。然其高行不可具陈。别有大传。广文如后。 寻又下勅。令翻老子五千文为梵言以遗西域。奘乃召诸黄巾述其玄奥。领叠词旨方为翻述。 道士蔡晃成英等。竞引释论中百玄意。用通道经。奘曰。佛道两教其致天殊。安用佛言用通道义。穷覈言疏本出无从。 晃归情曰。自昔相传祖凭佛教至于三论。晃所师遵准义幽通不无同会。故引解也。如僧肇着论。盛引老庄。犹自申明。不相为怪。佛言似道何爽纶言。奘白。佛教初开。深文尚壅。老谈玄理微附佛言。肇论所传引为联类。岂以喻词而成通极。今经论繁富各有司南。老但五千论无文解。自馀千卷多是医方。至如此土贤明何晏王弼周顒萧绎顾欢之徒。动数十家。注解老子何不引用。乃复旁通释氏。不乃推步逸踪乎。既依翻了将欲封 勒。 道士成英曰。老经幽邃。非夫序引何以相通。请为翻之。奘曰。观老治身治国之文。文词具矣。叩齿咽液之序。其言鄙陋。将恐西闻异国有愧乡邦。 英等以事闻诸宰辅。奘又陈露其情。中书马周曰。西域有道如老庄不。奘曰。九十六道并欲超生。师承有滞致沦诸有。至如顺世四大之术。冥初六谛之宗。东夏所未言也。若翻老序。则恐彼以为笑林。遂不译之。 陈寅恪:《大乘义章》书后 大藏中此土撰述总诠通论之书,其最著者有三︰《大乘法苑义林章》、《宗镜录》及远法师此书是已。《宗镜录》最晚出,亦最繁博。然永明之世,支那佛教已渐衰落,故其书虽平正笃实,罕有伦比,而精采微逊,雄盛之气,更远不逮远、基之作,亦犹耶教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与巴士卡儿(Pascal),其钦圣之情,固无差异,而欣戚之感,则迥不相侔也。基公承慈恩一家之学,颛门绝业,今古无俦,但天竺佛教当震旦之唐代,已非复盛时,而中国六朝之世则不然。其时神州政治,虽为纷争之局,而思想自由,才智之士亦众。佛教输入,各方面皆备,不同后来之拘守一宗一家之说者。尝论支那佛教史,要以鸠摩罗什之时为最盛时代。中国自创之佛宗,如天台宗等,追稽其原始,莫不导源于罗什,盖非偶然也。当六朝之季,综贯包罗数百年间南北两朝诸家宗派学说异同之人,实为慧远。远公事迹见道宣《续高僧传》卷八。其所著《大乘义章》一书,乃六朝佛教之总汇。道宣所谓‘佛法纲要尽于此焉’者也。今取《大乘义章》之文,与隋唐大师如智顗、玄奘诸人之说相关者数条比勘之,以见其异同。 天台智者大师《妙法莲华经玄义》卷一下,解‘四悉檀’为十重。其一释名略云︰‘悉檀,天竺语。南岳师例,“大涅槃”梵汉兼称。“悉”是此言,“檀”是梵语。“悉”之言“遍”,“檀”翻为“施”。佛以四法遍施众生,故言“悉檀”也。’ 《大乘义章》卷二〈四悉檀义四门分别〉条云︰‘四悉檀义,出大智论,言悉檀者,是中(外?)国语,此方义翻,其名不一。如楞伽中子注释言,或名为宗,或名为成,或云理也。’寅恪案︰‘悉檀’乃梵语siddha^nta之对音,楞伽注之言是也。其字从语根sidh衍出,‘檀施’之‘檀’,乃da^na之对音。其字从语根da^衍出,二语绝无关涉,而中文译者,偶以同一之‘檀’字对音,遂致智者大师有此误释,殊可笑也。 又道宣《集古今佛道论衡》卷丙〈文帝诏令奘法师翻老子为梵文事)条云︰ ‘玄奘染翰缀文︰厥初云“道”,此乃人言,梵云“末伽”,可以翻“度”。诸道士等,一时举袂曰︰“道”翻“末伽”,失于古译。古称“菩提”,此谓为“道”。未闻“末伽”,以为“道”也。奘曰︰今翻道德,奉敕不轻。须核方言,乃名传旨。“菩提”言“觉”,“末伽”言“道”,唐梵音义,确尔难乖,岂得浪翻,冒罔天听!道士成英曰︰“佛陀”言“觉”,“菩提”言“道”,由来盛谈,道俗同委。今翻“末伽”,何得非妄?奘曰︰传闻滥真,良谈匪惑。未达梵言,故存恒习。“佛陀”天音,唐言“觉者”。“菩提”天语,人言为“觉”。此则人法两异,声采全乖。“末伽”为道,通国齐解。如不见信,谓是妄谈,请以此语,问彼西人。足所行道,彼名何物?非“末伽”者,余是罪人。非惟罔上当时,亦乃那天下。’ 寅恪案︰‘佛陀’梵文为Buddha,‘菩提’梵文为bodhi,同自语根budh衍出。然一为具体之名,一为抽象之名。所谓‘人法两异’者,混而同之,故慈恩以为不可。“末伽”梵文ma^rga之对音,慈恩以为‘道’之确译者也。 《大乘义章》卷十八〈无上菩提义七门分别〉条略云︰ ‘“菩提”胡语,此翻为“道”。问曰︰经说第一义谛亦名为“道”,亦名“菩提”,亦名“涅槃”。“道”与“菩提”,义应各别。今以何故,宣说“菩提”翻名“道”乎?释言︰外国说“道”名多,亦名“菩提”,亦曰“末伽”。如四谛中,所有道谛,名“末伽”矣。此方名少,是故翻之,悉名为“道”。与彼外国“涅槃”、“毗尼”此悉名“灭”,其义相似。经中宣说第一义谛名为“道”者,是“末伽道”。名“菩提”者,是“菩提道”。良以二,俱名“道”故,得翻“菩提”,而为“道”矣。’ 寅恪案︰慧远之书,皆本之六朝旧说。可知佛典中,‘道’之一名,六朝时已有疑义,固不待慈恩之译老子,始成问题也。盖佛教初入中国,名词翻译,不得不依托较为近似之老庄,以期易解。后知其意义不切当,而教义学说,亦渐普及,乃专用对音之‘菩提’,而舍置义译之‘道’。