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我为什么读书,1元绿钻我为什么写作?_许多余

2018-06-04 17: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2013年4月23日国际读书日 安徽大学演讲稿)

我今天一早起来了,洗了个澡,到如此庄重的地方来演讲,我必须得不染纤尘地干净地来,轻轻地挥一挥手轻松地去。我也是有备而来。有备无患,是吧。(掏讲稿)

三年前我在湖南讲学时,是因为没准备讲稿,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讲出了很多问题,给主办方带来不小的麻烦。这次为了防止被遣送出安大,我准备了好几个晚上。

我们身处的地点是磬苑校区文典阁。磬苑,文典,这两个名字我都很喜欢。磬,大家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对,古代的一打击乐器。唐代诗人常建有诗云: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磬石,是今天人们常说的“灵璧石”。灵璧故属徐州,在淮泗间,有磬石山(又名磬云山,今灵璧县城北35公里的渔沟镇东2公里处。)北临泗水,故曰泗滨,古代山周多沼泽,洪水环绕,磬石山如浮水面,故有“泗滨浮磬”之称。《尚书·舜典》中“泗滨浮磬”,说的是现在的灵璧石。“既和且平,依我磬声”,能发出磬音的安大新校区,里面的老师和学生,自然不同凡响。

文典,有文献典籍之意。但我更愿意把这个词语解释为“文艺经典”,这又让我惴惴不安——只有创作出经典作品的作家、诗人、艺术家或学者,才可以到这里来,才配到这里来。如此看来,我还差的很远,我感到很羞愧。

但既然来了,也不能以不安为借口,一言不发,那更对不起各位朋友。我既来之则安之,与大家随便聊聊吧。

朋友们,今天是4月23号,大家肯定都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能在世界读书日这个殊的日子来到安大与各位交流,我感到别荣幸。去年的今天,我和韩庆成先生创办的合肥卡夫卡独立书店正式动工,当天我们用铁锤砸掉了黄金广场1栋1单元501室一堵墙上的一块砖。然后我们把一本本书填充到里面,她变成了现在的卡夫卡独立书店。当然,现在她不再仅仅属于我们俩,我们计划招募一百位股东(现在又50多人加入了),她现在叫“很多人的书店”。欢迎大家有空光顾,找我扯淡。

今天,首先要跟大家说抱歉,由于之前合作出版我《笔尖的舞蹈》《文学是个什么玩意儿》两部的出版商来不及发货,而出我新作《远方》的重庆大学出版社库存仅剩两本,更早出版的《最后的盛典》(合集)两部烂书我不太想签……所以今天无法为大家签售我的作品。我的朋友、诗人往事如刀先生把他自己在网上购买的10几本书带了过来,只能象征性地为需要的朋友签一下。十分抱歉。这几本书目前当当网、卓越、京东等都可买到,价格也比较便宜。但想购买签名本的朋友,请在五一之后去卡夫卡。

昨天是国际地球日,我看见联合国的官方微薄连续发布了以下几条微博:

1:28分,联合国转发了联合国粮食署关注四川雅安地震的微博,并予以评论,[关注四川地震]与你守望,为你祈福..

9:25分,[联合国]我曾付出所有,使尽全力,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一点,因为我在这里,活过,爱过……无论你在何方,请记得,我们和你在一起!

9:48分,[关注四川地震]秘书长潘基文4月21日发表声明,对中国四川地震及余震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破坏表示深切悲痛。潘基文对中国政府及人民表示诚挚的慰问,并对因地震而失去亲人和深受影响的人们表示深切同情。潘基文表示,联合国随时准备为救灾工作提供所需的援助和调动一切国际支持。

10:25分,[关注四川地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驻华代表麦吉莲4月21日发表声明,对遭受地震的四川雅安灾区的儿童的身心状况表示关注。麦吉莲表示,儿基会正在筹备援助受灾儿童,而且已经做好应急准备,随时可以提供任何需要的帮助。

