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士的格调:贾乾初的书法观念及其实践

2018-06-27 13:1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士的格调:贾乾初的书法观念及其实践作者:贾乾初

士的格调:贾乾初的书法观念及其实践

杨 茹

(作者介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聘教授。《中国书法》杂志、《中国书法通讯报》记者编辑。)

长期以来,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述对乾初的认识?津门求学时,我们是书画专业的同学,可谓是相知甚深。他是才子?诗人?当年乾初以诗思敏捷著称,但从不谋求发表、公布,甚至是在威海给书法圈讲诗词的时候,这仍是他的一自然、随性的生活。他是学者?尤其是他攻读完法学博士学位,现在进行政治学的博士后研究工作之际,谈起研究内容,也总是兴致勃勃,好像他的学者面目愈加清晰了起来。这是他的专业面目,大概也属于面目,然而他把它限定得很死,这只是“工作”,如此而已。他是书法家?我们当年同学之际,完全是以艺术家相期许的。刻苦临帖、创作之外,读书占据了他的大部分生活。至今,他于书法仍是非常得用功。写小楷,手腕酸涩为罢,写行草,余渖用尽为止。一写是半天、整夜。有意思的是,每每至此,他都要阅读相关文献,说是为找“感觉”。

这些好像都不确切。——每标签都意味着一片面地切割,那都不是乾初。

去岁,乾初到北京参加“中国政治思想史”全国统编教材的改稿会,其间,我们得以深谈一次。我忽而有得:乾初的艺术乃至学术都是有着观念统摄的,那是传统的士人生活格调。这使得他在艺术圈子中不同俗流,而在学界里又别开生面。乾初曾自嘲,说自己两头都不被认可,两头都很失败。可我看,恰恰相反。学界如何撇开不谈,在艺术方面,正因其有士的格调统摄,使乾初的书法观念及其实践,有着自己独立的持守,而颇异于时风。

乾初所读解的中国书法传统,绝非仅仅是一“艺术”史的传统,而是一中国文化全息映射的传统。书家主体是士人,而士人却并不以书法为至上目的,康有为的书法理论专著《广艺舟双楫》开篇便说:“夫艺事,末技也。”他们只以书法为操遣、修治身心的手段,反致“无意于佳乃佳尔”(苏轼语)的境界。所以,乾初理解的书法传统是包含着士人修治传统的,只可惜这个传统正在被功利性极强的书法风潮所丢弃。但是,如果要延承这个书法传统中的修治传统,在书法实践中应该怎么做呢?我曾专门此与之讨论。乾初认为问题并不复杂,在实践中做到这样几点,庶几不谬。

一是“持敬”。创作主体对书法艺术本身应持极为尊重的态度,换言之,即是说不以那“玩玩儿”的心态,游戏的心态进行书法创作。应该尊重书法的传统与规律。乾初认为,创新是深层次的符合书法发展逻辑的水到渠成,而不是浅薄的观念嫁接与书体杂交,造成大量的艺术“骡子”与文化“狮虎兽”。这与保守无关。这使乾初在实践中,高度重视诸如用墨之类问题,墨只要可以磨,尽量不用墨汁。用句时尚的话来说,“哥磨的不是墨,是身心”。况且,有书法实践经验的人都会知道,以“持敬”的沉稳心态,所写出来的书法作品,气质是不一样的。

二是“循正”。源远流长的书法传统,诸多泰斗级人物,他们所积淀下来的书法学习路径、方法,是为史上著名书家所证实了的,切实而有效,说是书学“要津”、“正路”,并不过分。后学者只须沿此“正路”,痛下工夫,一定会有所造。古人所传的这些津梁,包含着自身的血汗与痛苦、艰难的经历,没有理由忽视或无视它。“循正”在学习书法中,是要讲究版本,讲究次序,讲究方法;在书法创作中,是讲究来源和依据。一切都是有章可循,渊源有自。

三是“认理”,乾初最强调“书理”,但书理并非只是在书法圈子里讲自己方面的“理”,这些道理显然是与自然之理、人生之理紧密联系着的。比如,要写榜书,按照榜书之理,追求那“笔墨雍容”的审美趣味,要以榜书因素来创作,务求那“雅健雄深”的境界。这正是创作的逻辑,如果把榜书写成“小桥流水”、“风花雪月”格调,便是无理了,便是失败的创作。

这样的实践,既是书法学习与创作的实践,更是书法有身心修治的实践。操作的是书法,又超越于书法,乾初显然于此甚有心得,这是他理解的书法传统中士人修治传统。

我们有没有艺术理想?要不要艺术理想?这似乎不是一个问题。但在当下,恐怕大多数的书法家不再思考这个问题。问之茫然的情况,并不在少数。长期与书法圈子里各类书法家的接触交流,使我很有感慨。当然,我并不是要借此责难什么,这是当今书法越来越专门化、技术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很多人下意识地以为,这是归理论家思考的问题,我只需要写好字儿便是了。

怎么会?从很大程度上,有没有艺术理想和有怎样的艺术理想,往往会规制住一位书法家的整体格调与气象,也会深刻影响着他书法艺术前景与空间。——这是关系着在艺术上生死存亡的事情。

乾初之不同,正在此处。他在学习、创作的实践过程中,始终不停止对书法的思考,不停对艺术理想的思考。自然,这跟他长期从事研究工作有关系,思考是他的习惯。但更跟他的观念有关系。

大家为什么这样写?我应不应该该这样写?我为什么要这样写?我要追求怎样的审美范型?我认同怎样的美学理想?对书法传统中士人修治传统的高度认可,使他更倾向于“为人生而艺术”的观念。乾初常说,艺术是求真诚与美善统一的,换言之是求人生之完善的。若我因书法艺术而变得更狭隘、浮躁、功利、虚矫,我为什么要从事艺术?人生是目的,艺术是手段或过程。士的旨趣,理应如此。

乾初在书法创作当中,追求“雅正”,气质要“雅”,路数要“正”。这正是他艺术理想的一表现。在艺术实践过程中,他甚至有些偏执地要求自己篆书、尤其是小篆基础一定要过关,于是他对李斯、李阳冰二李篆书痛下工夫;楷书、尤其是小楷基础一定要过关,于是他对晋、明经典作品抚临不辍;行草书、尤其是二王基础一定要过关,于是他对右军、大令传世作品悉心揣摩,乃至不惜手酸目赤,诸事不理。现在,书法实践上乾初所具备的功底,很能说明问题。

不过,乾初对此看法“不高”:在他的艺术理想指引下,这应该也只应该属于“热身”活动。显然,他自己心目中有着更高远的想法。我有时跟他开玩笑,你太过矫情!这属于“骄傲”!乾初一笑置之。

士是逝去时代的阶层,然而士的流风与格调却是当今和未来时代美学向往与艺术期许的重要资源。乾初对这样的资源真正已是沦肌浃髓,深入其中,难以自拔。他合该如此,这也许是宿命。

最后,需要坦白说明是,我并不完全认同乾初的观念与实践,但我极为尊重他的书法观念与实践,因为我看到他作为艺术家很有可能会为艺术本身做出某些贡献,——这是非比寻常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