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彦明>正文

王彦明:精神的跨度——《雪花的欢乐》解析

2018-06-01 17: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经典赏读】

精神的跨度

——《雪花的欢乐》解析

王彦明

徐志摩的情诗是其诗歌的精华所在,在表达对爱与美的追求之外,往往呈现复杂多维的精神诉求,极富现代性。《雪花的欢乐》写于1924年12月,诗歌把对爱情的追求与自然景物“雪花”交融互渗,从而化实为虚,创造出一个纯美的艺术之境。

这首诗以一虚拟的口吻,将“我”引渡为“雪花”,从而给诗歌增加了一层淡淡的迷幻色彩。在这首诗里,我与“雪花”是互融的。“雪花”执著地寻求属于自己的方向,从“翩翩的”“潇洒”,到“娟娟的飞舞”,再到“认明了”“住处”,直到“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呈现了一个完整而轻盈欢乐的追求过程。诗歌意象柔美,节奏跳跃,让“雪花”在一复沓的节奏中,轻缓有致地融化在爱情的世界里。在诗句中,我们仿佛可以倾听诗人的心跳的律动。

“飞扬”这样的动作,尤其显得轻缓。一个对爱情(“美”)的追求过程,让诗人处理得这般轻松与飘逸,这是超现实经验的情感体验。对于爱情,诗人没有惊惧,更无担忧,更多是热爱和“飞扬”般的享受。诗人还强化了“飞扬”的“方向”,在对比选择中,她认定“清幽的住处”“柔波似的心胸”这样澄明之境,才是他内在的精神取向。

这首更为突出的是,它可以轻易地将意境升华为对自由、理想和永恒之美的追求。而神秘的“她”也因此多元且丰富的,起码可以理解爱的对象,或者一精神美学追求的对象。

同样,这首诗也基本可以看做徐志摩一生自如潇洒、追求自由的精神写照。

雪花的快乐

徐志摩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作者简介】

徐志摩(1897~1931),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曾留学欧美,在剑桥两年,摩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徐志摩的代表作有《雪花的快乐》《偶遇》和《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等,的即《再别康桥》。

2013年04月26日 星期五 贵州都市报

标签: 雪花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