11:02分,[关注四川地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表示,如果中国政府提出请求,该组织已经准备好动用世界遗产基金或奔驰项目紧急援助位于雅安的世界遗产地四川大熊猫栖息地。自2007年起,教科文组织携手@梅赛德斯-奔驰 在雅安发起中国世界遗产地保护管理项目。

11:37分,[关注四川地震]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四川地震灾情,并与相关政府机构紧密联系,随时准备应中国政府提供救援。

12:03分,[關注四川地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香港委員會4月21日表示,在緊急情況下,兒童尤其脆弱,因此委員會非常關注震央附近兒童的身心狀況,並決定從緊急救援基金撥捐港幣100萬元支援救災工作。委員會希望本港大眾市民再現5年前援助四川地震的善心,攜手幫助雅安兒童從災難中復原。

13:10分,[关注H7N9禽流感]再来关注甲型H7N9禽流感。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中国卫生当局4月21日向该组织通报了新增6起人感染甲型H7N9禽流感病毒实验室确诊病例。迄今为止,中国总共报告发生了102例感染甲型H7N9禽流感病毒实验室确诊人间病例,包括20例死亡病例。到目前为止,尚没有出现人际间传播的证据。

13:43分,[关注H7N9禽流感]由世界卫生组织组建的一个包括流行病学、实验室和临床管理及其他方面专家在内的专家小组日前抵达中国,他们将在北京和上海两地考察实验室、医院、诊所、农贸及疫情发生地,并对甲型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提出建议。考察组将于4月24日向卫计委汇报初步考察结果。

14:22分,[国际日]在一场自然灾害中我们迎来了4月22日国际地球母亲日。把地球比作母亲,反映出人类、各生物物和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之间的相互依存。纪念国际地球母亲日是要表达对我们独一无二的星球和人类居住之地的尊重。这也意味着需要呼吁采取行动,反对人类无视大自然承载生命的资源和生态系统的做法。

14:55分,[国际地球母亲日]地球母亲——我们唯一的家园——面临着压力。我们对她的索求越来越不合理,使之渐露疲态。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我们一直依赖大自然的赐予维持生计、增进福祉和谋求发展。我们常常提取大自然的资本而未予以回报。现在,我们渐渐看到没有确保投资的后果。

我转发了这条微博,我说,空气,土地,水,动植物……它们正被一个叫“工业”的名词杀戮!其实我还想说,我们都不用出国旅游了,你看我们的国家,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奔涌着五颜六色的河流,什么红海呀黑海呀蓝色多瑙河啊,我们这都有了……

15:35分,[国际地球母亲日]未来20年,世界将需要至少增加50%的食品、45%的能源、30%的水和数以百万计的新的业机会。我们面临着困难但必要的抉择。地球母亲属于我们所有人,我们必须促进更好地尊重大自然,更好地营造自然和社会环境——让所有儿童感到安全,所有人都能繁荣的环境。

16:04分,[国际地球母亲日]秘书长潘基文表示,我们的星球正面临气候变化、可持续利用自然资源和其他人为问题的威胁,当此之时,国际地球母亲日正是重申我们促进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共同责任的一个机会。当我们给地球带来威胁时,我们是在破坏我们唯一的家园,同时也危及我们未来的生存。

16:39分,[国际地球母亲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 和@联合国妇女署 联合发表致辞指出,可持续农业和经济发展会带来粮食和营养安全,积极确保妇女的参与,增强妇女的潜力非常必要。致辞强调,妇女在环境保护和确保每个家庭成员享有适当和有营养的粮食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看来未来保护地球母亲,主要靠得还是“母亲”们。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我还没有来得及开电脑看@联合国 今天说了什么。朋友们,你们都有微博吗?这是个好东西。你们可以有,你们必须有!玩了它,你会发现,所有的官场、穿越、言情、武侠、励志小说,以及各日报、新闻联播,都可以不看了。你们还可以在上面找工作,与自己希望认识的人认识,包括“联合国”。