此时代变迁所致,亦即六朝旧译与唐代新译(此指全部佛教翻译事业,非仅法相宗言。)区别之一例,而中国佛教翻译史中此重公案,与今日尤有关系。吾人欲译外国之书,辄有此方名少之感,斯盖非唐以后之中国人,拘于方以内者所能知矣。 又《大乘义章》卷一〈众经教迹义三门分别〉条略云︰ ‘晋武都山隐士刘 所云,佛教无出顿渐二门。是言不尽。如佛所说四阿含经五部戒律,当知非是顿渐所摄。所以而然,彼说被小,不得言顿。说通始终,终时所说,不为入大,不得言渐。又设余时所为,众生闻小取证,竟不入大,云何言渐?是故顿渐摄教不尽。又复五时七阶之言,亦是谬浪。’ 寅恪案︰远师学说,多与吉藏相近。嘉祥著述如《法华玄论》卷一所谓︰‘人秉五时之规矩,格无方之圣化,妄谓此经,犹为半字,明因未圆,辨果不足。五时既尔,四宗亦然。废五四之妄谈,明究竟之圆旨。’及《法华游意》卷四〈辨教意门〉所谓︰‘南方五时说,北土四宗论,无文伤义。昔已详之,今略而不述也’等语,皆是。又窥基《妙法莲华经玄赞》卷一显时机条略云︰‘古有释言,教有五时。乍观可尔,理即不然。今依古义,且破二时,后余三时,并如古人破。恐厌文繁,且略应止。’ 基公《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所引菩提流支法师别传破刘 五时判教之说,皆略同《大乘义章》之说,盖同出一源也。可知天台宗五时判教之义,本非创自天台诸祖,不过袭用旧说,而稍变易之耳。然与诸祖先后同时诸大师中,亦有不以五时之说为然者。吾人今日佛教智识论,则五时判教之说,绝无历史事实之根据。其不可信,岂待详辨?然自中国哲学史方面论,凡南北朝五时四宗之说,皆中国人思想整理之一表现,亦此土自创佛教成绩之一,殆未可厚非也。尝谓世间往往有一类学说,以历史语言学论,固为谬妄,而以哲学思想论,未始非进步者。如易非卜筮象数之书,王辅嗣、程伊川之注传,虽与易之本义不符,然为一哲学思想之书,或竟胜于正确之训诂。以此推论,则徐健庵、成容若之经解,亦未必不于阮伯元、王益吾之经解外,别具优点,要在从何方面观察评论之耳。 上所举三事,天台悉檀之说,为语言之错误。五时判教之说,为历史之错误。慈恩末伽之说,为翻译之问题。凡此诸端,《大乘义章》皆有详明正确之解释,足见其书之精博,或胜于《大乘法苑义林章》、《宗镜录》二书也。 又此书日本刊本,其卷一标题下,有‘草书惑人,伤失之甚。传者必真,慎勿草书。’等十六字。寅恪所见敦煌石室卷子佛经注疏,大抵草书。合肥张氏藏敦煌草书卷子三,皆佛经注疏,其一即此书,惜未取以相校。观日本刊本‘慎勿草书’之语,则东国所据,最初中土写本,似亦为草书,殆当日传写佛典,经论则真书,而注疏则草书。其风尚固如是欤?因并附记之,以质博雅君子。 中阿含双品小空经第四(第五后诵) 一时。佛游舍卫国。在于东园鹿子母堂 尔时。尊者阿难则于晡时从燕坐起。往诣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白曰。世尊一时游行释中。城名释都邑。我于尔时从世尊闻说如是义。阿难。我多行空。彼世尊所说。我善知.善受。为善持耶 尔时。世尊答曰。阿难。彼我所说。汝实善知.善受.善持。所以者何。我从尔时及至于今。多行空也。阿难。如此鹿子母堂空无象.马.牛.羊.财物.谷米.奴婢。然有不空。唯比丘众。是为。阿难。若此中无者。以此故我见是空。若此有余者。我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村想。莫念人想。当数念一无事想。彼如是知空于村想。空于人想。然有不空。唯一无事想。若有疲劳。因村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人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无事想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复次。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人想。莫念无事想。当数念一地想。彼比丘若见此地有高下。有蛇聚。有棘刺丛。有沙有石。山崄深河。莫念彼也。若见此地平正如掌。观望处好。当数念彼。阿难。犹如牛皮。以百钉张。极张托已。无皱无缩。若见此地有高下。有蛇聚。有棘刺丛。有沙有石。山崄深河。莫念彼也。若见此地平正如掌。观望处好。当数念彼。彼如是知。空于人想。空无事想。然有不空。唯一地想。若有疲劳。因人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无事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地想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复次。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无事想。