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浮世之中,2017新年快乐我们不该忘却的一个女孩:田维

2018-07-08 07: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浮世之中,我们不该忘却的一个女孩:田维作者:阿丹

这是一个关于母爱的故事,也是一个用文字感恩的故事。田维,一个普通的北京女孩,她无法为这个世界留下更多的物质财富,但她却在人们的心中烙下了一枚红印……

自打怀孕那天起,王春荣被要当母亲的喜悦笼罩着,她太爱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了。没有多少女人能够体会到这位女工的心——她从小失去母亲,还是当小女生的时候,她暗想,将来自己有了儿女,一定要把所有的爱都给孩子,永远不让孩子失去母爱。然而,孩子并没有如期降临。已经超过预产期5天,王春荣明显感到胎儿停止了胎动,惴惴不安的她来到医院检查。

没有胎音。医生宣布胎儿已经死亡。泪如泉涌的王春荣瘫倒在地……

手术立即进行。没有呼吸的女婴像个透明的胡萝卜一般,被护士倒提着用力拍打背部,却没有任何反应。一直清醒的王春荣哭声震天,刀口还未缝合,她便挣扎着爬起来要抢夺孩子。

在医护人员准备对婴儿做最后处理时,母亲的哭声戛然而止,产房顿时一片安静。在医护人员愣神儿的功夫,一声极其微弱的婴儿哭声吓了大家一跳。奇迹发生在这个初春的早晨——王春荣的女儿死而复生!

王春荣不顾一切地抢过婴儿,紧紧地抱在怀里。婴儿的哭声逐渐响亮起来,母亲的泪水还在肆意横流,但这已经是幸福的泪水。

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婴姓田,母亲给她起名叫田维。

田家是北京最普通的家庭,田维的父母都是工厂的工人。

田维从小喜欢看书,喜欢写写画画。

上初中时,田维已经读了不少中国古典文学作品。《聊斋志异》和唐诗、宋词是她的最爱。刚上初一,田维开始记日记,并做阅读笔记,但没有谁能看到那些文字,连母亲也不能。

从小学到初中,虽然田维的作文一直被当做范文,但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中等,几位老师都说,这孩子爱看闲书,功夫都花在看书上了,否则成绩会更好。

母亲却宽容地支持女儿读书和买书。很早懂事的田维知道家里经济不宽裕,尽可能买旧书。北京地坛每年两次价书市的日子成了她最期待的节日。有时她在那里一整天不吃不喝,省下来的钱都买了书。

2001年,田维读初三。

寒假结束不久的一天,田维放学回家,表情有些异样。母亲问她缘由,她犹豫了半天,然后伸出左手中指对母亲说,上体育课时,觉得这根手指有些疼,仔细一看,发现中指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体育老师说,应该上议院检查一下。

母亲赶紧把女儿的手抓过来认真察看,却并未发现异样。田维怕母亲担心,说,可能是当时不小心撞哪儿了。

后来有一天,田维左手的四根手指同事变白了,还伴着钻心的疼痛。老师让田维回家,父母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一系列的血液化验结果出来,医生已经心中有数:田维得了类似血癌的病。这病多因父母血型不配引起的,儿童的发病率在十万分之一。

噩耗这样突然之间降临在这个15岁的美丽少女头上,像15年前“胎死腹中”那样,令全家人猝不及防。

母亲千百次祷告:奇迹还会出现吗?田田还能起死回生吗?

在大人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田维的病上时,田维却忍着不时袭来的剧痛,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学习上来。

初三这年,田维在校的学习时间不足三个月,她却以有一的成绩考入北京中关村中学。

高中三年,田维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在家里养病或到医院治疗,但她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

田维知道父母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她知道,为了给她治病,家里几乎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她没有其他方式可以回报亲人的爱,只有以乐观的心态,一边积极配合治疗,一边奋发学习。

这期间,流泪最多的是母亲,但她很少在人前流泪,更不会在女儿跟前流泪。每当看到女儿疼痛难忍时,母想方设法逗女儿开心。母亲说:“田田,难受不上学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田家几辈子没出过状元,你爸照样娶好女人!”母亲突然变得幽默起来,但善解人意的田维知道,母亲从来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自己痛在身体,母亲痛在心上。在一个个寂静的夜晚,田维在疼痛中失眠,或从疼痛中醒来。她知道,在黑夜的一角,母亲在簌簌地流泪;她知道,母亲最最想做的事情,是替自己承担痛苦!

