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彦明>正文

王彦明:煮酒:文学奖的价值伦理

2018-06-02 16: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文学奖的价值伦理

王彦明

这两年文学奖大兴,忽如一夜春风来,各地以作家、诗人名字命名的奖项更是让人眼花缭乱。上至国家,下至街巷,都在兴办文学奖。似乎没有文学奖,不足以证明此地经济之富足、文化之厚重。鲁迅、茅盾、老舍、沈从文、闻一多、徐志摩、孙犁、柳青等名字纷纷复活,被冠在“文学奖”三字之前,以标示一独的精神内涵。而这些文学奖大多是与作家的出生地和文化蓄积是有所关联的。一个人藉此地文化走出去,然后反哺故乡,这本也是一感恩的形式。文学奖也是一表达方式。

一个奖项如果单纯以传承作家精神、繁荣文化为目的,自然不会招致诸多反对之声。招来反对之声,往往有其定的原因。在著名作家路遥逝世20周年之际,“路遥文学奖”在宣布启动之初,该奖即遭到了路遥家人的反对,给组织者当头一棒。认真体会这反对本身的审慎与反诘精神,我觉得这反对是值得欣赏的。“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代,文学奖本身的目的性、辨识度和生命力,都是相当模糊的,所以“喊停”无疑是一针镇定剂,让文学奖创办者反思,也让其参与者反思,更让在常态中的漠然者反思。

我们身处一个破碎的时代,人们疲于奔命,而忽视终极意义。价值伦理倾塌,世界在一片灰霾的笼罩下,越发地让人寒心、失望。上个世纪八十年的呐喊,在今天似乎依然有效,他们喊——我不相信,现在我们依然得继续喊。质疑是这个时代最直接的心理镜像。路遥家人的质疑反映的是一个时代的价值伦理的不确定性。这呐喊,即使徒劳,也给我们回味的机会。路遥的家人不是顺随着潮流,追逐浑浑噩噩的声名,让事情的结局变得一片狼藉,而是在反复推究后的做出了自己独抉择。

我没有统计过现如今中国有多少文学奖,但是我认为现在设置“路遥文学奖”未必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功效。文学奖的设置,本在奖掖后进,或者涵养文化,而现实的境况却往往让人寒心。有人希望获奖、也有人希望颁奖;有人希望得票,有人希望控制票箱;有人希望藉此登上名利场,有人希望从此成为“太上皇”;有人假装清纯,有人假装淡泊;有人献身,有人送钱……于是乎奖项成为一神奇的工具,而一场重新洗牌的游戏此开演,小丑们纷纷把自己打扮成奇的模样,仿佛他们正在走上好莱坞的“星光大道”……谈笑者也往往心酸,酸葡萄的酸。

人在成长中,逐渐长成自己讨厌的人;奖在颁发中,违背初衷,逐步沦为一嘲讽,一面社会的哈哈镜。文学本身是文化的明珠,如今却丧失了最初的纯净。现在的文学奖众多,但公信力正在逐渐丧失,迷惑的往往是没有识见的读者。而于写作者,文学奖则是可爱又可恨的“小东西”,得之畅快,不得便是一桩笑谈。

一个奖,无论奖金、品级,但是却都鉴定了许多人心和价值观,这个奖的价值也算有所体现。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国内习惯了“此中有真意”的秘密揣测者和八卦狗仔队,纷纷推演、解读“诺奖背后的故事”,这也是我国之色啊。问题出现在内部,得奖我们率先怀疑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相信自己的同胞。因为在某些人心中,诺贝尔是与政治和阴谋有关,与文学绝缘。不在纯净之地,如何以纯净之心看待世界?

物伤其类,路遥家人的反对,自然也成为一正常的担忧。文学奖关涉名利,自然站在风口浪尖,做好了尚可,做不好是对逝者的玷污与损害。这趟浑水,能避免自然希望避免了,何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很多反对创办“路遥文学奖”的人更多在意的,是这个奖项的生命力。我个人认为凭借路遥的影响力,拉来赞助,持续办下去并不是大的问题,反而这个奖项的针对性和规则更为让人担心。这个奖共分为长篇、中篇、短篇小说,散文和诗歌及路遥文学研究6个奖项,没有超越固有的文学范畴,更没有彰显独的精神内涵。这样这个奖项的设置,已经走上了怀人、奖掖的旧路。既然冠以“路遥”之精神,其务实朴素的文学内涵,必须植入,必须渗透。

而这个奖项可取之处是它的“双年度五年制”,即2015年12月3日(12月3日为路遥生日)为首个颁奖日,颁发1992年至1996年海内外华人报刊、网络等媒体发表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这反观与自省,是速度型社会所欠缺的。更多时候,我们的文化忙于“赶路”,却忽视了回头。这样往往让我们忘了出处,甚至会走向错路,却依然不知悔改。这个文学奖的制度,是一向后看,也是一新的可能。基于这一点,我不会否定它,反而会激赏。

文化繁荣的初期,经济的投入、奖项的激励未尝不是一涵养文化的方式,所以文学奖的出现应该也是多多益善的,关键是我们不要背离初衷。

至于是民间,还是官方去创办,并不是一个非要争议的问题。身份的问题,只决定合法性和存在的健康性问题,未必解决得了公正性的问题。相反,很多时候民间性文学奖因为远离利益,反而更具验证性。诺贝尔奖之初,也是个人的,民间的,经过历史的沉淀,取得了非凡的成,才被容纳到国家,乃至世界的范畴。所以一个奖的身份不可疑,可疑的是评奖人的心态。

法国的龚古尔文学奖只有五十欧元,只是一简单的奖励,但是却是很多人求之而不得的重要奖项。福楼拜、左拉和都德这样的作家都成为它的院士,而获奖者则包括普鲁斯、马尔罗、西蒙娜·德·波伏瓦和杜拉斯等著名作家,其重要性也超过了法兰西学士院的小说大奖。这样的文学奖的出现,除了评奖机制需规范化外,它的传统也极其重要。路遥文学奖,如果创办要拿出十年、二十年,乃至百年的勇气和承诺,这样才能不辜负路遥的韧性与精神。

而我们现存的文学奖,需要的是一对审美的重现认识,对其价值的重新判定。这也是恢复文学奖公信力,重新得到大众认可的必由之路。

刊发于《牡丹》2013年第3期

标签: 文学奖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