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许多余>正文

许多余:《非礼》等诗三首。_许多余

2018-06-29 19: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这三首诗均写于2005年夏天......

《反咀》

假若你也同他们一起骗我

那么我认了——

啤酒盖的形状很模糊

我们曾迷糊中打碎瓶子

把闲言塞进卫生间的嘴中

让昏厥和魔术一样吐吐舌头

吐出几颗象牙来 呵——

给他们几记耳光吧! 狠狠地

憋一口气

一头撞在结冰的草丛里

让头盖骨裂开 一条缝

让风进去——

清洁一下你们的友情。

《 非 礼 》

若不是前世罪虐深重

你不会施舍

学劳模移花接木

播泥土搓成的子

树立个辛勤的榜样

总之,你做了个诗人

哪片天空破了个洞

冷冻的岩浆犹豫着 从地壳里跳出

舞姿摆的——酷——毙——了

你会在憧憬中习惯 糊一些纸灯笼

把两只眼睛扣出来 排作两行

你已经习惯分行——像吸惯了大麻

瘾来了 躺下身 掂起烟枪

这过程是伤害?自残?是死亡的享受

坐化前的荤菜 寻花问柳后的自责

书架 梯田 上升或下滑的楼梯

一只只鬼影 一排排牙齿

并拢的手指——

诗歌的原始形状

来源于本身的雍懒 简单

再简单 ——

以至于独自霸占的空间里

再没有任何字眼

手握镰刀 你把自己的历程收割的粉碎

铺在路上 扎行人的脚

直到你的血液喷涌而出

那路才被粉饰太平

直到没有任何怨言

直到你打寒战时 牙床相互碰撞

发出脆弱的声响——

你真的把你的生命托付给她了吗?

唯一的米缸里 希望剥了皮的子

发芽 长满一地整齐的庄稼

拿你可贵的人格

做担保吧!——

可是,你——不——敢!

你,仅仅玩过游戏

仅仅牵过她的手

仅仅拥着她睡过觉

仅仅把微笑以麻木替代

然后,还原成一机械的行为。

然后,像个打架吃了亏的孩子

一样。滚。爬。

抱着自己母亲的双脚,喊:

“妈......”紧紧跺脚

流泪目送 从身体里抽离的

灵魂,无辜夭折。

《黑夜降临的过程》

姓徐的,你记着!也许我是激情的。

那么,原谅我。气要热的,我立即改口。

去吃你送我的那串 青葡萄

我再也不会嘴上长着长矛。那样着实

不算英雄——时刻带着凶器的

是懦弱的人。

我现在改口:“徐,请您别忘了......”

徐,请您别忘了:

我们的脸曾被单纯涨的通红

伸往彼此的手 不约而同地缩了回去

那时我们很喜欢乌龟 别是头

它总是缩的那般迅速

像飞驰的闪电做着鬼脸

而局促与不安又总是窜上脸颊

让彼此害怕 流泪 让彼此随便地选择

一个方向 以免分离时

再次喝下彼此蜜舔的背影

姓徐的,你记着!

——哦,对不起!真对不起。

我错了。我总是这样。怪不得

你喜欢雨天——那样我的声音

会被淹没 只有雨滴齐刷刷地

顺着眼角滚落

并在泥泞的土路上

溅起朵朵橙黄的菊花

我们曾采撷许多 泡茶

和着距离咽下。那玩意儿能去火,

你脾气好多了----再也不哭红自己眼睛

而只揪红我耳朵。

徐,后来我的听觉如聋子一般灵敏

只是听不见你的声音。

徐,我在虚构呢——像把手伸进梦里

像竹篮般空虚,像空虚般永无边际。

噢,孩子,别让风扬起衣角

那样,阳光会使你早熟。

那样有人的欲望泛起嘴角

并向你说出动听的话来。那样

我会挑着沉沉的担子——

我会累死的。

连当初我们漫步的小桥

都过不了

更别说去吃一碗混沌面。

噢,亲爱的。

最后,我给你一个这样的称谓

因为我曾呼唤你:女孩。

此刻,你在赶路吗?

或依偎在路的臂弯下

那里的湿度不适合你的

你别忘了擦点雅霜

还有,我得轻轻地轻声对你说

对着你的耳朵 并且在黑夜里。别——

别回头

别让你的身体被风吹的旋转

过来

别看我——

在你肩头掌着的那两盏油灯

你一转头

灭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