4月20日8时02分,四川雅安发生了7.0级地震,出于对遇难同胞的尊重,我请求大家与我一起,默哀,三秒。

好的,谢谢。尽管,这个有些流于形式,但我实在也想不出更好的方式。但是,假若我们不这样做,肯定有人会在心里说,你还作家呢,还诗人呢,你们还是大学生呢,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全国都在伤感,都在哀悼,你们怎么还能这样其乐融融地谈文学?你们太不懂国情了。你们太不配合主流意识了。你们,简直不是人……我真的在微博上看见一些类似的言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怎么样怎么样,都这个时候了你别再苛责蒙牛和中国红十字会了……那么这个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反正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那不得了,两百多位同胞遇难了,很多人受伤了,我们确实很伤心,但我们总不能全部夜以继日地保持伤心欲绝吧。我们还是要把各自活好,这不也是爱的奉献吗?爱自己,是爱别人的前提,是不是?所以,该悲伤的悲伤,该欢笑的欢笑,该读书的读书,该责备的也还是要责备。不能因为一场灾难,所有人都变得无所适从,甚至忽视一切。

我有一些朋友已经前往灾区,李承鹏等好像都去了,他们之前参与过汶川的救灾,比较专业。我的朋友,艺术家黄震先生前天跟我通电话,商量我们去不去雅安,我说我们暂时先观察一段时间吧,确实需要我们去,我们去。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去了,说不定只会添乱,还不如不去。对了,请允许我介绍下一下今天来捧场的几位朋友(一一介绍)。

首先,感谢在座的各位朋友,感谢你们能在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听一个不善言谈不懂煽情不会表演也不成功的人枯燥的演讲。并且,你们还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你们今年陪伴我两三个小时,最终一无所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所以,假若你们觉得这个家伙很无聊,欢迎中途退场,欢迎扔鞋,但请不要扔砖头和菜刀。

我不是客套,我觉得你们真的挺忙的,那么多课程要修,那么多外语单词要背,那么多不感兴趣的无用的东西要学……那么多不想处的关系要处,那么多恋爱要谈,那么多简历要投……是吧?比我可忙多啦!我也算是过来人,回想起我读大学的这个时候,大一大二的春天,我荷尔蒙分泌过剩忙于发春,四处给女同学写信;大三的春天,春眠不觉晓梦里花落知多少,工作哪里找?大四的春天,我本来没有大四,我读的是大专,啊,因为沉迷写作休学一年,我留级鸟……

感谢安徽大学能给我这么好的机会,让我与大家一起交流。今天,是个殊的日子,世界读书日,所以,能在这个庄严的节日与大家谈读书和写作,我感到莫大的荣幸。

下面开始我今天要讲的两个主题:我为什么读书?我为什么写作?

这本是两个话题,应该分开来讲,但由于今天安大给我的时间有限,我只能将它们交叉起来谈。若是分开细谈,可能要谈24个小时,我们这可不是救灾。

读书,在很多地方是上学的代称。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课题与此无关。上学概念的读书主要指的是教科书,有被迫的性质,我们的语文课本选用的有很多意识形态化严重的垃圾作品,而充斥政治历史课本里的满是谎言,那些都是为了升学考试读的,读了也读了,学业完成了也忘了。是这样的吧?我今天所要谈的读书,主要是指读闲书。

实话告诉你们,四大名著,我一本都没读过。所谓四大名著的提法,本身很荒谬,谁有这个权利命名“四大名著”,为何不说“三大名著”“五大名著”“十大名著”,你以为文学和娱乐明星一样,还四大呢!是不是?开个玩笑,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出生并生长于革命老区大别山,家里穷,父母没文化,所以家里也没有什么藏书。但我自7岁起,对爷爷的收音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日午后放学归来,我跟爷爷一起听评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等我都是听的。除此之外,我还听过一些武侠小说,比如《书剑恩仇录》《多情剑客无情剑》(《小李飞刀》)《白眉大侠》《隋唐演义》等。听评书,是我文学的起源。它使我被故事本身所具有的魅力深深吸引。同时,它锻炼了我的记忆力。我上学小时,家离学校有六里多路,每天来回四趟,要跑24里山路(石子马路),上学的途中,我把头天晚上从收音机里听来的故事,复述给小伙伴们听。那时我们那地方比较野蛮,家族纷争严重,经常打架,我家又是独姓,我自小便被上面大姓人家的小孩欺负。讲故事给他们听,为我赢得一批铁杆粉丝,再打架,他们站在了我的一边。

