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彦明>正文

王彦明:《中国青年诗人十一家》◎王彦明卷

2018-06-30 10:4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王彦明的诗50首:

王彦明,生于1981年10月,天津武清人,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写作。做过杂志编辑、小报记者、专栏作者、传单工等等,现为教师。在《作品》、《诗潮》、《诗林》、《散文诗》、《白诗歌》、《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歌杂志》、《行吟诗人》等杂志上发表过作品,并且部分入选了《2004-2005中国新诗年鉴》、《2006中国诗歌精选》等选本。著有长篇小说《植物园》、诗集《是什么让我无法安静》。曾参与编辑民刊《此在》、《铅笔》、《》等。业余主持民刊《植物园》。曾获得《芳草》主办的首届青春文学大奖赛新人奖。

《自恋》

对着镜子,那不是面壁,那只会让你

徒增悲伤,忧伤的氛围会爬满镜面

一只蜘蛛黑色的肚皮

贴着玻璃。

《围巾》

冬天刮大风,千万别乱跑

否则你会像风筝一样被抛上天空

上牙顶着下牙,舌头抵着牙膛,我们讲故事

壁炉通红,风打玻璃,昨夜

一朵玫瑰在隔壁羞答答地开放

《单相思》

从一个朋友口中知道她的名字

然后是容貌,话语,行为,和一些小毛病

然后我以为我喜欢上她了。想象她诡异的坏样子

模仿她的口气和自己说话,逗自己玩,告诉自己:

我喜欢上她了。枕着她的名字入睡

吐着她的气息醒来。好像她是我的恋人一样。

《乌鸦》

亲爱的,你被骗了

被我的题目,这个黑色的意象骗了

这个别人提及多少次的意象,在我的笔下

只会愈加沉沦,不会再是一只精灵

而且它会告诉你:糟透了,明天我要

长出一身白色的羽毛

《乖乖》

亲爱的,趁天还没有黑,我们开始吧

我们要布置好我们的房子,放上两盆

漂亮的花,点燃一堆篝火,然后再掀开我们的屋顶

下一场大雪,让我们在寒冷中

紧紧拥抱

《朝三暮四》

早晨给我三个,那晚上会

给我四个喽。亲爱的

这样很容易发胖的,而且现在

我又饿了,我决定

还是让我一下子吃下七个好了

你看呢

《一棵树倒了》

倒了,那么倒了

老实巴交,没招过谁

没惹过谁,本以为

一辈子这么无声无息

交代了,谁知道

自己竟能引起大片动静

在这临死的时候

《野生的曼陀罗》

不管长在哪里,我必将无法

靠近你。水性杨花的你,花朵

开在阴性的天空里。孤僻的性格

格格不入。站在你面前,我说

我爱你,我大声地说,我爱你

你的刺让我如此的着迷。你的媚态

令人神魂颠倒,足让我体无完肤,足以

置我于死地。

《爱情一》

你把手向我伸来

我握住了它

你的手凉凉的

我的也一样

但是,亲爱的

能握着我们握着吧

千万不要松开

你要相信

总有热起来的时候

《回忆》

这块旧布已经不能再次打上补丁。

从早晨到晚上,我都在寻找一方式

把它解决了,让它重新鲜亮起来,我不敢使劲

生怕一不留神,连补丁也掉了

《信》

总有一些心情,如同火焰一般燃烧

然后化为灰烬,会有一些梗物凸出

保持当年的姿态,上面布满了尘埃

多少隐忍的时光啊,慢慢的消失在记忆之中

《鸟儿》

爪子抓住了铁,铁上生了梅花

这个春天,你注定燃烧

燃烧。从你的羽翅到你的熏黑的肺部

你的呼吸已经困难,你的行动已经不那么灵活

你的担心纯属多余:从来没有一朵花

去为一只鸟的振颤

凋落成泥

《糖果》

爱我的人儿,你送过糖果

我收下了。请原谅

我至今没有吃:糖果好吃

我也爱吃。我没有丝毫的舍不得

爱我的人儿,你至今也没有发现

我的牙早已经被虫蛀了

《疯狂》

你咬断了绳索,你唱起了哀歌

你把耳光打的响亮,你把面孔涂抹的肮脏

你决定在春天出走,你决定冬天远游

你决定在最温暖的日子里远离

那些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年轮》

年轮是记忆,疼痛的,抑或快乐的

扭曲着紧紧纠结成一个完满。无话可说

你的记忆注定无法选择,只会随着时光

变得愈加清晰,或者深刻

《小城》

这些我大学时代的幻想

如今还是幻影重重:

胡子拉茬,皱巴的西装,破皮鞋。

皮实的孩子,粗砺的女人。

忧郁症。肥胖。和谎言。

无限期的贷款,把自己赁出去

像租出一间房子。

随性养花,养自己。

多年以后,我还是会这么想

我还是这么的绝望

甚至更加的绝望。

但我已习惯在绝望中

热爱。

《花儿》

我一直认为

只有花儿才可以与你比拟

看到你 我

放下一切 放下世界

听到花开的低语

我看看花儿

轻叹一声 花

凭空消失了

而你正在大口大口

咀嚼着什么

《阴谋》

今天我和小平在校园里散步

路旁的小花开了

黄黄的,小小的

在风中摇啊摇,摇啊摇

小平说多美呀

她比春天还美呢

那个时候我暗下决心

今晚夜深人静的时候

一定要把她采回来

放进自己的花瓶

然后看着她

再开大一点儿

最后凋零

《黑夜》

迷失于黑夜

我也成了黑夜的一部分

跟着黑夜游行 跟着黑夜唱歌

跟着黑夜迷失别人

让别的人和我一样成为黑夜

直到我们把黑夜全部占领

《春天》

朋友从南方打来电话

说寄来些西安的叶子来吧

我想看见春天

南方没有春天

雨后的叶子

鲜绿欲滴

我下不了手

告诉朋友

不是五月要回来吗

那时侯春天还没有走远

《Vitas》

请将我装入神秘的盒子

让我谛听黑夜与安详,你的声音穿过我的身体

世界开始和我一起飞翔。我看到白色的庙宇和红色的朝圣者,以及灰尘,植物。我热爱的一切。

他们升腾,和天使鬼魅舞蹈。他们在对我微笑和哭泣。

《满地红花酢浆草》

我的小儿女们

站在别人的领土上

像我一样

孤独而热烈的开放

《剔除》

从姓氏开始,它不再使我显赫

然后是名字,我不再需要这样一个符号

类似于此的光环,以及荣耀

我都已不再需要。接着你来扒光我的衣服

除去我的毛发,拿掉我发福的肉身

所有的意义也将失去魔力。那些还活着的器官

如果可以呼吸,让它们继续

除此之外,我唯一可以让你看到是

我那一身仅剩的:人的骨头。

《肇事者》

失于算计

他沉迷于算盘、计算器

他爱上了执尺

整日读条文

他陷于冰冷的孤寂

《灰暗》

我是这么的不听话

站在舞台上,还是站在了

阴暗的角落,拒绝光线

让面容变得模糊

让身边的人们看不清

而我却可以让两道目光

如同暗箭一样射向他们

是的,我的内心

是如此的灰暗。

《隐者》

——致魏风华,兼赠自己

在山水间,时光会被拉得细长

如同小桥下的流水

会变得逼仄,会缓缓

会让你感觉年华没有虚度

多少世事此逝去

你无意于一日三餐、虚无和暴乱

只是于草野,读书,写字,安顿内心。

《风马牛不相及》

——给马非

风马牛不相及

原本我们都是“王”的

都曾经游走在长安的街巷

牌坊、酒肆、茶楼

那一脸挑逗的姑娘

也没能留住我们的落拓的身影

我们也都曾在曲江池畔徘徊

同饮曲江水,同在吴家坟锦衣夜行

神出鬼没。我亲爱的兄长

我们相继离开,我们便不再是王了

你决定作马,那么让我成为牛吧

即使不相及,我们也可以

远隔千里,彼此眺望。

《票友》

他是票友,你可以设想:

京剧、相声、话剧、京韵大鼓、黄梅戏、棒子

越剧、小品、秦腔……甚至于诗歌和写作。

他是票友,无论主角还是跑龙套

他都会以一固定的姿势

面对观众,也许他们仅仅是一张桌子

一把椅子、一扇窗子、一根笔、一张纸

或者其他,他也会拿腔弄调,掌握方寸

适时地欢喜,适时地哭泣,还有静默和面无表情

他是最敬业的,他面对的是孤独和真诚。

《苦于》

苦于算计,苦于躲避

苦于羡慕,苦于妒嫉

苦于爱,苦于付出太多也日渐无力

苦于恨,苦于咬紧牙关还是终于失去

苦于无奈,苦于变态

苦于抽刀断水水更流,苦于举杯消愁愁更愁

苦于把理想变为火花,苦于把火花形成燎原之势

苦于急火攻心心急火燎,苦于口舌生疮而辗转难眠

苦于面具太厚,苦于意义太多

苦于发言无力,苦于无人注视

苦于广告不可躲避,苦于疗效不可期遇

苦于点燃,还要熄灭

苦于寻求安生,还要下网捕鱼

苦于苦于,……

这个秋天

黄连吃尽,清心去火。

《青木瓜》

说到它,我的舌头

开始发涩

我想到春天的深处

或者夏天的开始

穿花裙子的少女

穿过绿色的回廊

她的头发

如青丝,不暮雪

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至今飘散

《雨水》

这黑色的幕布,像一块斑一般

扑面而来,却不彻底将我淹没

停留在脖子与头颅之间

洗劫我的尊严。

《草木》

我喜欢这样干净的字眼

透着雨水的味道

而且富于生机

仿佛在冬天

掀开了通往春天的门帘子。

《未雪》

干燥。走在空气里

我是缺水的,接近疾病

每日冒虚汗,喉咙红若桃花

不停地喝水

肚胀缓行,看天色而动。

——写句子,不敢言及爱。

离我尚有距离。

《春节》

这些时日

夜色过于黑暗

有猛兽出没,我们需要刺眼的光芒

晶莹的白,可以如雪。

尖利的声响,足以让我们

远离恐惧。那些属于春天的黑

有受孕的功能。

我们撕去一页纸

像眨一下眼睛,小草已经破土

《腊八》

腊月的第八天,晶莹的日子

选择雪,或者梅花。降落

隔壁的大妈,早起等待日出

精选了红枣、莲子、黑米、花生、芸豆

用大灶,庄稼地的柴禾

燃尽时光。添入水,添入甜

添入冬日的忧思。慢慢熬

热气升腾,红色的鼻头

渗入细密的汗水。

《清明》

不必雨纷纷,也不必欲断魂

那时的小麦已经长高

寒气会打湿衣服

有鞭炮,有纸钱、纸衣

纸质的生活。

有下跪的子嗣,有叙说家常的孩子

自会有可心的话语,去温暖那些

游荡在空气里的魂灵。

《蝴蝶》

你不该是孱弱的,你不该。

我一写下:蝴蝶

你舒展翅膀吧。

带着露水,折射日光。

你该是健康的,饱满的

富于想象的。一直

想着飞翔,在草叶

或者花朵上,

随时起落。

《单行道》

一根筋拧到底,我还是固执

如此。每天周而复始

转动车轮,途经一处穆斯林公墓

两个小区,一座几次修补的桥

和陌生人擦肩而过

与熟悉的人继续寒暄

我的哈气,能否

蒙蔽他们的眼睛

故事毫无新意

时间始终没有错乱,一如我带在手上的

手表,几年都那么转动。

我盯着表针,我在等待

等待红灯变绿,冬去春来

然后把节奏错乱,让表针倒行逆施

我可以大胆地

扭过车身,逆行回家

《知音》

会有着这样一个人,千里迢迢赶来

与我相识吗?站在山腰

或者水畔,啸歌叹息

执著地迷信者自己的预言。

他了解自己,他需要一个

和他一样的人,心是敞开的

是被冷落的,在草野间行走

也始终是充满热爱的。

他永不孤独和绝望。他相信

肯定会有一个人和他一样

并且千里迢迢赶来

和他相识,此时正在路上。

《灵魂的工程师》

多么有意思的称呼,请你接受。

你每天修指甲,修胡子

换上干净的衣服,保持春天的气息

打扫自己的院子,上花花草草

你不应该,和天气过不去。

你要平和,且不失宁静

像个面容和善的人

哪怕到了雷电即将到来

你也要微笑。对,微笑,多么善意的词语

因为你面对那么多相同的日子。

而且你还要面对那么多美好,那么多花花草草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让爱我的人继续爱

