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二十四名学者眼中的李泽厚

2018-06-13 11: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二十四名学者眼中的李泽厚作者:李泽厚

二十四名学者眼中的李泽厚

(一)余英时谈李泽厚

“通过(他的)书籍,他使得一整代中国青年知识分子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中解放了出来。”(“Through these books he emancipated a whole generation of young Chinese intellectuals from Communist ideology.”)

(二)“第一小提琴手”

刘再复(著名旅美学者):

……百年来的中国思想界,如果没有康有为、梁启超、胡适、鲁迅,二十世纪下半叶如果没有李泽厚,整个中国现代思想史是另一状况。……我一直认为,李泽厚是中国大陆当代人文科学的第一小提琴手,是从艰难和充满荆棘的环境中硬是站立起来的中国最清醒、最有才华的学者和思想家。像大石重压下顽强生长的生命奇迹,他竟然在难以生长的缝隙中长成思想的大树。在我从青年时代走向中年时代的二三十年中,我亲眼看到他的理论启蒙了许多正在寻找中的中国人,并看到他为中国这场社会转型开辟了道路。

(三)“性格异的人”

刘再复(著名旅美学者):

李泽厚是一个性格异的人,一个手不释卷的人,一个整天活在“思想”中的人,一个极善于思考却极不善于交往的人,一个内心极为丰富但表达时却近乎“刚毅木讷”的人,一个只会讨论问题而不会聊天(或不喜欢闲聊)的人,一个只“思索上帝”但绝不“接受上帝”的人,一个喜欢喝酒、喜欢“美食”却从不进入厨房、一辈子也未曾煎过一个鸡蛋的人,一个勤于思精于思却不爱体力劳动的人。我还可以说他是一个知识很多、朋友很少的人,一个哲学、历史、美学、文学都“很通”但人情世故却很“不通”的人,一个能够把握“时代”脉搏而往往不识“时务”也绝不追赶“时髦”的人。他的性格实在是很“孤僻”的。他除了喜好喝酒之外,还喜好旅游与散步。旅游时喜欢追寻文化遗迹,并不热衷“自然风光”。除了下雪与酷热,他几乎天天都散步,每星期还去游泳一次,冬天可以在寒冷的游泳池里游泡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在高温的“桑拿浴”里也很经得住煎熬。他每天都喝一点酒,可惜无人奉陪,真的是“独酌无相亲”。

(四)“手不释卷”

刘再复(著名旅美学者):

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在出国后的二十年里能不断向泽厚兄学习和求教。历史把我们抛到一起,抛到落基山下的一个叫做博尔德(Boulder)的小城里,让我们可以常常一起散步,一起沐浴高原的灿烂阳光,一起领略人间精彩的智慧。真理多么美呵,智慧多么美呵,我常独自感叹。如果不是漂流到海外,如果不是离李泽厚先生这么近,我真不知道他除了具有天份之外,还如此“手不释卷”,如此勤奋。也不知道他除了对哲学、思想史、美学、文学深有研究之外,还对古今中外的历史学、伦理学、政治学、教育学具有如此深刻的见解。这才使我明白哲学家对世界、对人生见解的深度来自他们涉猎的广度。李泽厚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阅读,只用百分之十的时间写作,这比例启发我更广泛地阅读,从而也使我更明白他的美学深渊具有怎样的奥秘以及他的美学语言为什么是眼界狭窄的美学家所书写不出来的。

(五)“一个奇观”

美国《诺顿理论和批评选集》:

李泽厚是当代中国学术界的一个奇观!在中国的新时期(1977—1989),即毛泽东去世之后的改革开放时期,李泽厚在哲学和美学方面的著作以及他对中国文化和社会的观察吸引了整整一代知识分子。他所发展的精致复杂、范围宽广的美学理论持续地受到关注,尤其是其关于“原始积淀”的独创性论述。

(六)“令人折服的原创性”

顾明栋(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教授,孔子学院院长):

