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选给一个诗刊的10首短诗_许多余

2018-06-30 08:4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夜行》

山坎子沟儿,树根从山顶上

追坠下来,夏季的嘴唇

潮湿而酥软

清凉的谷风悄悄爬上山顶

并在那里仰卧

在温暖的双峰间

水一样绵软的月亮

水一样流淌的月光

一条蛇弓着身子

拨开草丛

《陷阱》

这个时候你应该想起什么

可你也许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都是别人说的

那些明媚的 晦暗的

稍纵即逝

无法触摸的

是你自己的内心

那里永远跳动

却不知为何

被谁左右

无 题(之一)

他站起来,离开

一池塘水屏住呼吸

鳊鱼和鲫鱼潜入水底

我得走,这里不是我的家

一缕炊烟在屋顶上吊

那是上帝垂钓的丝绳

我的家是条大鱼

《金桥》

来来回回你竟已经走了一天

东北人摆的残棋 死局 那么多人围观

你去中央门面市 (女经理给你通知)

“我是农村的 大学未毕业

没享过福吃的了苦.....

还会写诗”

那么多藏饰品 假古董

你看不懂

你在金桥买碗拉面吃

《误 会》

我对她说我要走了

回家?她目光清澈

(那里的水一定很甜)

(我想说:我有家吗?在哪?)

说了也没用 等于白说

她不会理解 也不必要

可,我又想说:

我会想念。

《新旧约全书》

我和我的兄弟有两个约定:

无论怎样都得活下去

不牛B那狗B

前一个是新约

后一个是旧约

全都写在这儿

前不久我那哥们又突然对我说:

请赶快把牛的B 还给牛......

《凤凰西街的清晨》

灯,是黄的

我们在空荡的大街上奔跑

早起的晨练老人

开始珍惜可怜的晚年

你还年轻,有睡懒觉资格

凤凰西街 湖西街 水西门

那边是他们的兄弟

江东门 集庆门

开门的哥哥伸着懒腰叫弟弟起床

灯,是白的

东方模糊一片

东方啊我们的家园

你不是第一个醒来的人

却把整条街弄的很响

凤凰西街的清晨

灯——是黄的

《满 足》

十指张开

呼吸自由

被痛苦纠缠

失眠是一满足

起舞吧

像笔一样跳动

在纸上 像梦一样轻狂

起舞吧

像耶苏一样

在十字架上 像撒旦一样荒唐

天使挥舞翅膀

站在你的发梢

天使给你洗澡

让你摸摸乳房

《凌晨三点》

哈欠 那个没打出来的哈欠

我和着吐沫咽下

灵光一闪

无数星星闪耀

我把睡眠从体内揪出

点燃

像烟一样吞下

这不是安眠药 或者兴奋剂

我觉得安然

天啊 天 何时——

我想说什么 抑或

什么都不想说

◆《作品十一号》

你的脚步在黑夜里拖着尾巴

回忆 也在这一刻铺展

那些无助的夜晚 一切冷漠如冰

可以听见一只狗 在打磨牙齿

它竖起耳朵 随时准备咬人

在乡村的万籁俱寂中 耗子悄然出洞

辛勤的果实正遭受窃取

而城里的某些欲望正在恣意

烟酒的挑逗下 霓虹

摆出各风骚的姿态

可怜的女人时刻带着道具

每一场戏

都演得楚楚动人

你是被繁华抛弃的旧房子

沿着风吹的方向倾听

你是虚荣前世的寄生者

清醒的脚步正寻找着新的归宿

你是怯懦与卑微的旧情人

疲惫的时候 也会和它们欢聚

在这个清冷的夜里 你的脚步

她将带你去何方 从一条街上

走过 穿过另一条街

从一条街上走过 穿过

另一条街……

你的影子已被黑夜拒绝

《母亲和胃》

母亲从山上下来

挎着满篮子板栗和笑容

一地落叶也跟着她慈祥和温暖

我们开始絮家常

聊她的饭馆和营养

我的食欲刹那间膨胀

《〈一些伙伴的影子和历程〉》

那一年暑假猪崽弄瞎了眼睛

诅咒从此开始

该死的燕子再也飞不到你家屋檐下

冬日里岩石上冰妞一蹶不振

竹叶青直到第二年夏天还没舒醒

更别说咬人

三更刚过大头一屁将你冲醒

吵着要去学校考试

那晚下着大雪 鸡鸣狗吠

你们拼命蚕食积雪以排除恐惧

沿着惨白的小径悄无声息

蹑手蹑脚走进心灵最深处

再到一些事件被美化

所有的颤栗只轻描淡写

你们都长大了各奔前程

才发现被浪费的生命的价值

那些寂寞的声音早已被深深刻进骨子里

像你们的历程一样

瞬息万变却又依然最值得珍惜

《在莲花路上遭遇卡夫卡》

每个黎明都不相同

我没有看见 你

没日没夜地荒废

睡眠很久以来都不安分

很久以来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莲花路上我遇见卡夫卡

他摘下眼睛叫我戴上

他说你戴上它吧你戴上它

上帝将来会宽恕你

《承认这一点是让人尴尬的》

我时常忘记锁门 随意丢弃

我让内裤花色无遗展露

一只小花狗时而跳起

点头哈腰

承认这一点是让人尴尬的

的确 我曾赤裸地想过你像

亚当想着夏娃

那是纯洁的直白的不堪一击

在野外放逐欲望

一任身体自燃

也曾来回揉搓

让一只小鸟诞生 插翅而飞

让一些营养浪费 从另一个出口排泄

然后再从几碟植物和动物中吸取

承认这一点是让人尴尬的

忘记了施舍也忘记了给予

我的身体只是中间的过度

承认这一点是让人尴尬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