这点点滴滴都被聪慧的田维感受到了,她把每一次感动和幸福都用文字记录下来。渐渐地,田维觉得,每当自己用感恩的心记述母亲的爱,或者一花一草、一木一石时,血脉不通的手、脚和头颅的剧痛会减轻;每当自己用感恩的心回忆父母亲人、同学老师对自己的鼓励和帮助时,灰色的天空会明亮起来。

写作,成了田维生命中最鲜艳的颜色。

2004年,北京语言大学的校园网上出现了一个叫“花田半亩”的个人空间。随感式的写作风格,平常如短歌般的散记,吸引了无数真诚的视线。一片秋叶,一汪潭水,一缕咖啡的记忆,在那里仿佛都有了生命的呼吸。当然,细心的人也会看到,在这优美得如诗一般的文字后面,有一淡淡的忧伤和对人生、命运的多重拷问。

如此充满灵性和智慧的文字,在世风纷扰、人心浮动的大学校园里,像一股轻轻的风,在浮躁之海上荡起一丝丝涟漪。或许是天意,病中的田维在这半亩花田中意外地收获了一份爱情。

一个后来被她昵称为“大熊”的高年级学长经不住“花田”诗意的“诱惑”,一定要找到花田主人看一眼:“到底是怎样美丽的人写出如此美丽的文字?”结果他们一见钟情。

大熊快毕业了,母亲把大熊请到家里来吃饭,最后她试探着问:“田田的病你知道吗?”

大熊认真地点点头说:“田田什么都和我说了 ,但这不是问题……”

这时,田维从隔壁的房间里冲出来,扑到母亲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后来她悄悄地对母亲说:“妈妈,我一定为您披上最洁白的婚纱!我要让您知道,您有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儿!”

然而,她终于没有等到披上婚纱的那一天,死神收网了。

2007年8月13日晚上,21岁的田维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当时她正读大学三年级。

“花田半亩”,一语成谶,一个仙子般的少女留下半亩花田,化蝶而去。

田维的几位大学密友为了纪念她,整理出了她的电脑日志。令同学们大吃一惊的是,从得知病情开始,一直到离世前一天,她都在写,每一篇文字无不是一个感恩的故事。田维从小学玩伴忆起,点点滴滴书写着成长的感动。当她得知自己这病尚属世界医学难题,中国有很多患病的少儿因为家穷无钱医治而死亡时,她给选修课老师梁晓声写了一封求助信。梁老师是人大代表,“如果梁老师提交一份议案,政府能建立一项基金,患这病的孩子有希望了”。

田维的高中密友静说,她在南京上大学,田田总是亲笔写信给她,每一次生日都不忘亲手制作一张卡片。如果较长一段时间没收到田田的信,静知道她的病情加重了。“田维从来不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给朋友们写信,她通报给大家的一定都是让人快乐的消息。”静还说,有一次她从南京回来约见田维,田维推说那两天有事儿,想过几天再见面。静知道,田维不愿意一脸病容地见她。三天后,田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阳光一样鲜亮,明澈的大眼睛闪着光,像从来不曾生病一样。

田维在日记里说:“如果可以,只让我的右眼去流泪吧。另一只眼睛,让她拥有明媚与微笑。”

关于母亲,田维写道:“妈妈说,如果能够再孕育你一次该多好呀。您仿佛在怨恨自己,将我生成多病的身躯。您觉得是您造成了我连绵的苦难。妈妈,我却时常感激您,您给了我生命。即使这身躯有许多不如意,但生命从来是独一无二、最可宝贵的礼物。我感谢,今生是您的女儿,感谢能够以为在您的身旁,能够开放在您的手心。妈妈,不幸的部分是我们共同的命运,幸福确实更深切的主题。”

如今,在北京西山脚下,有一个叫温泉的墓园,仙子般的田维安眠于此。在小小的墓碑前,常年放着一束龙胆花,这是田维生前最钟爱的一花。

(作者:侯健飞)

《读者》书摘《提前的祝福》(博文原名《妈妈》)

我唯有,不知如何表达的感激。

早上醒来,手机的振动提示:2月20日,妈妈的生日。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设定下这样的提醒。

本是一个无须提醒的日子。怎么可能忘记或忽略?

