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于小刀>正文

于小刀:[转载]转载:环球时报:揭秘最富、最危险的恐怖集团

2018-06-26 13: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中东恐怖主义进入3.0时代。”最近,伊拉克境内局势急转直下,尽管伊政府军近两天从恐怖组织手中夺回两座小城,但这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以下简称伊斯兰国或ISIS)的组织近一周来从该国北部迅速攻城略地,直逼首都巴格达,令世界震惊:800名武装分子竟让受美国训练过的伊拉克政府军3万人落荒而逃,而这个极端组织的成员手段极其残忍,经常会当众处决被俘的军警,并将血腥过程拍照录像后上网发布。

一个崭露头角的恐怖组织半年间竟然占领伊拉克北方大片国土,这些震惊夹杂着指责将美国奥巴马当局有关“撤出后确保伊拉克安全”的承诺打得粉碎。德国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说,如果把9·11事件和本·拉登被击毙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恐怖主义的标志话,ISIS将成为“后拉登时代”恐怖主义的新标志。战后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成为中东恐怖大本营和策源地。以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中心,从两河流域到阿拉伯半岛,从西亚到北非,恐怖主义像癌细胞一样在中东扩散,已处于中东历史上最严重时期。

“拉登接班人”是何许人?

从“伊斯兰国”发布的照片看,该组织成员都用帽子和头巾围住面部,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是在其发布的斩首和枪决中,总有一名男子会摘掉面巾,把自己的面容暴露在公众面前。他,是人称“首席刽子手”的沙克尔·瓦赫伊布。在很多和中,这名男子都审讯或处决俘虏。

但瓦赫伊布并不是“伊斯兰国”组织的一号头目,“伊斯兰国”的头号人物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几乎从来不抛头露面,巴克尔主要通过互联网来向支持者发号施令,从来不会演讲,因此很难追查其确切下落。美军只掌握此人被美军囚禁期间拍摄的两张照片。虽然巴克尔被称为“拉登接班人”,但他的做派和“基地”组织头目完全不同。他从不发表任何录像资料,只派出瓦赫伊布一人到处留影,充当“伊斯兰国”的形象代言人。这做法和阿富汗塔利班非常类似。

伊拉克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巴克尔生于1971年,是反政府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头目,他手段残忍,崇尚暴力且极端仇恨美国。虽然当地媒体将巴克尔称为“拉登接班人”,但他并非基地组织成员。

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后,巴克尔加入反美武装。2005年到2007年,他曾被美军监禁,获释后开始组织武装力量在伊拉克北部活动,具有丰富的战场指挥经验。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他即便在与身边助手谈话时也用头巾遮面。2010年后,他成为“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的一号头目。2011年,正式被美国定为“恐怖分子”。

“伊拉克伊斯兰国”也曾是“基地”组织的附属力量,后来在巴克尔领导下“单干”。现在,他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后者势力范围仅限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地带,除了偶尔发表声明外,没有多少具体行动。

尽管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要求巴克尔“把精力放在伊拉克”,但后者不为所动,仍然不断派人进入叙利亚活动。除了和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外,也和当地的其他武装派别交手,属于“见谁打谁”的极端武装力量。

美国表示将协助伊拉克政府恢复秩序,但并没有提出具体的应对措施。今年早些时候,巴克尔的武装控制了伊拉克城市费鲁贾并占据至今。既然此人这么厉害,美军当年为何要释放他?没有任何资料能合理解释这个问题。

“当今世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

“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德国《报》15日这样写道,他们拖着一道血痕穿越中东,一个名为“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组织成为中东最新的恐怖生力军。该报称,这个组织有可能使整个中东地区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爆发一场中东的“阿拉伯战争”。与拉登被击毙前后中东出现的一些“小打小闹”的恐怖组织不同,该组织企图在从伊拉克到地中海之间的中东核心地带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该组织的头目巴克尔被视为“新一代拉登”,美国已出千万美元赏金要他的人头。报道引述德国反恐专家诺伊曼的话称,“ISIS对世界的危险远远高于塔利班,其影响已经突破区域局限,成为性的威胁。”而且该组织拥有包括美欧国家在内的各国信徒,比如,该组织约有200名圣战者从德国到叙利亚,不久前转到伊拉克的。奥巴马当局低估ISIS太久,这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

目前,在伊拉克的“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基本上控制了逊尼派穆斯林生活的城市,最早今年1月经叙利亚通过安巴尔省到达费卢杰及周边的地区,经过近5个多月的生息和壮大,现在扩展到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一名刚从摩苏尔城逃出来的伊拉克朋友对记者称,现在摩苏尔城里听不到枪响和汽车炸弹的声音,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很明显,ISIS和以前以制造恐怖袭击为目标的恐怖组织不同,它们是要完全取代伊拉克政府。这名伊拉克朋友说,ISIS在摩苏尔和费卢杰两个城市成立了临时管理机构,并命令以前所有在政府任职的工作人员正常上班。他说,目前在这两座城市中,普通民众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基本上有保障,但该组织已经严格禁止西方音乐以及饮酒等,连观看世界杯足球赛也不允许。

