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两首新诗:《失声》《一只花蚊逃离了书本》_许多余

2018-06-04 08:2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一只花蚊逃离了书本》

左边:孤独

“当我从你的甜蜜里出来......”

右边:你的甜蜜,你的脾气

“在南丫岛山上 一张空凳.....”.

秋天深不可测的夜晚

安静的出奇 我在读

黄灿然的《奇迹集》

奇迹发生了——

一只枯瘦的花蚊练成了缩骨法

化作一粒尘埃 随风

潜入卧室 它在读者裸露的脸谱

和鼓胀的眼窝上巡视

开合的眼睑和煽动的肺叶

威胁着不堪一击的生命

沮丧了 片刻

花蚊把目光转向书本

它高傲地占领了第164页和165页之间

的空白处 微小透明的羽翼

正与黑夜发生共振

“我为何这么幸福,

而他们这么可怜和忙碌。”

它一定是被诗句所吸引

这只比大多数人都要可爱的蚊子

优雅、得体、文明 如诗集上的文字

这鲜明的对比让读者震悚

一个深夜失眠的人

害怕所有无声的交谈

无边的凝视 失眠的夜晚

他曾以拍杀蚊虫为乐

在黑暗中 荒诞地独舞

手掌和书本上的鲜血足以证明

暴力和血腥

才是最有效的催眠术

他啪地一声合上书本

“我为什么这么可怜,

而他们这么幸福和忙碌。”

纸张搅动的气流稀释了阅读的静谧

改变一个词语的秩序(这是作者和读者的密谋?)

关闭或开启......我们之间的敌意不可调和

在一首诗行将结尾之季

在我的目光准备打上句号之前

它纤细的弯曲的——

戒备的长腿忽然绷直

迅速逃离了书本

许多余 2013-9-10 凌晨1:36

《失声》

整个夏天我都在调整音调

不能让古琴和吉他弦绷得太紧

不能让唢呐奏出的哀乐过于凄厉 不能

让野豆荚、燕麦管、长笛和萨克斯内部

气流冲撞 震动的频率太强烈 不能

让小提琴的伴奏过于甜腻 不能

让大提琴的嗓音无限低沉

更不能让自己清唱 刺耳 或动听

我不想咳出血来

也不想以沉默兑换黄金

每一棵树的平静都不是真的平静

每一阵风的躁动才是真的躁动

谁也无法让焦虑停止 我想飞的冲动

与夏天的汗水一样 真诚 下流

不可遏制 我浅薄的拘束

整个夏天我都在与自己搏斗

我摁倒她 掐住她的喉咙

我模仿她 被泯灭的呻吟

而她仿佛并不存在

她极有可能是我

无意间碰到的一个女人

一棵树 或一阵风

我的左手紧紧攥住我的右手

它们冲对方大吼 嘲笑

丧失命令能力的嗓门

金寨路车流哑然失声

听不进任何声音的耳朵

开始打鼻子的主意

它还想取代嘴的功能

人行道两旁香樟正试图阐释

我为什么装聋作哑

我似乎聋了 使人着迷的声源死里逃生

而声音本身正在消逝 我哑了——

每一把阳光的刀子

都在解剖

需要阐释之人

许多余 2013-9-8晚11:43

标签: 能让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