李先生是当代中国最有影响的哲学家和美学家,在改革开放以后的十余年中,他的哲学美学思想影响了包括笔者在内的整整一代人,颇像英国的著名思想家雷蒙德·威廉斯和法国的著名思想家让·保罗·萨。……他的美学思想自成体系,可以代表中国文艺学的最高成。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美学思想建立在批判了包括中西美学大家的思想之上,是打通古今中外美学传统的真正具有原创性的文论。他对美学的一些同样一直是西方学者也关心的核心问题,提出了不同于西方美学家的系统性看法,具有令西方美学家折服的原创性。……李先生的美学理论不仅反映了20世纪中国哲学和美学的最高成,而且其构建的美学体系和美学理论具有令人折服的原创性,……李先生的原创性足以使他当之无愧地跻身于世界最伟大的文艺理论家之列。

(七)不会有同量级的思想家出现

赵士林(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泽厚这样的学者的出现及其所扮演的思想领袖的角色,是时代潮流加上个人天才的因缘和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21世纪初算起30年内,从新时期(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算起则50年内,都没有,也不会有如李泽厚同量级的思想家出现,更不要说美学家了。

(八)“风靡了神州大陆”

何兆武(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

一九六六年起“文革”风暴席卷神州大地,似乎已谈不到读书,更谈不到研究,然而事实上却又不尽然。我所知道的不止一个例子。友人李泽厚兄的《批判哲学的批判》一书是典型的一例。“文革”之初泽厚兄幸免于介入矛盾,实在是难得的幸运。随后在干校偷暇完成了此书。它不但是一部我国论述康德哲学的专著,而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它表达了一个真正有思想高度的思想家的思想。很长时期以来,国内学术界似乎已经没有思想家,要直到这时学人中间才有一位真正有自己思想的思想家脱颖而出,实在足以令人欣慰。毕竟中国思想界还有孕育着一派活泼泼的生机,并非是只有一片万马齐喑或万马齐鸣而已。此后,他一系列的著作一一相继问世,几乎是独领风骚,风靡了神州大陆。一个人的思想总是与自己时代的背景相制约的,无论是同意或不同意他的思想或论点,但任何人大概都无法否认他的著作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的重大价值、影响和意义。

(九)“全局性影响的这一个”

钱理群(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回过头看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历史,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在80年代,影响思想文化界全局的有李泽厚,……我们回顾这几十年,我们现在能举出来的是李泽厚,这样一个全局性影响的这一个,……我们需要李泽厚式的思想家,李泽厚式的哲学家。我们不是超越李泽厚,我们要达到他的水平,我觉得这可能是当下中国知识界、思想界很迫切的问题。

(十)“像谁?”

刘悦笛(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李泽厚这个人,从思想比较的角度到底像谁?如果从思想的“总体性”上来看,他像西方马克思主义创始者卢卡奇;如果从80年代“思想导师”的地位上说,他更像法国存在主义思想家萨;如果从哲学的“实用理性”角度来看,他则更像杜威;还有人说他像中世纪的一个思想导师阿伯拉尔,是思想寥落时代的孤星。

(十一)“无人不晓”

赵汀阳(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李泽厚应该是80年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从哲学、历史学到美学,都有当时最突出的成,在学界和文化界几乎无人不晓。

(十二)“狼奶”

夏中义(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泽厚对中国八十年代学界之影响可谓大矣,近乎“精神领袖”,后辈及与我年纪相近之整整一代学子皆喝过其“狼奶”。

(十三)“最有高度和深度”

徐友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八十年代思想最有高度和深度、最成体系、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无疑是李泽厚,这得益于他在理论上巨大的吸纳综合建构能力。……记得当年在人民大会堂开了一个西方哲学研讨会,李泽厚提出“宁要康德,不要黑格尔”,引起震动。在中国,当时这简直是石破天惊之论。……李泽厚无疑是八十年代对年轻一代影响最大的人,他自己也在九十年代的一次访谈中说,八十年代每一个有思想文化追求的大学生,都是看他的书成长的。我要说,这句话基本正确,我同意,但是也有例外。

(十四)“一个思想纲领的制订者”

