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长篇小说《拆迁办主任》全书章节目录_许多余

2018-06-09 19: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拆迁办主任(原稿)

总字数:22.65万字

截稿日期2011年5月5日

(涉及到五十多万市民利益,牵涉到100多位各级官员命运,发动了20多个部门配合工作,影响到30多家单位发展前途——《拆迁办主任》,民生“百科全书”,14亿公民必读!)

《拆迁办主任》全书目录

第一章 拆你没商量!

第二章 为何拆?

第三章 谁来拆?

第四章 何时拆?

第五章 怎么拆?

第六章 这样拆!

第七章 拆谁的?

第八章 谁敢拆?

第九章 拆不拆?

第十章 谁拆的?

第十一章 尾声

附录一 《拆迁办主任》创作手记

附录二:《城市房屋拆迁安置管理条例》(根据需要而定)

附录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根据需要而定)

附录四 《拆迁办主任2》精彩预告

全书章节

第一章 拆你没商量!

我家那座接近300多平米的四合院,仅仅换来了一套100多平米的劣质拆迁安置房,还贴了20多万现金,还要除去14.14平米的公摊面积!

凭什么拆我的房子?当初所有的被拆迁户都反复问着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先是徘徊在困惑,愤怒,无助,可怜与揪心之间,最后通通化为绝望!

拆你没商量。拆迁办说,这是原因,也是结果。

第二章 为何拆?

这他妈的是一个什么鸟城市!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车开到市区之后根本走不动,到处都是横冲直撞的野蛮车辆,连主干道两旁都有人摆摊设点,房屋乱盖一气,道路上到处撒的都是水泥渣土矿石,大白天像起了沙尘暴一样暗无天日。回去之后,李国军和孙启胜纷纷向组织提交了“请退信”,一致表示不愿意去贵城任职,请组织“重新发落”。

“李书记呀,您刚来,先让小女子为您接风洗尘,对于人民嘛,以后有的是时间去领导,别是像我这样的柔弱女子,更是需要书记您先深入了解,关心,只有慢慢深入了,进去了,才明白人民到底想什么,需要什么。”在欢迎宴上,美女富豪程媛媛当众暧昧地说。

“这本地的小混混们,弄不弄带只苍蝇放进汤里,酒足饭饱之后一声怒吼,老板,你这汤里怎么还有郭晶晶?哟,不对,还有田亮!哟,正在现场直播呢!你看这对狗男女正在做什么?你看,你看,这金童玉女在一起,是多么美丽亮晶晶啊!还有的,拔根头发扔到菜里,快吃完饭时一声惊叫,老板,有刺客!”小饭店老板王小三如此痛诉自己的遭遇。

第三章 谁来拆?

“我跟孙市长是你的扶手,李秘书长是你的跟班。只要你的初衷是好的,目标是明确的,方向是对的,宗旨是站在老百姓利益上的——放心,我们都会支持你,在各个方面给你最优惠的政策,和最便捷的服务!”李书记对拆迁办主任刘一首说。

要的是这句话!有了这句话,他以后的工作好开展了,有了书记和市长在后面撑腰,他妈的看谁还敢跟老子对着干!还有什么地方不能拆的?还有什么地方拆不掉的?

为了选这三个拆迁办副主任,刘一首别安排了几个考官面试,自己还扮演了钉子户、新闻媒体和拆迁工作可能会涉及的各色人等,出难题,考察他们处理问题的能力和应变能力。最终从五十多名来自全市各地的候选人中,挑出了三名得力干将。

第四章 何时拆?

“我们必须要拿出决心,像一个国家收复失地一样收复失去的民心!”市委书记李国军义正言辞地道。

“今年,我们必须把开发区80%的土地腾出来!一是已经有30%的土地已经被一些企业预定;再者开发区是我们城市的窗口,未来的新城在那边,市政府都要搬过去。政府必须先征集土地,当然,招商的工作也要抓紧,征集来的土地,我们可以在规划方案内挂牌,给合适的开发商。这样即发展了经济,又建设了城市,何乐而不为?经开区那边,至少在未来两年内建设五个高档小区,和一些基础配套设施。” 常务副市长方义金在市委常委列席会议上坦言。

刘一首虽然干的是拆房子的事情,但他更喜欢房子。在国土资源局工作过的他,对房屋有着天生的敏感和直觉,他认为未来三年内,中国的房地产将会迎来井喷期,房价肯定会疯狂暴涨。现在他手上有35个人的房产证,除了名字不是他的之外,其它的什么都是他的。他有35套房子!

第五章 怎么拆?

