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张新民:人菩萨行悲心大愿的倡导与推行

2018-06-06 10: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张新民:人菩萨行悲心大愿的倡导与推行作者:止善云寒

人菩萨行悲心大愿的倡导与推行

——《由破而立:印顺长老对传统佛教的批判与“人菩萨行”思想的成立》审读书

印顺长老乃台湾最为著名的学问僧,年寿高,著述夥,成大,影响广,时人以为非誉为“玄奘以来第一人”,则不足以表彰其在佛教史上的地位与意义。他的《中国禅宗史》一书,抉发精微,创见迭出,沾溉海峡两岸学界颇多,实为颇具代表性的撰作,尝获日本大正大学荣誉博士学位,乃中国佛教史上首位获得此殊荣的僧人。而一生致力最多者,则为“人间佛教”的发扬光大。其所倡导之“人间佛教”,上接太虚大师导夫先路的人间佛教思想统绪,下启台湾佛教近数十年蓬勃发展的人间佛教济世利生事业,在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均有令人耳一新之感,以致二十世纪下半叶的台湾佛教界,亦不妨以“印顺时代”来加以概括或总结。

正是有鉴于此,该文遂以“由破而立”为中心题旨,分析探讨印公“人菩萨行”思想的理路脉络与具体义涵。而所谓“破”,当指顺公对传统佛教的批判;所谓“立”,则直接关系“人菩萨行”思想的建立。盖任何革命性的思想范型的突破与建构,均不能不在此两个方面示显多数人共识共认的具体学术成果,才能以扭转乾坤的方式重开时代的新风气。可见作者立论颇能把握核心关键,遂一一条分缕析,畅论其要旨大义。

从根本上说,佛教的精义仍为“缘起性空”思想,而印顺一生学问宗旨取向,亦大体以此为根本依归,同时又强调“空性见”,重视中观空义,以为人菩萨行不仅可以做到事相与究竟空义法性相辅相成,即世间法与出世法亦能圆融统一。故无论“破”或“立”,均一本中道空观立论,并以是否“发心”或“行愿”之有无,区分大乘与小乘,希望以“人间佛教”的积极入世行为模式,重新符合释迦本怀的大乘精神与人格气象。

从“破”的方面观察,依作者的分析,印公对净土宗、禅宗、天台宗、密宗等传统中国佛教均有严厉的批判,如指出传统佛教的“死化”、“鬼化”、“梵化”、“巫化”现象,批评净土宗以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为宗旨,不尚义理,简便易行,然一味求死,消极避世,使佛教走上“鬼化”道路,于现实人生毫无用处;批评禅宗虽以直指人心为色,但上根之人既少,参禅者必多虚少实,表面文字禅大为兴盛,实则家风日渐衰坠。,别是明末清初,禅寺“讲经、开戒、念佛堂都兼有。……禅寺混合成‘内则禅、讲、律、净,外则经、忏、斋、焰’……一方面参禅、讲经、传戒、念佛,另一方面念经、拜忏、设斋、放焰,应世俗一般人的要求”。至于“质而不文,漠视经论,不知虎豹之鞹,犹犬羊之鞹,本身日流于空疏,乃为后起文质彬彬之儒者所抑”。而禅者本身自了的行为,亦殊难辞其咎。晚近以来,密宗势力渐强,乃至与净土、禅并为三大支派,印公亦斥为过分鬼化、天化、梵化,“自性空以入形而上之妙有,自力以入他力,缘起以入唯心,无神而入有神,固有意无意而开始转变者。驯致形成梵佛之综合,一反根本佛教之精神。……古人非不知之,欲以此为方便,摄世俗以向佛耳。其如始简终巨,真常、唯心、神秘之说,与生死心积习相应,乃一发而不可收拾”。而以“人间佛教”的立场衡之,均缺乏大乘菩萨道的深广大愿,不能外化为入世济人的菩萨行为,佶用梁漱溟的表述,即面对“此时、此地、此人”的现实社会格局,根本不能凭借宗教慈悲济世的精神来解决现实问题。

当然,印公的批判尽管犀利严厉,但却是扬弃式的批判,而非全盘否定的批判。也是说,他的目的主要是由破而立。“立“什么呢?作者为此也有详尽的分析。最重要的是,他要改变传统佛教“言为大乘,行在小乘”的负面形象,扭转近代以来中国佛教死气沉沉的局面,重建新时代的有生命力和朝气精神的“人间佛教”,再现人菩萨道的入世利他精神品性与实践行为。这也是印公一再强调的纯正而又能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佛法,能够既“契理”又“契机”的人间佛教。用印公的话来说,即“能立本于根本佛教之淳朴,宏阐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天化之机应慎),摄取后期佛教之确当者,庶足以复兴佛教而畅佛之本怀”。他不仅要解决世俗世间现实人生的成佛解脱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开创出一条在理论与实践丙个方面双殊胜的现代佛教发展新路径。

