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第三次危机之:赤裸的世界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6-13 16: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没有经过经济学的殿堂,所以我脑子里常萦绕着阴谋论,这让我很抑郁,又很幸福:世界真复杂,人生真美好。

书本告诉我们世界在一次次的科学进步中前行,人们的生活水准越来越高。但没有一本书告诉我,过去那2000亿人怎么死的,他们糟糕的岁月是怎么过去的。经济学告诉我们,伴随着科技的发展,世界总能够创造足够的业,这是美好的人类进程。

所以当我看到古代历史书里字里行间的人口大损减,黄巢起义时拿人碾成肉糜做军粮,曾国藩日记里记录着:最近安庆的人肉价又涨了。西方人的电影直面人类的黑暗,好莱坞电影一再出现末世时食人的情节,基本上主人公这样的好人,都是严守着人类守望相助,决不同类相残的原则,在萧瑟的故事里,走向一个我们想象的希望之地。

然而数字却非常真实刺骨,二战前化达到了顶峰,欧洲诸国的经济相互依存度超过四成,汽车业、无线电、内燃机等等先进科技,让人类文明空前的进步。同样的事情却发生了,货币开始泛滥,贫富差距扩大,传统劳工失去工作,民粹主义和极左极右思潮泛滥,热点地区宗教与民族主义冲突此起彼伏。

我说同样的事情,是因为这个和今天没有任何区别。

罗斯福进行了改革,不管是反对的还是同意的研究者,看到一个事实的表象是美国度过了1929年的大崩溃,其带来半数美国劳工失业,整个美国经济停摆。史书说罗斯福新政奏效了,如果希勒不是发动战争,史书或许说希勒新政也成功了,客观事实上罗斯福和希勒的做法并无太大区别。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二战开始,美国真正的摆脱了危机,其军工、重工、农产品产业高速运转,向欧洲、亚洲交战双方输送战略物资,其国民工资开始超越1929年大崩溃前,几乎达到倍增。最终,美国参与欧洲与太平洋战争,收获世界霸主地位。

冰冷的数据告诉我们,二战之后美国占GDP增加9个百分点,中印失去9个百分点。日本上升到3个百分点。在这一场日本战败的战争中,日本国力空前提升,并在韩战充当美国后勤国的过程中,一跃成为世界强国。

另一个冰冷的真相是,世界大战消耗了本应该是劳工的士兵,大量平民死于战争中。在欧洲和亚洲大陆,上亿的底层生命大损减。

这是经济学从不肯正视的业升级换代,以战争出清。

战争的批评者说战争带给人类毁灭,是糟糕的行为之一,并终究被正义战胜。这虚伪的言辞,从没有正视人类史上战争是不同族裔、意识形态生存和发展博弈的最终手段,近代世界发动战争的德日从没受到惩罚,成为受益者;美国在最近五十年间发动了世界上最多的战争行为,其因此却成为世界霸主。

这是客观存在,任何的粉饰都是毫无意义的。

即使我们承认,美国强势存在维持了世界稳定,让许多宵小流氓国家不敢轻举妄动,但并不能粉饰其许多战争仅仅是为了一己之私。

现代社会,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太空探索、生物技术、3d打印等等先进生产力的发展中,没有任何国家,去支付更多的技术培训和再教育,让传统劳工适应新的工业文明。美国仁慈的给出大量粮食券,让底层失业者在高热量和高盐分的垃圾食品里,换上糖尿病、高血压、各肥胖综合症和心血管疾病,并在缺少医疗救助中,慢慢死去。而货币扩张形成的贫富差距,让更多的中产阶级垮入底层。

欧洲和其它福利国家,也以同样的方式支撑社会福利,其比美国更具人文关怀,也更加脆弱,因为其经济将无法支撑这支出。

自由派的人希望继续平权,照顾弱势群体,提供各福利,让大政府照顾一切,完全不顾财政失衡的危险;保守派秉承自由理念,要求减税,减少福利和政府干涉,让资本和富豪更加强大。

