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遇见2015:风雨之年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25 19:2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依照传统,我要写一篇春节时节的文字,自遇见2011年开始,这是第五年。

昨天和今天整理了一下家里,把一些书搬到办公室。我写的书多半都送人了,居然还发现了五本,放到书架上。年后要搬家,依照网友的建议,腊月里和正月里都不搬家。所以把家里一些必须的衣服被子包好,自己开车送到新住处。

我们家习惯了搬家,平均每一两年搬一次,有时候年内还会搬一两次。后面这情况多半是房产泡沫时期,被房的房东赶了走。好在自己没什么重物品,没有家具也没有电器,我们连电视都不看,只有被褥衣服电脑之类是自己的。女儿去年要学钢琴,这是我们最重的一件物品了。

搬来搬去的后果是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纪念物,这对固定孩子的归属感没什么作用,时间像流失的河,每一刻水都是不一样的。

最近寻找住处,在新镇区逗留,鬼城的印象触目惊心。大片的新建房屋,在规划整齐的新镇,晚间意开车环绕新区观看,每一个小区亮灯的楼房寥寥无几。当地一个出租率较高的小区,也只有几个百分点的入住率。此小区原来的价格是8000左右,二期还没开,不知道价格,对面l楼盘50米挂的开盘价:4600元一平米。

而这个城镇比邻上海,四成的房子都是上海人持有,纯为投资,极少自住客。跨过国道,开车七八分钟,到另一个老镇,我在那里问了一间河边老房子,准备做一个咖啡馆来闲居。镇上无本地年轻人,老人也有很多跟着孩子去了市区居住,一片落寞。巷子深处可以看到已经颓败的危房,房管局贴了告示在上面,因为找不到屋主,已经弃守。

城镇化的失误在于城市化进程,是以居民的生存和生活便利为第一要素,盲目扩展新城并没有缓解中心城的人口压力,也没有带来新的产业集聚。行政计划式发展终归敌不过的力量。

人们需要到产业聚集的地方业求生存,产业需要在产业链配套、人口集聚的地方节约成本,产生效率。而人口集聚的地方是因为人们要满足生老病死衣食住行教育安全的便利条件。你可以在新镇建一个超市,但你无法完成一个好的学校和好的医院,因为那样需要人才集聚,长年累月的积淀。

医学院的毕业生不会去县镇,师范学院的毕业生不会去县镇,因为没有足够好的待遇和发展空间,也没有开放社区和贴近前沿的时尚文化。

而培育这些因素的产业,则因为物流成本、产业链、地方匪霸横行,避开内地许多县镇,所以这形成了悖论。最重人群都是集聚在沿海大城市群。

大城市群也不是想象中那样密集,而是非常疏离的一个个点,行政割裂和资源分配形成的一个个中心点,比方说上海是浦西和浦东老城区,临近是杭州、苏州、无锡、常州的中心城区。上海的卫星城都没有形成预想的产业集聚。

所以,我们看到老镇的破败,也理所当然。

很多朋友后来和我聊起,小镇的生活成本很低,一间民房才一百来块,一上一下的老街房才四百来块,二室一厅的老公房不过一千多。蔬菜米面都是周围田野里直接送来的,比市区新鲜,便宜未必,但价格差不多了。

为什么年轻和老人都走了呢?

因为对年轻人来说无法生存,没有足够的业机会;年轻人好玩,也没有足够时尚的街区;对老人来说,则没有足够良好的医疗设施,没有子女在身边。

我们开车转过一个个乡镇,才发现江浙沪这里,到处都是日益衰败的老镇,到处都是鬼城林立的新开发区。

我老了,虽然钱不多,但还能维持在一个小镇的生活,也能耐得住寂寞,尽管我呼朋唤友,到镇上来住,但没有也无妨。我可以自己烘焙一下咖啡,做一做木工活,或者自己酿点黄酒,喝点茶,读读书,码码字,背个包在四处湖荡徒步走走。

如果有乱世,还能弄一点地粮食,或直接河里划一条船,经太浦和入黄浦江出长江,是太平洋了。

笑,这是杞人忧天,其实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只是经济,实在不能令人乐观。

经济数据已经没法看,惨不忍睹,外贸全线下滑,连机电都开始衰退了,大量海外电子企业开始关门倒闭。上市公司的老总对我说,工人开始变得好管理了,因为找工作难了。但劳工法依旧强尽,最低工资年年上扬,人民币汇率已经坚挺,尽管开始贬值,对于制造业来说,营商环境依旧恶劣。

外资工厂离去的原因,除了汇率高,利息高,劳工问题,还有资本回报率已经从十年前的二十几个百分点下滑到现在的十来个百分点。同时,东南亚和南亚正在崛起,越南、印尼、柬埔寨、泰国、缅甸、孟加拉、印度等地,有足够的廉价劳动力,劳动效率也在提升,基础建设中道路和电力都在跟进,产业链正在形成,对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形成了巨大威胁。

欧美日韩正在重复过去的路径,通过输出资本,获得廉价产品,供应设备和技术,得到新兴的人口红利。他们和大宗商品国家正在等待印度、印尼、缅甸崛起,投资基建,发展房地产,实行重商主义路线。

另一方面,欧美日正在缔造新的贸易协定,架空wto,封堵中国,避免让中国在升级换代中,对欧美日的高端制造业形成威胁。而中国一直未能实现知识产权保护,也使得对方时刻警惕中国的升级换代。新的贸易协定中,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重要条款,中国要想迈入高档制造业的行列,势必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但中国没有取得开放世界的认同,因而开始面临各壁垒。在低端制造业的兴盛中,中国对世界是有利的,是这三十年最大的驱动发动机。然后这个发动机开始要进入高端制造业,发展金融业,取得货币权,挤压整个发达世界的生存空间---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欧美日认同是互惠的,他们会开放大门,显然目前西方世界并不这样认为。

于是我们看到了贸易壁垒和知识壁垒,其中还有我们自造的知识壁垒,greatwall。

于是我们看到货币战争。

欧日的货币宽松是经常项目下的战争,美国的美元回归强势周期是资本项目下的战争,新兴货币贬值是被动应战,裹挟进了四大经济体的战事中,印度和东南亚正乘此机会做大,取得原本属于中国的制造业份额。

然后人民币开始受到挤压。

外汇储备的减少,导致传统以美元为锚的货币流动性脱钩,被迫回到央行的货币政策独立,也是自行印刷货币,于此同时维持汇率的企图,导致资本大规模外流。这里面的原因还在于中国企业有高达一万亿美金的外债,在美元强势趋势下,必然回到还债的走势下。另一方面,外贸结汇的愿望下降。资本外流是去配置安全资产。

这对于中国来说,2015年成为危机重重的坎,资金在无处可去,且人民币实际汇率走向贬值的趋势里,狂炒股市。像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溃之前发生的故事一样。

一旦人民币走向恶性循环,会变得面目全非。

这不是一个新鲜事,太阳底下永远无新鲜事,所有的事势必重演,人们从不记忆。

《教父》里唐克里奥尼被枪击,其子迈克尔卷入黑帮仇杀,克莱门扎一遍教他如何使用锯断的左轮手枪,一边告诉他,当旧的街头秩序受到挑战,黑帮战争会引发,每十年来那么一次,清理弱小和挑战者,然后重建街头秩序。

旧秩序已经动摇,新秩序尚未看到曙光,风雨之年刚刚开始。

诸位珍重,且行且珍惜。

橡谷智库,www.ott.ac, over the top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