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过了50去100就很快了!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6-03 08: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泰国的签证很麻烦,注册公司需要给51%的股份泰国人,然后雇佣4个人,你才能得到一个长期的工作签证。然后外国人每三个月去移民局报道一次。这不是一个对外国投资者友好的商业环境。

当然我本来需要一些工作人员在泰南和泰北做橡胶日常数据采集,所以我雇佣了一些人。而我有了泰国股东,所以我不打算扩张这里的业务,仅仅维持生存和签证需要。

成本还是不少的,妻子于是问我考虑一下养老签证,马上我要50岁了。

Oh,my God。

有一次看李敖的演讲,他有句话说过了五十去一百很快了。结果转眼间到今年,李大师进了病院,差点死去。脑瘤还好是良性的,却得了急性肺炎,现在还插着鼻饲管。

向李大师致敬,祝身体健康。

尽管李大师很多理论是胡说八道,但人生精彩,敢爱敢恨,一直是我的人生榜样。希望您能活到一百岁。

年轻人喜欢挥霍健康,以及岁月。

人何时发现自己的岁月哗哗的流逝?自己小孩迅猛的成长时。

一眨眼,你看到一个小不点成了和她妈妈一样高的大姑娘,而我还是刻意结婚晚的。

过了三十岁,你发现自己不能熬夜了;过了四十岁,发现一夜没办法三次了。不过前一阵子鱼头声称回温哥华后突然一夜三次,从此成为我们朋友间著名的一个梗。

还没到五十岁,发现半生没有了。

据说过了六十岁,要看看前列腺;七十岁要看是不是要尿不湿了;八十岁,查一查脑部萎缩了多少。去年上半年,家父脑梗,去医院拍片子,一根明显的梗插在那里。医生问老先生住在哪里?老父亲以其惯有的从容说,住在xx路xx号。

一瞬间,我差点眼泪下来,那是我们七八十年代住在钢铁厂宿舍的地址。

在那里,我从阳台上看着长长的游行队伍走过街道,庆祝粉碎四人帮。拿着饭票去食堂打饭,母亲带着粮票和补票去买东西,商店里的营业员不理不睬,态度生硬,医院里需要托关系去开后门找医生,缺医少药,父亲为一家四口的生存殚精竭虑,母亲为如何省出两兄弟上大学的学费愁白了头。

过道里煤球炉散发出熟悉的气味,走道尽头的大阳台那里,隔壁的邻居青年正伸手去摸女朋友的脸,我奇怪为何女孩子为何不生气。

这是人老了。

人老了,封锁的记忆会突然间打开,一切困苦的岁月只给你美丽的一面。我曾因少年时巨大的读书压力,成人后封闭了所有的记忆,忘记了一切。直到三十年中学同学聚会,才略微打开了一点。

在父亲治疗之时,陈年往事浮上心头。

在这个老镇,父亲住了近乎一生,我住了三十多年,成年后不断的在上海和异地间穿梭。我以为再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最后当我把公司设在附近这里,以便离父母近一些的时候,又和这个老镇的岁月交织在一起。那里有我去了三十年的理发店,后来持续几年去喝咖啡的一个街角。我常坐在麦当劳的外面,右手对面是一个花鸟,斜对面是我小学班主任的老房子。

喝咖啡的时候,有几次同事中午一起过来,我们曾讨论几次宗教的问题。

那年,我生活中有些问题,一个基督徒的同学对我说,你是否带家人一起去家庭教会,或许会有用。事实是没有用的。

过了一年半,我在新西兰参加完最后一次主日祷告,对牧师那天的讲道,声称可以乱石打死亵渎神灵的人,一瞬间击碎了我对一神教所有的信心。

尽管我后来和另一个基督教朋友深谈过几次,这个阴影最终终结了一切。

我不能接受人类之间,仅仅因为信仰的分歧杀人。

因为我不能接受同类相食。

这一年,我因为在奥克兰南部的山上遇到一个心理医生,她提及我曾有过严重的抑郁症,后来奇迹般的自我治愈了。事实上,她认为我依靠家庭的牵挂和责任产生了强大的意志力,但如果哪一天,家里所有的责任都已经尽到了。你危险了,她说。