从一开始,读书,给了我安全感。尽管,那是以耳朵读。读书让我收获了朋友,赢得了信任。在和平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它还为我赢得了“帮凶”,为武力解决创造了可能。在我还不知道尊严为何物的时候,它为我赢得了一点点尊严。所以,自幼时起,我喜欢上了读书,准确地说,是听书。

高中以前,我几乎没有读过任何名著,或者说经典作品。我那时误以为语文课本是经典,所以我把每篇课文都背得滚瓜烂熟,但语文成绩始终没有数学成绩理想。我以前一直是理科生,在上初中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我丧失了听收音机评书的机会,我把兴奋点全部调整为解数理化题目上。那时我最大的乐趣,是把无比复杂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题以尽可能多的方法解出来。

或许是因为我在偶然的翻箱倒柜中,找出了家里阁楼上父亲的朋友送给他的一本书,《杜工部集》,也是杜甫的诗,没事的时候我翻翻,有的在课本中见过的,倍感亲切,有的则几乎无法理解。但是这样,我对诗歌产生了兴趣。不知不觉间,我开始在受到委屈,或受到震动时,写起诗歌来。那有点押韵,又完全不符合韵法的现代诗。

在我12开始尝试写作的那段时间,我发现自己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比如,我想要描述一个故事,或表达某情绪或情感,我根本无法用比较好的语言写出来。有时明明在心里勾勒出了完美的蓝图,兴奋地都要跳起来——啊,一篇杰作要诞生了!肯定能发表!可每次写出来之后自惭形秽异常沮丧。那时我最大的愿望,是自己写出的东西能够在一些刊物上发表,因为能挣到稿费嘛。但高一之前,我一篇也没有发表过。

但挫折未能阻止我的疯狂。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的道理,读书,有益于写作。更有益于提高语文成绩。我自从读了《一千零一夜》(问同学借来的,我自己没钱买)和一些古典小说(传奇故事)之后,以前怎么也弄不清楚的主谓宾定状补等语法知识问题,不知不觉间全部懂了。

随后进入高中,我的语文老师从校图书馆借了大批经典作品给我读。我那时开始在《中学生必读》等学生刊物上发表作品,老师觉得文学天赋很高,尽管我那时是理科班的第一名。每周,他都会抱十几本书给我,叫我必须在这周读完,周末还给他。

我利用其所有课余的时间,下课的间隙,放学后,周末回家的路上,我无时无刻不在读书。甚至在下晚自习后,晚上十点多以后,我专门买了个手电筒,我用被子将光紧紧捂住,以防止其外泄,骚扰他人。我被闷在被窝里,呼吸急促如饥似渴地读书。

读书使我忘记了自己的贫穷和卑微,让我在极度压抑中获得快慰;读书让我在日复一日单调乏味没有尽头的年月里,忘记贫乏的表象,关注内心的丰富;读书让我充满浪漫的幻想,让我在没有希望的原野上看见不可琢磨的希望的星光。

随后,是你们最为关心的,我的大学时光,在干什么?我要告诉你,除了偶尔打球,斗地主,打八十分,钓龙虾,听摇滚乐,谈恋爱,周末带女友开房,其它大部分时间,白天我都在读书,夜晚我都在写作。