敌视我的继续他们的敌视

如果他们可以

因此幸福。

《烧麦茬》

六月的麦茬

总是显得多余

在火里便成灰烬

和往年一样

今年也如此

只是在风吹过的时候

我注意到

火光里正散发出

阵阵潮湿的气息

和麦乳烧焦的味道

《肇事者》

他决定逃逸

逃避那些他应该面对的

刚刚经过的一场事故

把雷电摄入了他的心脏

他一下子胡子白了

头发却还黑着

在反光镜里

他看到了自己

奇的模样

《加缪》

这个老头

不喜欢饶舌,喝咖啡

也不爱睡懒觉

甚至对女人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是总是觉得

世界背后

藏着另一个世界

为此他

一直在来回奔波

《黑暗》

关了灯,剩下外面的灯火了

我常期待这个时候

身边会出现些什么鬼怪

蒙住我的眼睛

让我陷入更大的恐慌

不可预知的恐慌里

一定隐藏的更大的黑暗

给这样没有准备的人

《水流慢》

是缓,我的脚步

可以很轻很轻很轻

没有风,也没有其他动静

吱吱呀呀的老唱片

交织摩擦的细密针脚

缝补不了那匹破损的布

那些时光啦,那些声音啦

那些人影儿

这样溜啦,溜啦……

……?

《石榴》

她始终不开口

一个夏天的咸默

还太小,尚未红透

举手投足间的青涩

成了你下手的唯一理由

她被你摘去

放在向阳的地方

它需要阳光,需要水

需要爱,去软化她

可是秋天已经等不及

她的面皮已经起皱

内心已经发霉

变得阴暗无比

《草稿:失败之诗》

适逢初冬,怎么不言及

天气,被感染的人

路边的树木

被风惊动的叶子

翻个身子,咳嗽

簌簌落下

感冒,喉咙肿痛

发霉的扁桃体

成熟在春天深处

远离那些悲伤的人

让我深夜还在辗转。

我还以什么方式

面对冬天,决绝的

离去或者站立

在我早已标注的

路途上。

《卡门》

卡门。你这没有心肺的女人

站在春天的高处,失去记忆

你背部的刺青会如同伤疤一样凹陷

给你疼痛,伤感。也许你已经麻木

你面无表情,抽着一枝断了尾巴的烟头

你爱上我的懒惰、肮脏,还有绝望

你试图叩开我的感觉,与我吃饭,做爱

打扫房间。像所有水性杨花的女人一样

你爱你的贞节。卡门,卡门

你这一再丢失爱情的女人,你终于丢失了你自己

你给我阳光和养分,你给我希望和你的身体

你也给了我痛苦。卡门,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

我没有断算回来。当然我更不会顾及你的语言和疼痛。

卡门,你知道吗?爱情这东西是折磨出来的

你必须吝啬一点儿,你必须凶恶一点儿

残忍一点儿。你要记住:

不要指望谁会疼惜你,在你疼惜自己之前。

《狗肉馆》

这是加工厂

有烟囱冒出黑烟

有尖锐的轰鸣

我知道那是一场葬礼

正在进行

有人会唱挽歌

当然和人死了一样

还会留下些什么

包括骨头、毛和粪便

我幻觉中的尖叫

面孔一直在更新

但没有一只可以坚持到最后

还带着那全然无知的表情

这些拴在门前的畜牲

总在下一只被牵走的时候

很人性地集体狂吠

也算是一道别吧

我这个自称诗人的人

在数次目睹之后

在朋友请客的酒桌上

却丝毫没有尝出

什么不是滋味

《回乡记》

这些旧时光留在身体里的阴影

在北方春日里,显得湿气尤重

带来钻心的疼痛铺展道路。

小院打开的门,往事涌了出来

这是父亲的院子。左边植了小麦

右边植了葱、草莓、韭菜和香椿

让我放慢了脚步,摘取时间留下的花朵和叶子。

外公去世了,母亲便回家了

看守空房子里的外婆,她说:

她已经是时间容不下的人了。

外公的坟墓在一条堤坝旁的树荫里

那里有风,有水,有鸟鸣

春天的气息。远远好于他充满潮气的旧屋子

他应该在可以在那里安静的生活。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