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高璨新诗集序

2018-07-07 15:2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高璨新诗集序作者:姜广辉

高璨,高挑的个儿,19岁的人生已经很璀璨了。她从7岁开始出版第一部诗集,到现在已经出版了14部书。古人说“著作等身”,现在是她的著作在同她的年龄赛跑,每一年出版一部以上的著作。

这不,她又要出版一部新诗集了。前几天,她提出了要我为她的新诗集写一篇序言。高璨在岳麓书院读历史学本科,岳麓书院规定,每位本科生都需有教授专门指导。我是高璨的导师,当然不能拒绝高璨的请求。

可是,我将高璨的新诗集拿过来阅读,发现很多新诗读不懂。我对高璨说:“你的诗我读不懂啊!”高璨回答我:“老师,没那么复杂。”

我说的是实话,高璨的有些诗,我真的读不懂。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读些古典诗词,后来从事中国思想史专业研究,古典诗词也不读了。近些年因为调到《地理杂志》所称的“中国最具诗情画意的高校——湖南大学”来工作,天天生活在岳麓山的美景中,于是诗兴大发,开始作诗填词,并开古典诗词课,同几十位师生相唱和,出版了一部集35位师生作品的《麓山雅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和同学一起阅读和欣赏古典诗词,而许许多多古典诗词也不是一看懂。

诗词,其本性而言,即使不是朦胧诗,不用蒙太奇、意识流等手法,也往往不是很直观的。一次同湖南省宣传部副部长孔和平交谈(他年轻时候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他说:“写诗,是绕着弯子说话。”旨哉斯言!

最近,我把高璨引见给孔和平同志,孔和平同志十分欣赏高璨的天分和成,要她不断提高自己,鼓励她将来拿诺贝尔文学奖。

高璨走过的路,是一位天才儿童走过来的路,她用那颗童心去感知在她看来的奇幻世界,并把这感知用美丽的语言说出来。这是许多儿童所做不到的。儿童都天生好奇,他(她)们几乎都在用童心去感知世界,所以他(她)们会缠着父母问这问那,有数不清的“为什么?”而父母便用理性的、经验的知识回答他们,甚至有人为儿童编写了《十万个为什么?》帮助儿童,也帮助父母们找到正确的答案。于是,在儿童的心中,一个个充满幻丽色彩的世界变成了冷冰冰的理性的、知识的世界。高璨所不同的是,她始终在用一童心去感知世界,世界在她眼中永远是那么奇妙。她的父母欣赏她的感知,似乎没有用他们的理性知识去改变她。她写出自己的感知,一行一行字句,没有标点,没有韵脚,当然更没有格律,一不像是诗的诗。这份童真,天然是诗,或者说诗的灵魂其实是童真。高璨一直保持这童真,她也天然具有了诗人的心灵。这或许是当代许多第一流的文人欣赏她的原因。

我虽说“看不懂”高璨这部新诗集,但其中有些句子真的写得很美、很隽永,我甚至有时会对她别的想象力感到惊诧,如:

1、《蒙太奇日记 组诗》:

桥走过河流 爱上便留下了

……

地铁灯光打亮隧道

人们色彩混杂奔我而去

2、《残雪 组诗》:

你从遥远的地方来

却可以那么轻

风的语言你没有学会

鸟儿的也没有

水面上你是冰的小舟

划着六扇的桨。

……

舞者众多 你们都纷纷落

为天空卸妆为大地盛装

3、《城墙 组诗》:

古城总得有些不同

比如可以在庄严厚重的城门洞里菜

只怕回首误入大唐明清

比如可以在世纪前瞭望军情的空隙望见灯红酒绿

只怕当风声为霍霍乱箭

4、《表象外衣》:

一本书页页翻阅是人生

随意翻阅是梦境

……

我的书里会不会飞出三只脚的鸟

我的梦会不会告诉我剧终的内容

5、《山夜》:

只有夜空

使夜没有空

6、《玉兰花》:

等待迎娶的白衣新娘们

踮脚昂首站在枝头

没有绿叶的婚车上

她们的笑靥是歌

7、《海洋》:

一个人他坐在海边看夜空黑

一片海她躺在地上看月光白

与其说是裙摆 是翅膀 是马蹄踏雪

不如说是深沉的倾诉啊

潮水从风的远方跑来

将听不懂的故事推至那人脚边

再 抽回去

用潮水作衣白浪作裳

定胜过丝绸的柔软 冰凉

胜过丝绸与微风的暧昧

8、《冬的光》

我突然想起蝴蝶

这暖暖倾下的阳光

仿佛由它们的翅膀构成。

无需多举例,这样的诗句,在新诗集中还有不少。我不想解释它们。大家读了都会有所体会。能有体会已足够。

我虽然是高璨的指导教授,却不想主动教她什么,怕干扰了她既有的成长路数。我同高璨约定:当你想学什么的时候,我再教你。有一次她拿着我新出版的《易经讲演录》,要求我教她《易经》,我给她讲了学习《易经》的要领,大约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她掌握了学《易》的方法。在她的新诗集中也便融入了学《易》的感悟:“五爻的君王也常磨难呢 占卜者的手 解经者的舌 哲学家的眼 易经却从来都是它自己 任凭来者言语 天机不可泄露。”(《魔术》)她也听过我讲《诗经》的课,之后,也将感悟写到诗里:“诗经说完了秘密 荇菜水中游 心上人只在心上走。”(《魔术》)

高璨的诗,都像是一心灵的独白,表现一意识的自我或者说自我的意识,一未受世俗污染的童真之心。古人写诗,忌“人间烟火气”,即“尘俗气”。黄山谷称赞苏轼《卜算子》词说:“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俗气,孰能至此?”“不食人间烟火”,在古代曾是一很高的诗词境界。

高璨在成长,如今正要步入成年,这样的诗风是否一直要持续下去呢?是否要面临一转型呢?

我一直认为,无论做学问或写诗,都有一不断提高境界的过程,如九层之台,拾阶而上,步步提高。高璨写诗也会面临进一步提高或转型的过程,这提高或转型的过程前景不知会表现出怎样的形式。这里,我只是提两点简单的希望:一、希望多从传统中吸取营养;二、希望今后的作品能向雅俗共赏的方向发展。是为序。

姜广辉

于千年学府岳麓书院

2014年5月9日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