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答缅甸话题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10 13:0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在云南遇见非常熟悉缅北情况的老大哥,他们赞赏我对缅甸的分析,甚至希望介绍我认识那些网络上出名的缅北专家,我婉言谢绝了。

因为我断断续续写了几年缅甸,最近一些也被80后之窗推荐后广泛传播,相关利益方有的跑上来骂我,有的来赞赏,也有许多网友习惯性的看到缅甸的分析@我一下。

但是我个人并不想卷入缅北复杂的利益冲突中去。

这些年,我写了不少政论和经济,开始我并不知道,后来因为几封邮件,我才了解到国家决策部门读过我不少博客,并算作民间的一些看法,或许做了些参考。诸位知道我有家国情节,与我多年来后天形成的自由价值观激烈冲突。我试图压抑和消磨少年时的潜意识,并不是很容易。因而也有些安慰。

有一次被朋友捉弄,在矿泉水里混了二锅头,因此喝醉断片,在一个上百人的期货业内场合,拉着朋友,泪如雨下,说起应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我不记得这些事,第二天媳妇告诉我出了什么洋相;在朋友的群里,在场的人后来告诉我酒话是家国情愁。

我难受很多天,后来和北方的一个朋友深谈了两三个小时。我们都交互跑去对方城市,坐下来满天闲扯很久。

钱财在我的生命里,不占很强的位置,熟悉我的朋友们应该能感受到。但齐家修身治国平天下,不是我的理想。我努力做到财务自由,照顾我的家庭,成为一棵遮挡风雨的大树,仅此而已。剩下的是精神层面的生活,是一修行。

固然我有很俗的一面,喜欢听郭德刚相声,喜欢看些日本AV,喜欢山珍海味饮酒作乐,然而要让心灵有所寄托,我追求更深层的一面。

北方的朋友在基督教找到了归宿,他也知道我在追索宗教的解释,对这个世界的终极答案的追索,因而我们会谈论很多宗教话题、哲学、价值观和人文的东西。

实际上,这些话题在我的日常交往中,非常重要。我基本上懒得和人长篇大论谈行情,但会和这个朋友,长谈数个小时。上周去青岛,在另一个朋友的办公室,三个人再畅谈,从午饭后到晚间上飞机前。

我说这么多,是告诉大家,我个人的修行决定了我慢慢消磨我在童年与少年时养成的儒家思想。当然是不容易的,大家认为一个童年时的北方夏夜里躺在麦场,听着收音机里《岳飞传》《杨家将》《隋唐》等等评述长大的人,能够轻易摆脱浸在骨子里的家国情怀吗?

我去过很多国家,读过很多书,对整个人类世界有很深的认识,有自己的哲学价值观,有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某一天我有可能做一个智库为北方指定的目标提供些研究时----这是橡谷智库的由来,我询问了很亲的人,他们有资格评论体制,告诉我,国家在重视民间智库,或许从个人的发展来说,是可以做的;只是每一股政治力量后面都有利益,不是单纯的来做一份研究报告,卷入的话则可能身家性命不保。最后只是强调一点,如果我一定要做,做一份完全客观,不带感情的研究,你能做到吗?

期间,我思量了很久,也布置团队开始研究,并指导他们从何处入手去剖析整个世界的逻辑架构,但我最终还没有把第一份报告交上去。因为我中间掉头去做了大数据公司,然后发展基金,但也存在一个原因,探究我的研究中是否会带着我固有的感情。

这是不容易的。

像我写几篇缅甸的分析,无论是缅族还是缅北,或者我们的同族,那些愤怒青年,他们真的能冷静看待这些客观的分析吗?

不会。

那么,我怎么知道这些研究是真的有价值呢?

然后又与我试图终南山下菊花的价值观有何意义呢?

所以,最终我告诉大家,我或许这一生都会或多或少有潜意识的家国情怀、儒释道精神,然而这不是我的追求。我这一生看到的、经历的、懂得的黑暗与光明,都告诉我自己,精神层面的修行应该如何走。

我写过的《化掠夺》不能出版,以后要写的《空》或许也不能出版,那是我对世界的白描和写实,对黑暗和光明最真实的剖析。

假如我真的还有点入世的想法,不过是在投机上实践我的哲学观而已。

如果我是对的,我赢钱;如果我是错的,我输钱。

此时此地,感谢如此多的朋友,也说一声抱歉,对诸位的@和引述,我不做其他回应了。缅甸的文字此结束,边疆那边不是我的家乡。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