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姜广辉:纪念庞朴先生

2018-06-06 09:2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一位尊敬的师长,一位诚挚的朋友,一位曾多年合作的伙伴——庞朴,他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他生于1928年,整整大我二十岁。我因此常把他作为标杆来鞭策自己。我常想,庞公在五十岁、六十岁的时候做出了什么学术成,我在五十岁、六十岁的时候应该取得怎样的学术成。我们相识三十余年,虽然在一起相聚的时候很多,但还是属于那“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友谊,更多的是相互倾听和默契,这是人们常说的“神交”“忘年交”吧。

从某意义说,我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庞公的长期提携和帮助。当我在硕士研究生毕业时,庞朴已经是蜚声中外的著名学者了。他当时在《历史研究》杂志做主编,将我写的《颜李学派的功利论及其历史地位》作为“佳作”推荐给《中国社会科学》哲编室主任何祚榕,何祚榕亦批阅“确系佳作”,予以发表。十余年后,我做国际儒学联合会秘书长,他做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我做《中国哲学》主编,他做《中国哲学》编委会常委;我主编《中国经学思想史》,他做评审委员等等。所有这些,他都默默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在这期间,我没有说过一句别感谢的话,当时相互之间是非常默契,非常自然的。若说那样的话,反而会觉得见外、不自然了。如今,他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却要大声地喊一句:谢谢您!庞公。您走好!

当一位哲人去世之后,我们会思考他留给了我们什么?庞朴不仅是一位哲学史家,更是一位哲学家。他留给我们一个“一分为三”的哲学体系。或许有人会问:“一分为三”何以构成一哲学体系?

大凡一哲学体系,免不了要回答一个问题: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中国哲学中有诸如“天”“天命”“天帝”“道”“理”“气”“心”等本体性概念,这些概念大多可以套上西方哲学史中的“上帝”、“物质”、“精神”(包括客观精神与主观精神)一类哲学范畴。正因为这样,中国近现代哲学家在创立哲学体系时,通常是以中西哲学结合的方式来进行的。如冯友兰将程朱理学与西方的新实在论相结合而成“新理学”,贺麟将王阳明心学与西方的新黑格尔主义相结合而成“新心学”。近年也有学者提出,张岱年将张载的气本论与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相结合而成“新气学”。等等。

世界本质的问题,在中国古代被视为“形而上”的问题,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对这一类问题很难争论出最终的结果,所以西哲胡塞尔主张把它用括号括起来,即不再对之加以讨论和争论。但是,世界的规律是什么,以及我们认识自然界、理解人类历史、处理社会事务的思想方法是什么,这些问题因为直接关系人类的福祉,因而哲学家又不能不对之加以格外重视。

我们注意到,在中国哲学中也有一些本体性概念,如《中庸》所讲的“中”“诚”等概念,似乎只是一属性,属性只是依附者,怎么可以作为“本体”呢?这哲学似乎应该属于那如黄宗羲所说的“工夫所至,即其本体”一类的哲学体系吧?庞朴所要建构的应该是这样一哲学体系。这哲学体系的重点不是谈世界的本质是什么,而是谈世界的规律是什么,以及我们认识世界、解释历史、处理事务的思想方法是什么。

同中国近现代其他哲学家一样,庞朴哲学体系的建构也是通过中西哲学结合的方式来进行的,即他将方以智《东西均》“两端中贯”的思想与黑格尔的辩证法相结合,而成其“一分为三”的哲学体系。庞朴撰有《否定的否定是辩证法的一个规律》《谈谈客观规律》《东西均注释》等论著,作为其哲学体系的来源;又撰有《一分为三论》《三生万物》等论著,作为其哲学理论的论述与展开。综合言之,“一分为三”有两意涵:一是从共时性说,一个社会群体可能会有左、中、右三派力量,左派、右派属于比较极端的意见。中间派的意见介乎两者之间,左右两派相对而言比较愿意接受。此即尧、舜、禹相传授的“允执其中”,亦即孔子所说的“执两用中”,其真正意涵是要执政者在做决策时,尊重多数人的选择,避免走极端。但在近现代,激进的左派往往将之视为“折中主义”“调和主义”或第三条道路,而予以严厉的批判。二是从历时性说,一个历史过程往往会经历“正、反、合”三个阶段,此即黑格尔所说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规律。