2003年至2005年,当时正是青春文学火暴的时候,我读了很多同龄人的作品,韩寒、郭敬明、张悦然、孙睿、李傻傻、春树等等(现在这里面的许多人都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发现自己与他们的差距还很大。至少在小说写作上,我们的差距很明显。通过读他们的文字,我发现,啊,原来他们都读过那么多书!除了疯狂写诗(我那时误以为自己是个天才诗人,也错误地以为靠写诗也可以挣稿费生活),是阅读大量的经典作品,国内的沈从文、张爱玲、丁玲、莫言、余华、残雪、贾平凹、韩少功、高行健、顾城、海子、北岛、舒婷等等,国外的萨、卡夫卡、艾略、里尔克、荷尔德林、华兹华斯、纪伯伦、加缪、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村上春树等等,我还读了大量的哲学书籍和文学杂志,比如海德格尔、叔本华、尼采、康德、黑格尔等。有的没有读完,有的不一定完全读懂,但我发疯般地阅读,我要弥补与同龄人之间的差距。别是卡夫卡、艾略、加缪、大江健三郎、莫言、余华、残雪等对我诗歌和小说的写作影响很大。读了他们,我才知道,什么才是好小说,我应该写什么样的小说。而哲学家中,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海德格尔。

那几年,是我阅读的黄金时间。除了大学图书馆给我提供了相对丰盛的宝库(你们在安大,条件比我好,安大图书馆藏书很多),还促使我养成了阅读的习惯,锻炼我快速分辨好书与坏书的能力。

大学阶段的广泛读书,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名气大的作家不一定是好作品,比如巴金、矛盾等小说作品写的很烂,冰心、汪国真等诗歌写的非常差,那些意识形态强烈的红色作家的大部分作品都不需要浪费时间去读(赵树理除外)。

读书,使我比我的大多数同学都更能活的明白。我那时几乎一眼看见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将站在一所中学的讲台上道貌岸然地说一些虚伪的自己都觉得脸红可耻的谎言。我们的一生都将重复一天,我们只剩下一天,还是重复的昨天。

我要推翻这注定的悲剧!我要过我想要的自由生活!尽管,我还不确信,也不能保证自己未来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的,但我绝对不过我能看得见的生活!我需要赌一把。这是我那段时间为什么读书。

而读书使我获得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满足感,它使我沉浸在浩瀚的思想和惊心动魄的故事中,让我更容易看清这个社会、国家和世界,让我更关心人世间的过去和未来,幸与不幸,光明与爱。同时,读书,奠定了我未来不可动摇的写作方向——我要竭尽全力写出伟大的作品,尽管,我必将为此付出代价,还可能徒劳无获。

昨天,我看见@安徽大学 官方微博上公布的活动预告叫【阅读经典】。阅读,当然要阅读经典。文学作品只有两,要么经典,要么垃圾。所有平庸的纯文学作品和消费文学作品都属于垃圾,我们没必要浪费时间去读它们。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娱乐形式如此多样化,拿本流行文学和心灵鸡汤来消遣,倒不如去上上网约约会唱唱歌散散步。是不是?

卡尔维诺在其文学评论集《为什么读经典》中详尽阐述了“经典”的定义。在这里列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经典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一定)是“我正在读……”的书。

二、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对读过并且喜爱它们的人构成一宝贵的经验;但是对那些保留这个机会,等到享受它们的状态来临时才阅读它们的人,它们也仍然是一丰富的经验。

三、它们是一些能产生殊影响的书,它们要么本身以难忘的方式给我们的想象力打下印记,要么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

四、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

五、每次初读也像是在重温的书。

六、一本永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

七、它们带着先前解释的气息走向我们,背后拖着它们经过文化或多文化(或只是多语言和风俗)时留下的足迹。

八、它不断在它周围制造批评话语的尘云,却也总是把那些微粒抖掉。

九、我们越是道听途说,以为我们懂了,当我们实际读它们,我们越觉得它们独、意想不到和新颖。

十、它用于形容任何一本表现整个宇宙的书,一本与古代护身符不相上下的书。

十一、它使你不能对它保持不闻不问,它帮助你在与它的关系中甚至在反对它的过程中确立你自己。

十二、一部经典作品是一部遭遇其它经典作品的作品;但是那些先读过其它经典作品的人,一下子认出它在众多经典作品系谱中的位置。

十三、它把现在的噪音调成一背景轻音,而这背景轻音对经典作品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十四、哪怕与它格格不入的现在占统治地位,它也坚持至少成为一背景噪音。