陈燕谷、靳大成(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必须公正地指出,在我国,主体性问题是李泽厚首先提出来的。当“十年动乱”刚刚结束, 很多人还处于思维混乱的情感宣泄状态时,大部分人还在抚摸昨日的“伤痕”时,李泽厚即以其独到的洞察力和思想深度为创造成熟的历史条件进行了宝贵的思想启蒙工作。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实际上成为中国人文科学领域中的一个思想纲领的制订者,他的哲学、美学、思想史著作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包括刘再复在内。《批判哲学的批判》、《美的历程》、《主体性论纲》以及思想史三部曲,他的著作一再成为当代文学生活中引人注目的事件,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他对康德、对马克思的主体理论的创造性阐述与发挥,使这思想像一股暗流潜伏在每一个热血的思考人生的人心中。

(十五)“声望最高的大陆学才”

熊自健(台湾政治大学教授):

对台北来说,李泽厚是声望最高的大陆学才……李泽厚认为研究思想史所应注意的是,去深入探究沉积在人们心理结构中的文化传统。民族智慧不只是某思维能力、知性模式,而是指包括它们在内的整体心理结构和精神力量。它是这个民族得以生存发展所积累下来的内在的存在和文明。

(十六)“先驱者”

易中天(厦门大学教授、作家):

和一般意义上的专家、学者不同,李泽厚毋宁说是一个“思想家”。他拥有的财富不是“知识”而是“智慧”,他从事的工作也不是“治学”而是“思考”。他甚至没有什么“专业”。哲学、美学、社会、心理,都是他涉足的领域;历史、政治、文学、艺术,都是他研究的范围。……李泽厚的确具有一先驱者的意义,在1979到1989这十年间,李泽厚在学术界几乎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他总是在出版新著作,发表新见解,提出新问题,阐述新观点,甚至不断引进和创造新名词、新概念、新提法。……李泽厚又是极为敏感的。他总是能把握住思想文化的历史脉搏,不失时机地把学术界的关注目光引向一个又一个新领域。八十年代后的“美学热”、“文化热”,便都与李泽厚有关。几乎可以说,李泽厚的目光扫向哪里,哪里会热起来。于是,他在这十年间中国思想文化的进程中留下了自己明显的足迹,甚至不少学说都打上了他的烙印。

(十七)“出一本我买一本”

黄子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从80年代至今,30年来,有一个人的书出一本我买一本,目录也不看,只有一个人,是李泽厚。……要说80年代思想界的创造性,创造性的资源何在?只出一个李泽厚……李泽厚突然在好几个领域发表他这些丰富的著作,谢遐龄经常提到三本“史论”,我经常看,他里面有一篇《二十世纪中国文艺一瞥》,……我们非常震撼。

(十八)“有思想史意义的著作”

张旭东(美国纽约大学教授):

大家不妨读读李泽厚的《批判哲学的批判》。它是新时期哲学、美学思想的一个非常集中而且系统的表达。它预示了“新时期”的许多自由、理想和意识形态,是一本有思想史意义的著作。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讲,20世纪80年代中国思想文化的哲学秘密是对康德的发现。七十年代末的李泽厚基本上还是戴着黑格尔和马克思的有色眼睛读康德,但现在看来,这正是一极好的读法,比国外大量专业化、工匠气的“康德研究”有意思得多。……

……李泽厚的《批判哲学的批判》1980年出版。这本书1974年开始写,预言了整个80年代后期思想文化热,包括朦胧诗,星星画展。李泽厚对康德的解读,主体性、人道主义,实际上是预演了一后毛泽东时代的思想自由和社会自由。……

(十九)“真正体会到哲学的魅力”

崔之元(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对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兴趣是在1980年代初期中国改革的大思潮背景下形成的。当时,对年轻一代的思想形成最有影响的中国哲学家是李泽厚。他的《批判哲学的批判——康德述评》一书,使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哲学的魅力。……李泽厚之引入康德哲学,对中国当代思想的发展与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二十)“还会影响下去”