宗教对传统信仰的搅动,以及心理和生活事业的变故,导致我在下半年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动荡。

人总想依靠什么活着。

无知者有福。

即使无知者,他们的存在感需要一个人一个东西来寄放。比如说单纯的信仰什么,简单的物欲。价值观总是每个人寄放心灵的场所。

我不想再信什么,无论是宗教、主义、命运、普世、民主、金钱等等。

那天我在rang hill的咖啡馆对一群来普吉岛看我的投资人,讲人事的画皮。比如男女爱侣相互接吻,舌头搅来搅去,互吞口水。你吐一口口水在手心,你的爱人会吃吗?场面上一片恶心的表情。

修道的人来告诉你,美女都是白骨骷髅,他说的是不是真相?

人老了,会有很多丢失的东西。比如我年轻时穿一万多块的西装,喷着男士香水,头发梳的锃亮。到现在,一次性在迪卡侬买35块钱的黑色T恤衫一打,一百多的牛仔裤二三条。吃饭的欲望下降,日常里一盘生吃的蔬菜,一盘红烧肉。自己买了一个理发器,自己剃几毫米的短发。

你们觉得这样的生活如何?

我后来对他们说,这都是错的。哪怕生活的真相是,漂亮的男女都是白骨骷髅,剥去了皮肤,是血淋哒滴的肌肉和内脏,眼球在骷髅的眼眶里,闪着无趣的光芒。但你我仍只热爱美好的外表,因此性欲高涨,激动万分。

哪怕这个世界是真的丛林世界,权贵和底层在两个世界,精英依靠忽悠群氓去维持人类世界的动态平衡,我们仍要追去美好的装逼行为。如果你相信民主是美好的,忘了苏格拉底说的民主是最糟糕的三政体之一;如果你相信君王是睿智的,忘了贵族在喝平民的血;如果你相信有神,那去虔诚的祷告。诸如此类。

尽管LV的包成本只有几十块,茅台也只是几斤粮食的代价,豪宅只是一堆钢筋水泥和砖头。我们仍旧要去追求这些,让他们代表我们心里的满足感。

因为脱离所有信仰的、装逼的、虚荣的东西,世界将不存在。

他们觉得我好有道理。

那你呢?

群友问我,他们很担心我的虚无,一切皆空。

我在写毛笔字,并把随心所欲的丑字在微博和微信秀;我在秀我的分析和交易非常成功;我在学习经济学、数学;我在查看香的制作;我在喝茶、喝咖啡、喝酒、看电影;我在陪女儿去上学,陪她去练球,为她每一个好球叫喊:GOOD,BEAUTIFUL.

我在看过一些重口味后,对自己和朋友们说,我要放弃了,因为重口味会使得我心理失衡。

于是我开始放弃浓墨重酱的生活态度,转头去学习。

一些老年人的话,我说过了。我曾想有一艘帆艇,在我完成了所有的人生之后,完美的结局是死在大洋里最强的一场风暴里。

然而此时还太早,五十岁人生刚刚开始。

只是有些孤独,我看透了一些东西,一些虚妄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能够谈得到的朋友都在远离我而去,因为立场决定了再无话可说。

于是,我尝试接纳孤独,重新看了看数学。

数学是一门语言,语言是一思考,思考是一灵魂。

我想看看人工智能是怎样的,看看机器的发展,和人类探索太空的历程。

后来我对朋友们说,我来定一个新的目标吧。在我有生之年,我希望看到人类摆脱了生命的限制,得到自由,能够乘坐飞船前往宇宙的深处。

如果有这个机会,我愿乘坐一艘飞船,飞往银河中心的黑洞,并消失在那里。

如果你问我有多老了,我今年25岁。

标签: 我在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