刘一首自己当然不是傻子,他在制定完拆迁计划后,安排自己的老婆和小姨子找人到董冲、孔庙、跃进、丰台、马店几个地方去物色房源,在每个村选一套急于价格又合理的房子。一开始,老婆和小姨子都不理解,问到那些破烂地方买什么房子,买了有什么用?还一次性买这么多。刘一首说,傻了吧,你现在花二十万买一套,下个月是五六十万,你们工作多少年才能赚这么多钱?我自己当自己的钉子户,然后自己拔自己这颗钉子——至于怎么拔这颗钉子,以及拔这颗钉子要花费多大的代价——那不是我自己说了算嘛!

君欲拆其城,必先稳其人。欲稳其人,必先造势。势愈大,则声愈强。势之所及,大势所趋也!所有地方政府的形象工程或新政策推广,都不过如此套路,拆迁也不例外。

“这些村干部,几乎大半都有自己的产业,那小辫子还不容易抓吗?你比如说做服装生意和木材生意的,我们政府单位多给他几个订单,不可以了嘛!那个开煤矿的,我不相信他一点安全事故不出!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们,时不时检查他一下工作。我不相信他一个私人小煤窑,什么安全措施都做的那么完备。那个开废品收购站的,我不相信没有人在他那里销过赃,他难道没收购过电缆线?那开大酒店的,没用过劣质商品?他酒店里的消防都过关?他的客房部没有淫嫖娼聚众赌博?那做蔬菜的,难道没有农药超标、农药残余?那个养猪的,没喂过瘦肉精?没给猪肉注过水?没给猪打过抗生素?没过死猪、病猪肉?”

第六章 这样拆!

刘一首之前与徐辉和郑观原有过两次愉快的“合作”。一次是有人在天海涯社区发帖子声称贵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刘一首拥有10套房子,尽管所列举的证据都是假的,但基本情况属实,那时他其实已经拥有15套房产!这若让上面知道了查下来,那还了得?正心急如焚之际,还是程媛媛给他支的招,介绍他认识了轨道传媒的徐辉,说他能摆平此事。见面一聊,还真能摆平!但删除那个帖子的代价有点大——9万元!另一次是帮助某个领导消除负面影响,这次代价更大——10万元!是他主动垫付的,虽说是垫付,但其实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后来的回报也是很明显的,要不他怎能有今天的地位?

徐辉一接到刘一首的电话,两眼恨怕都能放出光来。他知道,刘主任只要一打他电话,准是有事情,业务来啦!正好他近来业务不太好,差不多都有半月没开张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贵城换了新书记和新市长,政府基本上没有什么负面新闻了——这对他来说可是个致命的打击!

如果说我们拆迁办是一锅水,那拆迁户是青蛙,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温度” 问题。像熬药,最讲究的是火候,火小了,药性发挥不出来,熬急了,可能会有副作用。我们一定慢慢加温,让那些青蛙在不知不觉中被煮熟。如此这般,才能彻底打消他们的疑虑。煮熟的青蛙跳不出锅,也搅不浑水。到那时,算他们想反抗,也来不及了!

第七章 拆谁的?

“假若我们拆迁办是盾,拆迁户是矛,这个矛正在戳盾,且盾抵挡不住矛,那余局长可要叫你的手下带上枪,吓唬吓唬那些矛。只要枪一出现,那帮孙子还搞个毛?”刘一首道。 “但是,假若我们是矛,拆迁户是盾,矛在戳盾,盾向你们求助,你们不能去帮他们了。你们得等那些拆迁户被戳的差不多时,再去现场维持维持治安。公安公安嘛,首先肯定是要保证公务员的安全,其次才是公民,最后才是村民嘛!余局长你说是不是?”刘一首笑着道。

“是!是!刘主任,你真是太有才了!哈哈……”余德兴笑着称赞道。

“蒋村长对我们的拆迁有什么看法和建议?”刘一首话锋一转问道。

“我能有什么看法?我一菜的,知道些菜的事情,养的鸟是菜鸟,干的事是菜事,处的人是菜人——菜的人。”蒋维阳道。

“蒋村长太谦虚啦!怎么可能呢?”刘一首被他逗乐了。

“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我干不了菜的活。我这个菜村长只遵守一个原则:领导指示,我配合。”蒋维阳皮笑肉不笑地说。

“蒋村长真是幽默!”刘一首说不过他,只好恭维道。

“我这不是幽默,我这叫苦中作乐。一年三百六十五个夜晚,我除了下地劳作,偷着乐呵。人嘛,这一辈子,走他妈的再长的路,最终不还是要走向坟墓?”蒋维阳道。

刘一首好生郁闷。这威逼利诱的手段都使尽了,可不论他用哪一套,他们是不吃这一套。本来打算给他们来个全套,搞了半天连半套都没做成。套还是那个套,自己都上了,他们却还在围观。绞尽脑汁忽悠了半天,换来的却只是自慰和意淫,这该如何是好?