但没有任何的社会理念和慈善放在有效的但艰难的教育和培训传统劳工身上。这是件所有人不肯接受的事情,政府认为麻烦且奏效太慢,无法忽悠选票;情怀者和慈善者认为这无法快速赢得名声和道德感;应该提升自己技能的劳工认为富人和国家应该养活自己,给自己工作机会,肯去学习的人寥寥无几。而他们的下一代在教育费用二十年间猛增6-7倍价格的教育成本通胀里,同样沦落。

于是整个世界变得恶性循环。

当人们愿意选择容易的路,那里其实是恶魔造的。

当民粹主义泛滥,底层要传统的工作,因为仅仅有救济是不够的,劳动才是人们存在感的需求本身;同样的财政收入也无法支撑更多的福利和债务成本;财富集中也使得富人更加有力量影响政局,民粹也同样彪悍的影响政权更迭。在这更迭中,善于忽悠的强人开始登上政坛。

强人背后立即站满了资本和劳工利益集团,资本需要保住积聚的财富,劳工和底层需要工作,无法兼顾的强人只有唯一的选择,那是亘古不变的终极博弈:以邻为壑。

朗普的背后迅速的站满了能源、军工、银行、制造业巨头,而他的基本盘是民粹主义泛滥的传统主流底层和坠落的中产阶级,那里面充满了族歧视者、民族主义者、孤立主义分子等各各样的人类丛林原教旨主义者。

他既然来自于非建制派的颠覆者,所以他言辞出位非常正常了。中美联合公报的基础是一个中国,朗普不在乎;中美国际贸易的双赢格局,他不在乎。所以,朗普将会在外贸制造业、地缘政治方面掀起各风暴。

到现在为止,很多中国的坊间舆论,还以为朗普是一个生意人,会妥协和维系中美贸易,在中国付出一定妥协后,可以继续动态平衡共处下去。

所罗门王著传道书言道,日下岂有新鲜事,今日的事,人们势必忘记;昨日的事,人们势必重犯。

全世界的政府印了太多的钱,财富空前的聚集,贫富差距扩大到危险的程度,央行已经成了最大的负面资产持有者,其再无能力继续扩表。世界金融秩序的争夺是货币信用,美元也不可能继续宽松来损害自己铸币税地位。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潮汐是美国收割一个个韭菜农场,渡过经济周期的主要手段。

难道美国这次能仁慈的放弃吗?

或者说,在美元宽松,债务扩大到20万亿美元的现在,货币幻象打造的美国经济复苏里,如何完成最后的收割,才是收官之作,难道美国会愚蠢的放弃吗?

那么,我们去指望一个操刀者,仁慈的顾忌到经济稳定(中国经济稳定),在加息上缓慢而行,是不是过于天真幼齿了呢?

更不要说,我们强行维持汇率稳定,推动资产泡沫,把自己放到美元屠刀之下的蠢行,比肥猪自己走到屠宰场去更好笑了呢?

这个世界的多样性已经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国家的样本,一个个糟糕的样本还没有让研究者看到迹象吗?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到最后放开自由兑换后,整个国家无法兑换到任何的硬通货,无数中国贸易商血本无归。

无数人说我们不一样,我们有最全的产业链。你有没有想过,一旦美国发动国际贸易战争,欧日跟随,我们将无法出口足够维系顺差和财政平衡的商品?仅我们对韩国三星手机软性的管制,带来韩国经济和政治动荡。我们每年进口十九万亿的商品,出口二十多万亿的商品,当国际贸易战发生,我们将会陷入一个许多人忽略的格局:我们许多东西不能自给,而欧美却可以迅速的寻找替代国,更何况美国本身是世界第一大制造国和产业链最全的国家之一。

而当我们维护汇率消耗掉外汇储备之后,人民币在世界上能够买到什么?只有少数的货币互换国家能够维系一定的购买力。难道我们要学习当年的沙赫,以高超的票据互换手法去获得与能源和矿石资源?那么,我们需要的高科技设备和技术呢?欧美会接受人民币吗?

而房地产消耗了国民过多的积累,脱实入虚让整个实体经济羸弱不堪,今年复苏的也只是重工链条上的产业。

那么,如果发生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战争,我们能够在这场博弈中取得好的结果吗?

我在数据和逻辑里,望着这个赤裸的世界,冰冷的风吹到心头。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愿诸神保佑我族,在第三次世界危机到来之际,渡过此劫。

标签: 美国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