每一年,这一天,都令我疼痛地感知到,她又老去了一些。

古人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我曾是那襁褓中的婴孩。我曾是你手心里盛开的一朵生命。

你望着我长大。像你的感叹,不过弹指,便是人间的一次更迭。

好多次,我们一起翻看旧时的影集,你对我讲起,我儿时的乖戾和顽皮。

你告诉我,哪一年,我们去看了腊梅;哪一年,我们去观赏了灯会。

照片上的妈妈,纯澈的脸孔,纤弱乌黑的发。

那一切,已恍如隔世。

喜欢父母的一张黑白合影。父亲的手,轻放在你的肩头,你微微侧身,坐在春天的石阶上。身后是如笑的春山,看不到斑斓的色彩,却有两个人温和的四目,暖似熏风。

我是在这样的目光间,萌生又孕育。

我出生在一个春天。你说,你从产房的窗口望出去,树木刚刚生出细而黄的幼芽。

接着花朵在怒放,你的爱在怒放,而我只静静地睡,缓慢却匆忙地成长。

现在,我已经是20岁的人了。

这个时候,我却仍无法令你放心,因为病。

这时常令我感到不安和愧疚。

暑假的夜里,和母亲睡在一处,紧握住她的手。很久了,我没有这样依偎在她的身边。

是在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后,我才发现,对于妈妈的眷恋和依赖,原是如此之深。

也许,我所有的坚强,都是因为妈妈。为了她,我才有勇气,去面对我的命运。

她为我扇蒲扇,她说不要开冷气,那对身体不好。

她对我说,不要怕。她劝我多吃下一些食物。

而我,常常对着饭菜发呆,一个人默默在深夜饮泣。她擦我的泪。

我知道,她的心在碎。

感觉着母亲的呼吸,感觉着她的心跳,我决定要有斗志地生存下去。

我不可以轻易放弃,我要陪伴在她的身边,至少到我能照顾她的时候。

我不可以留下孤单的妈妈。

我怎么可以,怎么忍心,让她的后半生没有了我,她唯一的孩子。

这样想着,于是,泪水又蒙住了我的双眼。

我不敢让她看见。

只有我知道,妈妈心中的忧伤。她从不让我看出,她的难过。

她鼓励我,她微笑,她的眼神传达着明亮的希望。

妈妈总是说,一切不幸都终将会过去,只要你敢于走下去。

医院的傍晚,黄昏中有低飞的燕。它们飞舞,它们鸣叫,它们狂欢。

我们并肩站在窗口。我已比你还高,却依旧倚住你的肩膀。

妈妈,我只轻唤你,便已泣不成声。

你抚摩我与你年轻时一般乌黑纤弱的发。你不发一言。我们这样看黄昏中的燕。

一场生命的飞舞,生命的鸣叫,生命的狂欢。

恐惧是一张网,这个夏天里,我被它困住,不得自由,不得呼吸。

夜夜的梦魇,却又失望于黎明的到来。

我对你说,我怕着白天。在白天,我要真实的面对一切。夜晚,却不过是梦。梦,即使是险恶可怕的,也终于会醒。

但现在不是,现在是这样清醒,真实得一览无余。

妈妈说,如果能够再孕育你一次该多好。

你仿佛是在怨恨自己,将我生成多病的身躯。

你遗憾没有给我一副强健的肉体。

你觉得,是自己造成了我连绵的苦难。

妈妈,我却时常感谢你给我的生命,即使这身躯有许多不如意。但生命,从来是独一无二、最可宝贵的礼物。

我感谢,今生是你的女儿;感谢,能够依偎在你的身旁,能够开放在你的手心。

妈妈,不幸的部分,是我们共同的命运。我深知,我的疼痛,在你那里总要加倍。

但幸福,却是更深切的主题。

从这世上有了我,你便呵护着我;从我得到了知觉,便对你万般依恋。

这人间,据说百年才能修得同船渡。那么,母女的缘分,该有千万年的修行。我是经过了许多的漂泊和艰险,才投入你的腹中吧。

是你收容了我游移的灵魂,给了我温暖的家园。

这缘分,是该令我们感激一世的。

让我们并肩地站立,看落下的雪花,落下的风雨。你在这里,你在我的身旁。

我于是不肯放弃,绝不放弃,丝毫生命的力量。

我将飞舞,我将鸣叫,我将狂欢,如那黄昏时的燕一般。

这一天,你对着镜子将白发染黑。

我远远看你。妈妈,你又老去了一些。

甜蜜和疼痛,交织在一瞬。

过年的鞭炮已经响起。今夜,会有盛大的焰火,一样会有缤纷的色彩,流溢在深暗的天。

一年年,经历着多少的爱,多少的辛酸和欢乐。

它们都将在夜空里盛开,繁花之上,又生繁花。

妈妈,让我们一起去看。

妈妈,让我紧握住你的手,容许我有时间,望你的老去,如你望我的成长。

提前的祝福,生日快乐。

妈妈。

点击http://www.ttjdw.cn/moban/default.asp?ijob=4882

可进入“永远的田维”祭奠堂,为田田鲜花、点烛,让我们一起为这个美丽天使和她的妈妈祈祷、祝福…… (有时天堂祭奠网网络会出现故障,请朋友们包涵)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