陈望衡(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泽厚新时期最重要的著作当为写于1976年、出版于1979年的《批判哲学的批判——康德述评》。这本写于文化大革命后期的重要著作最能显示出李泽厚独立思考的理论勇气和超前意识。这本书虽然没有直接谈到文化大革命所流行的一些思想,没有触及时事,是一部纯学术性的著作,但它所蕴含的批判意识,它对于中国意识形态以至政治的影响不亚于康德、黑格尔的哲学著作对于德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影响。它直接开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思想启蒙运动。……这部著作诞生已经20年了,其思想今日看来还让人感到新鲜,它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可能还会影响下去。

(二十一)“几部大书”

冯友兰(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教授):

《美的历程》是一部大书(应该说是几部大书)是一部中国美学和美术史,一部中国文学史,一部中国哲学史,一部中国文化史,这些不同的部门,你讲通了。死的历史,你讲活了。甚佩,甚佩。

(二十二)“颠峰之作”

傅伟勋(著名美籍华裔学者,伊利诺大学教授):

《美的历程》一书,乃是他那独的美感经验(感性),与深细的美学思维(理性)之间交相融化而积淀成的一部杰作;我国文学艺术自龙飞凤舞的远古图腾,到既有浪漫洪流又有感伤哀愁,与现实批判的明清文艺思潮,经他灵感迭现的清丽笔调,历历如绘地呈现出来,而中国有的传统美与审美境界,有如万花筒般,也一一跃然纸上,实有足堪雅素俗共赏之妙,令人叹为观止。《美的历程》可以算是李泽厚写作才华的颠峰之作。

(二十三)改变了我的成见

刘小枫(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八十年代初,《美的历程》猛然改变了我对国人哲学的成见:这不是我在欧洲古典小说中感受到的那哲学吗?激动、兴奋在我身上变成了“美学热”,狂热爱上了“美学专业”。

(二十四)“经典之作”

管士光(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

《美的历程》是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一本书,距最初读到这部著作已经30多年了,闲暇时我还会随手翻一翻这本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甚至说对我一生都产生了影响的书。……《美的历程》是高屋建瓴地把握与感悟中国艺术和美学发展历史的著作,它见解精到,既有高度概括,又有细致分析,重点突出,文字生动,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专著,其中有些观点也未必人人赞同,但字里行间闪烁着丰富的思想火花,蕴含着深刻的学术智慧,成为上世纪80年代末美学热中的标志性成果,曾影响了几代青年。此书与作者的《华夏美学》及《中国美学史》(与刘纲纪合作)的两卷(先秦两汉卷、魏晋南北朝卷)一起成为中国美学史著作中的经典之作。

(二十五)“新时期启蒙思想的奠基”

陈思和(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8年我刚刚考上大学,开始了学习的道路。因为当时的浅薄,很多书籍都足以让我们振聋发聩。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书是李泽厚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美的历程》和一本论康德思想的书。影响最大的是第一本,其中论述晚清思想人物的思想点,集中探讨知识分子与农民革命运动的进步性和局限性,许多地方都开启了我们对时代的看法。那时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刚刚开始,思想解放运动刚刚开始,这本书发挥了巨大的启蒙作用。《美的历程》也很重要,作者用简括的笔法勾勒了两千年以来的美学简史,这写法和对美学的普及效果,都是后来大部头的中国美学史所不及的。……李泽厚的书是新时期启蒙思想的奠基。

(二十六)“对此书极度欣赏”

邹谠(著名美籍华裔学者,芝加哥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

今得惠寄一册(引者按:指《回望二十世纪中国》),仔细阅读,一字不漏,反复思考方知此书虽以对话录形式发表,但对中国二十世纪之文化、思想、政治、文艺有极深刻之分析。而对话之中又有一完整的思想系统,是我二十四个月以来阅读之专著,对我最有启发的三本书之一。……我对此书极度欣赏,……你们两位的新作正是对我最有启发的一本书。……你们对二十世纪中国政治的分析,以及贯通全书的思想系统,引起我深沉的思索。……你们的著作,不仅是学术之探索,并且是心灵上的反应。……我仔细研读大作后,我常喜悦与兴奋,……更重要的是你们已经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概念与命题,……你们两位对话中回望二十世纪的文化与政治的思想系统是对学术建设的一个重大贡献。

标签: 思想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