这名伊拉克朋友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这些武装分子,从街头上看他们武器都不错,他们有各制式的坦克、火炮等,他甚至还看到有“黑鹰”直升机,但主战武器仍然是装有火箭筒和机枪的皮卡车。伊拉克官方称这些武器是卡塔尔、沙等海湾国家资助的,但这些组织声称武器都是从伊拉克军队手中抢来的。

对于伊拉克老百姓来说,在被占领的费卢杰、摩苏尔等地,老百姓对于谁来统治并不关心,他们最担心的是受到战争的伤害。由于ISIS和政府军都采取强攻政策,使得当地不少逊尼派民众大量死伤。不少伊拉克人对记者说,尽管他们希望和平,但战争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未知数。

伊拉克《晨报》称,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他们最终的目标是建立“大伊斯兰国”。这个组织比“基地”组织更强大,组织管理效率更高。《晨报》称,ISIS和“基地”组织之间的政治路线不同,但它们的目的是一个,即推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现政权,控制整个阿拉伯世界。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

对于这个所谓“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到底根源何在,国际媒体莫衷一是。英国《经济学家》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力量,在过去数年针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在这些国家引起的不受欢迎的民间态度,直接让各恐怖组织获益。该报道称,ISIS在一年前将组织的名字“伊拉克伊斯兰国”(ISI)增加了“沙姆”,意指“大叙利亚”(西方称之为黎凡)。这一组织改名的背后也体现出想要靠武力征服比现在叙利亚更大的版图。报道称,令西方最紧张的是,ISIS大约有6000武装人员,3000人是外籍士兵,其中约上千人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

“伊拉克和黎凡伊斯兰国组织成为国际圣战的新堡垒”,俄塔社10日以此为题称,该组织此前在叙利亚的力量曾一度加强,成为反巴沙尔的主要力量。但由于该组织在所占地区推行暴政,因此遭到叙利亚普通民众的痛恨。今年1月,该组织在叙利亚为了争夺地盘,又与原先并肩作战的叙利亚自由军火并,受西方支持的叙反对派组织“全国联盟”也表示完全支持打击活跃在叙利亚北部和东部的这支武装。

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料,实际上,ISIS的前身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的一个名为“一神论和圣战组织”(TOMJ),是扎卡维利用阿富汗设立的营地。“9·11”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2003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伊拉克北方许多地方出现政治真空,扎卡维等趁机打着“基地”的旗号进入伊拉克,以“伊拉克基地分支”的名义猖獗一时。2006年,他们和提克里附近一些逊尼派部落武装组成反美的“圣战者联合委员会”。同年12月,它们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拉克伊斯兰国”(ISI)。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纷纷进入叙利亚,并在2013年正式打出ISIS的“国号”。

许多中东问题专家称,这个源流混杂的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并不真正关心能否取代伊拉克政府,或者在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他们所关心的是占领一块(能占领哪一块哪一块)足够大、足够富庶的地盘,在那里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并毫不留情地在地盘里消灭一切敢于持异议的人和组织。

“拉登的梦想即将成真!”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巴克尔很可能成为新伊斯兰帝国的哈里发。拉登被杀3年后,ISIS已经在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等积累了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经验。它们已经不再藏身于偏僻的山里,而是走向城市,扩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帝国打下基础。他们不仅有明确的意识形态目标,也有针对性的战术,新一轮攻势即将开始。

恐怖组织找到新“崛起之地”

法国《世界报》称,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该报称,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却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法国中东问题专家贝纳阿德称,以往ISIS的攻势主要是袭击、骚扰,即便攻坚也只针对一两个城市,此番同时在几个省发动攻势,是非同寻常的。和许多恐怖组织不同,ISIS不仅有国际兵源、财源,而且有自己的人力、财力基地,还刚刚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倘国际社会不及时应对,后果不堪设想。

“德国之声”认为,3年前,拉登这个世界上头号恐怖分子被击毙被西方视为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是,拉登现在有了继承者。“基地”组织现在活跃在尼日利亚、索马里、叙利亚、埃及和伊拉克。各伊斯兰激进运动,像索马里“青年党民兵”或是尼日利亚北部的“博科圣地”,还有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与“基地”组织的性质类似,并且把“基地”组织的遗产接了过来。这些组织总是在冲突地区寻找“新血”。自从“阿拉伯之春”以及中东一些国家出现不稳局势以来,恐怖组织找到了一个新的崛起之地:如果它们要重整旗鼓,那么在利比亚和叙利亚要比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有更有利的条件。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表示,目前类似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几乎遍布整个中东地区。他认为,这是拉登丧生和“阿拉伯之春”的产物。这些组织现在从山村走向城市,给阿拉伯世界制造混乱,从叙利亚、伊拉克,到西奈半岛、也门,以及非洲国家。梅斯奈尔说,西方支持的“阿拉伯之春”让中东和北非陷入更大的混乱,加上当地的宗教争端,使这些恐怖组织大行其道。这些组织的崛起对中东未来局势会影响巨大,使中东的和平更加艰难。(来源:环球时报)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