以人菩萨道为中心论述题域,印公建构了一套系统的理论体系。其影响所及,广被台湾、香港及海外不少地区。举其最突出者,则莫过以星云为代表的佛光山、以圣严为代表的法鼓山,以证严为代表的的慈济功德会,虽方法路径不尽相同,然均以人间佛教为旗帜,希望提升人生品质,加强心灵环保,建设人间净土,而以星云的“取观音悲、文殊智、地藏愿、普贤行,融归一贯,契佛本怀”最具典范意义。虽然从整体看,人间佛教的社会化实践活动,未必尽与印公所倡导的理念精神一致,且各家各派派差异颇大,宗教体验不足,世俗化发展有余,胜义谛倡导不够,然均推动了佛教事业的迅猛发展,反映了佛教与现代性结合的巨大转向。如果说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认为“真正能够推动解决二十一世纪社社会问题的,只有中国的孔孟之道和大乘佛法”,尚只是在理论层面的乐观推断,那么台湾佛教界则在印公的影响下,开始做出了各有益的尝试性实践。

当然,如同作者分析所如实呈现的,台湾佛教的现代性入世转向,并完全非缘于印公对“佛在人间”的正面倡导或阐发,更多地是由于他对传统佛教的批判或修证。这也是所谓“由破而立”,“破”的力量愈大,“立”的可能性便愈多。但如若比较二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则毕竟“破”的学理依据较多,“立”的学理依据较少,诚如作者所云,他倡导的“人菩萨行”思想也对传统“菩萨”观做出了一定的修改,虽为现代佛教带来了入世的动力,然而也造成了实践中的不少困境。

佛教的根本要义而言,仍必须谛观缘起,证得法性,远离戏论缠缚,如实观照宇宙人生,然而如作者所说,印公认为佛教的解脱以慧为主,显然符合佛教一贯的主张。但他将传统佛教极为重视的禅定降低为“多少能集中精神可以”,虽然颇为骇人听闻,却也符合其学习大乘菩萨“不修禅定,不断烦恼”而急于济世利人的号召。只是若无禅定的修持,将如何保证大乘行者在生死轮转中常保菩提心而不退转?何况“人菩萨行”的实践者是以普通凡夫为主。而偏重“世俗谛”,疏远“胜义谛”,也难免不会丢掉佛教最重要的超越性宗教体验,朝着世俗化、大众化的方向发展。如何在保证宗教向上翻转体验之门永不隐去的前提下,更好地开展“人间佛教”所积极倡导的入世弘法事业,依然是理论与实践上的一大重要难题。诚如作者所说,多数缺乏深刻宗教体验和修证成的凡夫,他们面对人世的得失诱惑和生死流转中的强大业力,要生生世世保持其空性见与大乘行愿,从实践上来说无疑是十分艰难的。提倡以凡夫身修学菩萨道,可以说是对人性美善面的高度赞扬,但要凡夫面对长劫生死的业力牵引而不失菩提心,不失大乘行愿,无疑低估了人性习气的阴暗与业力牵引的作用。足证作者虽于印公思想脉络多有正面肯定,但出于所有宗教都不能回避的现实实践难题的担扰,也直言不讳地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并提出了委婉的批评。应该说,,忧患是合理的,批评也是中肯的。

我无缘见到1949年移居台湾的印公,但却庆幸认识台湾倡导和奉行人间佛教的多位大德。其中如印公门下推广佛教社会运动的昭惠法师,便先后在鸡足山与南华寺两次晤面。而吕胜强、李祖鹄、李东汉、邱敏捷诸善友,均曾多次造访我供职的书院,不仅义务为研究生授业解惑,书信往返评审批改他们的佛学作业,而且设立菩提、印顺两大奖学金,贫困学生受益者济济数千。耳闻台湾人菩道开展的盛况,亲睹大乘行愿化现出来的人格风姿,人人心生向慕,我则自愧弗及。而缘生缘灭,终归空性,今人事沧桑变化,奖学金早已停发,印公思想专题研究亦已中缀,幸朱俊贤弟毅然以研究印公思想为职志,撰作此文,以了此本不该了之因缘。我费五日力读其文毕,不禁感怆唏嘘,以为欲真正复兴吾华夏文化,不在附庸风雅者日多,不在讲席者滔滔天下皆是,而在能孤高绝俗,瑰伟不群,庶几不辜负圣贤付托心血,绵延其一线命脉。而日用寻常,亦涉性天,以小观大,可不慎乎?八识未转,四智未得,一生襟怀,惟天可鉴。遂略记心得,权述感想,以遍告当天下同道,并祈祷法住人间焉。

该文为难得之佳构,建议授与相关学位。

张新民

西历二0一四年五月廿一日於筑垣水心溪梦馆之晴山书屋

标签: 佛教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