我希望大家能多读一些经典作品。别是中文系和新闻系的学生,我希望你们能在没有生存压力相对清闲的大学时光里,能享受读书带来的快乐,接受精神之光的炳照。,还能写出几篇像样的,或几首看的过去的诗。

或许,在这个浮躁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至上的时代,我们还在谈读书,太过于奢侈,那让我们奢侈一下吧!我们的生活如此贫穷而无望,我们无法穿戴奢侈的服饰,乘坐奢侈的交通工具,住上奢侈的豪华别墅,与既得利益者们相比,我们在物质上接近一无所有,但,我们仍然不自卑,这些都是转瞬即灭的东西,只能带来暂时的愉悦,满足一下小小的虚荣。我们完全可以比他们活得幸福、高贵。因为,高贵,与物质的高度无关。我们在与历史上最高贵的人对话,我们拥有庸俗者无法理解的震颤——我们读书。

关于我为什么写作,其实这个问题我在上面基本上已经谈过了。我不相信,一个作家一开始的写作不带有任何功利主义色彩。毫无疑问,我是因为贫穷才开始写作。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大概10年吧,写作让我变得更加贫穷。

我在前面也说过,我不害怕贫穷,但我对一眼看清的生活充满恐惧。到底怎样的生活才不是一眼看清的生活呢?我认为,只有两方式,旅行和读书。有人说过,灵魂和身体,必须要有一个在路上。选择不停地旅行当然不错,但需要成本,且成本很高。而选择读书,相对而言,成本低多了。而写作兼具了读书和旅行的双功效。写作之时,手在稿纸或电脑上旅行,灵魂在文字间旅行,我选择了这么个低成本的方式。如果你既读书又写作还旅行,这样的生活所带来的美妙,相信上帝也很难体会和拥有啊!

当然,当阅读和写作几乎成为我的全部时,我的写作动机也不再是追求功利和获得愉悦那么单纯了。当写作占据了生活,写作不仅仅是一生活,它变成了一修行,一信念,一信仰。它不停地过滤我,净化我,完善我,对我提出常人所无法理解的极高的要求,给我分派现实中无法想象无法完成的任务,让我的肉身日渐渺小,让我的欲望不断降低,让我对世俗生活日渐冷漠,让我嘲笑日常和繁琐,包括我自己。写作,让我变得简单而复杂,肤浅而深刻,渺小而又庞大。

奥威尔在《我为什么写作》一书中说:

所有的作家都是虚荣、自私、慵懒的,在他们的动机深处,埋藏着的是一个谜。写一本书,像生一场大病一样。你如果不是由于那个无法抗拒或者无法明白的恶魔的驱使,你是绝对不会从事这样的事的。你只知道这个恶魔,是那个令婴儿哭闹要人注意的本能。

敢于面对自己的这个本能,并乐于受这本能的驱使,去干最自私也是最无私的事情,是我写作的全部动力。它迫使我时刻关心这个世界,包括权力、公平、正义、自由、尊严、光明和爱;它驱使我试图无限接近不可能实现的真理;它又让我对我所看见的世界保持距离,产生警惕;但,它从来不知让我如何武装、戒备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位严肃写作者的世界,永远都是脆弱的,敞开的——只是你不一定敢接近他,他是易碎品,你也不一定愿意进去。

我的写作与读书的关系,正如我们动植物与土地的关系。加缪在《反抗者》的扉页,引用了荷尔德林的诗句:

我地把心灵献给严酷痛苦的大地,往往在神圣的夜晚许诺,要忠贞地爱它,至死不渝,承受其命中注定的沉重负担,一无所惧,绝不蔑视它的任何一个谜。这样一至死的纽带把我和它联结在一起。

而我和今天在座的各位朋友的关系,还远远没有开始。

感谢今天到场的每一位朋友!谢谢你们!

标签: 经典作品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