既然“一分为三”是一事物发展的规律,那在认识世界、理解历史、处理事务时要遵循这个规律,避免在前进的道路上有过大的起伏和震荡。庞朴花了极大的气力,论证“一分为三”,是想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认识和处理事物,“三分法”比“二分法”要好,它可以改变“非此即彼”的简单选择方式。

我的专业是中国哲学思想史,“三句话不离本行”,庞朴提出的“一分为三”使我联想到:中国自东汉以后,学术思想界逐渐形成了三大派,从而人们的信仰也分为三大类:儒、释、道。南宋孝宗以皇帝之尊于淳熙八年(公元1181年)撰《三教论》,提出:“以佛修心,以道养生,以儒治世。”明代邹元标也曾讨论过儒、释、道的存废分合问题,其所著《愿学集》卷四说:“有友欲合三教者,余曰:‘天下之道,原贞夫一,一分为三,三归于一,此自然之理。’”由此我进一步想到今天,以儒学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已成为中国现代文化的一不可或缺的思想资源,而近代以来传入的西方文化引领、促进了中国现代化的发展,“五四”以后传入的马克思主义也已深深融入中国文化之中,以致这些年在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中形成了马哲、西哲、中哲鼎足而立的局面,也因之在国民中大致形成了三信仰力量,这三信仰力量常常相互非难和攻击,其中一方未尝不想“灭”掉另一方,但谁都很难“灭”掉谁。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可以相互宽容,各取优长,而取得一有机融合,为中国文化提供一新的发展契机呢?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中萦绕许久,一天顺手写下四句话:“古有儒道释,今有马中西。三者鼎足立,能合为上师。”那还是在庞公生病之前,一次与庞公谈到了他的“一分为三”哲学,我先是告诉他,中国社科院李铁映院长约我和几位同事到杭州一起聊哲学问题,他很称许庞朴的“一分为三”的哲学思想。他听后笑了一笑。接着我拿笔写出上面四句话,问他说:这四句话符合您的“一分为三”哲学吗?他又笑而不答。良久,他说:“马哲、西哲、中哲能鼎足而立,已经不错了。要融合在一起,又谈何容易!”

庞朴属于智者类型的人,喜欢独立思考问题。但他这个点在现代中国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因为长期以来,“哲学家”、“思想家”的头衔几乎被最高领导人垄断了。本来毛主席已经提出“一分为二”哲学,强调阶级的对立与斗争,你为什么非要“立异”,提出“一分为三”哲学呢?这是否一“折中主义”呢?这使我想起当年张岱年先生对我说的一段话。他说:以前我很欣赏儒家关于“内圣外王”的思想,经过“文革”以后,我改变了看法,一个最高领导人,他既是“外王”,又是“内圣”,一切都听他一个人的,那别人还有法子活吗?这的确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一批终身从事哲学研究和探索的人,不能提出自己的哲学主张;一个历史时代,不能产生出无愧于其时代的哲学家、思想家,那这个民族的文化思想发展还有希望吗?王阳明曾说:“某于‘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得来。”我以为,庞公之创“一分为三”哲学亦犹是也。

庞公长期在济南养病,我每到其地,必去看望他。2014年11月中旬,我与济南大学赵薇教授一起去医院探视,不意这竟是最后的会面。2015年元月10日早晨,忽闻庞公病逝,不胜震悼。我遂与梁涛、赵薇相约,共撰挽联如下:

拨乱返正,首尊儒学,继考火历,更揭一分为三之旨,今哲罕有匹俦也。

神交忘年,共扶斯文,期得薪传,而竟星殞兰摧而逝,天公其无明鉴耶?

标签: 哲学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