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我将不惜一切为馨怡募捐_许多余

2018-07-06 08:3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馨怡父亲吴胜松的求助信

一个患有T-NK细胞恶性淋巴瘤濒临死亡的妈妈,一个因车祸造成骨折亟待救治的父亲,一个二岁半却

不幸染上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女儿。如果苍天真的有眼的话,为何让我一家承受如此惨痛的人间悲剧?

我叫吴胜松,现年33岁。2003年,我与相爱已久的女友周雪梅幸福的结合了,第二年初秋,我们的女儿吴馨怡降生了。她的到来,让我们全家人都别高兴,我爸妈更是疼爱她,视如掌上明珠,连哭一声都别心疼。她是我们全家人最宝贵的财富,所以取名叫馨怡,希望她能漂漂亮亮,健健康康的成长;让年迈的父母晚年有所慰藉;希望她今后能有所作为;希望能等我们老了以后,可以有个人在身边为我们端茶、倒水.......。然而,这所有的希望,却一个个的彻底破灭……

年迈父亲 遭遇车祸

为了多挣点钱给心爱的孙女买玩具,我父亲毅然不顾我的劝阻,加入了家乡的一个道路施工队,60多岁的老人顶着烈日,抗着严寒,在合铜公路浇驻柏油路面。2006年9月23日下午4点,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因为年老体弱,父亲因躲闪不及,被身后正行驶的压路机压上双腿,左脚趾骨折,右脚踝开放性骨折,虽立即医,但半年多过去了,内固定右脚踝的钉子仍不能取出,目前父亲只能简单的行走,无法负重,更何况在农村,对一个家庭顶梁柱,不能负重意味着什么?住院期间共花去医药费 元,虽施工方承担医疗费用,但我们家庭为了父亲还是支出了三千多元的出院后检查等费用。而今年迈的父亲正躺在床上,等待着再次手术,而我们却无法……

善良慈母 身患恶症

我的母亲名叫王金兰,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一位57岁的老人,已是享受晚年生活的时候,可不幸身染重症。2005年3月份,母感鼻部不适有血痂,当时医生建议我们住院观察,可母亲却因为高昂的住院费用,坚持只买点药吃。一年以后,也是2006年3月中旬,我母亲突发烧,通过吊水降温,得到了及时的缓解,可一月不到的时间,体温反弹,并急骤上升。我当时从我同学那儿借了5000元,去了庐江县人民医院五官科住院。两个月后,医院对我母亲进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病理正常,我们家人都很开心,认为可以让母亲幸福的生活着。

出院那一天,我们全家都去医院接母亲回家,到家后进行了饮食调整,近一个月时间,没有再发烧过,直到2006年8月下旬,母亲再次突然发烧,且吊水无效,我们先是于9月9日在肥西上派县中医院进行检查,可无法查出具体病因。随即,我们将母亲送至安医附院进行全身检查,10月2日,病理结果显示母亲的病因为T-NK细胞恶性淋巴瘤。

放疗科王凡主任考虑到我们家庭的实际情况,决定让我们先在外租房住下,一边放疗,一边在急疗小区消炎,期间又花了5000多元,放疗结束后,病情基本得到控制,也未出现发热的症状,一个月后做了三次化疗,共用去15000元,还有之前五官科的治疗费用1万元。本是捉襟见肘的家庭,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现在母亲已无法进行化疗,只能靠激素控制休温,激素的副作用很大,现在全身浮肿,已卧床不起。

唯一爱女,等待救助

在我们一家人为无能力挽回母亲生命,医治父亲的双腿而痛苦不堪时(具体病情我们一直掩瞒着母亲),又一个不幸事情发生了,而这一次,也让我们全家唯一的希望彻底破灭了。2007年4月,爱女吴馨怡突然脸色发黄,饮食欠佳,双膝疼痛。我们及时送至安医检查,儿科医生看了孩子的症状以后对我们说,情况不太好,让做个骨穿分析。结果出来以后,爱女竟然是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确诊结果出来后,我和妻子像是被雷击了一样,一下子被击晕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相信医生的话,更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能得上这病。妻子像疯了一样的坐在大街上失声痛哭,我的心像被刀扎了一样的疼得揪心.......。

女儿才二岁半,都还不知道生命是什么东西,她对于生和死根本没有概念,可是她还有那么长的道路要走,她还有好多好多的梦想要实现。现在她躺在病床上,化疗才刚刚开始,她的脸上还挂着孩童天真的笑,她不知道妈妈让她一直待在医院究竟意味着什么,她还在那里等着,因为妈妈总是跟她说再忍耐一下,不用多久可以回去了,可以回去看奶奶了,可以回去和小朋友一起玩了。每当她用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望着我想从我这里得到证实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跑出去,恨不能代她受这样的苦难,恨不能当场拥着她放声痛哭。有太多的不幸,已经让我流干了眼泪,可是当我面对这个孩子时,我所能做的却是微笑,微笑时我全身都在颤抖,试问世间还要比这样的微笑更令人悲伤的吗?

欲哭无泪,我不断的在家和医院来回奔忙,要担心孩子的病情,父母的状况,每天都想破脑子如何能筹到这样大笔金额的治疗费用,已经身患重症的母亲要是知道孙女这样受着折磨。我担心她会经不住打击,离我们而去。

看着两个我最至亲至爱的人生命不断的耗尽,却无能为力,这痛,痛入心痱!现在亲戚和朋友们能借的都借了,能帮的都帮了,几十万的费用,能筹到的只是凤毛麟角,而每天,医院的开支如此惊人,要是再不到钱,孩子,孩子该怎么办呢?医生说爱女的状况还不错,有75%的治愈可能,经费至少要20万。20万哪!家里和朋友们辛苦筹来的钱如何能够填补这个无底洞?!可是,对于一个完全有可能康复的人,因为没有因为没有钱眼睁睁的看着她这样受病魔的折磨,然后无奈的看着他的生命慢慢的消失?我无法承受!

现在我只有通过媒介,通过报刊,通过网络求助于好心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我恳求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帮我们,帮帮我的女儿,帮帮我留住她,别让她在我身边飞走,让她好好的活着,让我的希望活着!........

最后,我只想说无论那个援助的人是不是您,还是要感谢您能这样耐心的看完这封信,谢谢!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吴胜松

户名:吴胜松

卡号:6222 0013 0210 0504557

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宿州路支行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