第八章 谁敢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上有书记和市长撑腰,下有黑社会打手扫雷,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根本搞不过他们啊!”宫进喜道。

“拿不出合理的安置协议,我是不会签字的!我倒要看看这个拆迁办主任刘一首,敢拆我家的房子!”我说。

“他们真要来拆,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爸满怀狐疑地问我。

“谁敢拆?让他们来拆拆看吧!拆一我叫他赔十!”我说。

“我不管!只要我还有口气在,谁也别想拆我的房子!谁敢拆我的房子,我要谁死!除非他先把老子弄死!”许本锐道。

吴昌盛还别嘱托刘一首,赶紧跟贵城市各家媒体领导打招呼,封锁一切消息,封杀一切与此次事故有关的任何新闻!让所有的知情者保持沉默,严禁对外声张!同时也严厉指令吴世贵,竭力做好死伤家属的安抚工作,一旦发现有可疑的人员上访或闹事,一律对其先实施软禁,再逐步公关,尽力先满足他们的经济赔偿要求。同时,拆迁照常推进,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影响拆迁进度,更不能让外界瞧出端倪。

刘一首近来被这个鸟天海涯社区搞惨了,为公关这上面的负面帖子,拆迁办至少花费了40多万公关费!天海涯社区近来发关于贵城拆迁负面帖子的,除了坐公交车的骑士外,还涌现出了诸如堂吉诃德、麦田里的守望者、汗滴禾下土等四五位发帖者!他们后面跟帖者的队伍,除了正常的网民,至少有不下30人。只要那几个人一发帖子,这30多个人会不停地跟帖。为了对付他们,郑观原带领的团队,除了跟附歪理邪说之言辞混淆视听外,他们还有个新任务——每人每天必须注册50个马甲,用于顶贴、论战和应对紧急事件。

第九章 拆不拆?

“你他妈的别威胁老子!老子玩了四十多年炸药,让它来跟你们讲道理吧!”张中礼说着掏出打火机,要点炸药包。

“领导!他们要拿我去做实验!救救我啊!”张中礼哭着哀求。

“我是来救你的!”刘一首道。“吴局长是我以前的下属,我说句话,他不敢不听。你的事情是因为拆迁而引起的,没想到搞成现在这样,我有责任啊!”刘主任装的很悲观。

“刘主任,您官大,救救我吧!我那房子,你想怎么拆怎么拆!”

“国丰化工厂一旦开工,那整个跃进村的村民疯掉了!废水,污水,有害气体,重金属……国强啊,这是个好机会啊!”刘一首道。

“是啊!到时候我们不叫他们拆迁,他们都会自己逃跑!据说,现在村里已经有不少人汞中毒了,有关部门不敢对外声张,暗地里给他们钱帮他们治疗呢!”蔡国强道。

“那个黄大林,他妈的是叛徒!是拆迁办派来卧底的奸细!专门来对付我们村子的。赵卫国被打得好惨啊!现在失踪了!”宫进喜向我控诉道。

“我……”他看了看旁边的人,没敢往下说。我这才看见,他的后脑勺上,有好几处没毛了,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缝针。我顿时明白了,这里现在是钉子户的临时监狱!

第十章 谁拆的?

这一切,正是刘一首导演的。此时,他正在办公室里,一边看本色避孕药水产品事件的电视报道,一边偷偷地笑呢!

事发当天,拆迁办的副主任梅灿和正龙拆迁队的队长吴世贵在现场!为什么会这么巧?他们来的时候,许本锐董事长还是好好的,他们刚走,董事长不行了——这肯定不是他们害的吗?!

“也不一定,很多群众都反映他有问题,这也正常,拆迁户与拆迁办,肯定有矛盾,这在哪个地方都一样。但是,若拆出了什么问题,谁拆的,谁要负责!负全责!”周小康高声说道。

第十一章 尾声

正在此时,刘一首又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这次号码是陌生的,但声音书熟悉的。是吴昌盛副书记!

“一首啊,我得到消息,说上面明天要来调查你。你要顶住啊!”

“啊?真有此事啊!”刘一首顿时慌了神。

“别怕!还有我呢!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有把握的,你照直说。没把握的,你保持沉默!知道了吧?别说漏了嘴!到时连我都保不了你!知道了吧?”

附录一 《拆迁办主任》创作手记

创作《拆迁办主任》期间,发生了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情,包括现实中我与拆迁办的对抗与妥协、斗智斗勇,还有我与拆迁办主任及拆迁办工作人员针锋相对的“亲密接触”。以及在写作此书过程中的一些随感、随想和琐事。

附录二 《拆迁办主任2》精彩预告……

附录三:《城市房屋拆迁安置管理条例》

附录四:《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标签: 刘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