莫念地想。当数念一无量空处想。彼如是知。空无事想。空于地想。然有不空。唯一无量空处想。若有疲劳。因无事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地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无量空处想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复次。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地想。莫念无量空处想。当数念一无量识处想。彼如是知。空于地想。空无量空处想。然有不空。唯一无量识处想。若有疲劳。因地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无量空处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无量识处想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复次。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无量空处想。莫念无量识处想。当数念一无所有处想。彼如是知。空无量空处想。空无量识处想。然有不空。唯一无所有处想。若有疲劳。因无量空处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无量识处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无所有处想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复次。阿难。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无量识处想。莫念无所有处想。当数念一无想心定。彼如是知。空无量识处想。空无所有处想。然有不空。唯一无想心定。若有疲劳。因无量识处想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无所有处想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一无想心定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 彼作是念。我本无想心定。本所行.本所思。若本所行.本所思者。我不乐彼。不求彼。不应住彼。如是知.如是见。欲漏心解脱。有漏.无明漏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彼如是知。空欲漏。空有漏.空无明漏。然有不空。唯此我身六处命存。若有疲劳。因欲漏故。我无是也。若有疲劳。因有漏.无明漏故。我亦无是。唯有疲劳。因此我身六处命存故。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谓漏尽.无漏.无为.心解脱 阿难。若过去诸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彼一切行此真实.空.不颠倒。谓漏尽.无漏.无为.心解脱。阿难。若当来诸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彼一切行此真实.空.不颠倒。谓漏尽.无漏.无为.心解脱。阿难。若今现在我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我亦行此真实.空.不颠倒。谓漏尽.无漏.无为.心解脱。阿难。汝当如是学。我亦行此真实.空.不颠倒。谓漏尽.无漏.无为.心解脱。是故。阿难。当学如是 佛说如是。尊者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西方諸師。分成兩釋。一者清辨其遣三性。以立為空。即說空理。以為無相。具如掌珍。二者護法但遣所執。以為無相。如《深密》等。三無性中。清辨護法。皆依三種無自性。亦以為無相。由斯真諦慈恩三藏各依一宗。真諦三藏。如其次第。具遣三性。立三無性。一遣分別性。立分別無相性。二遣依他。立依他無生性。三遣真實性。立真實無性性。於一真如。遣三性故。立三無性。具如三無性論。是故真諦大同清辨。而差別者。清辨菩薩立而無當。真諦師意存三無性。非安立諦。二慈恩三藏。但遣所執。不遣二性。情有理無。理有情無。二義別故。又三無性如其次第。即說三性。為三無性。故三十唯識言。即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具如《成唯識》《深密經》等。是故清辨護法二菩薩。各依自宗。以釋此經。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