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彦明>正文

王彦明:酒事

2018-06-26 16:4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酒事

我是量小之人,一般的情况下,都甘心做个衬客。虽偶尔也大胆放言“一醉方休”,也是事到临头,见机而遁。朋友都笑我“机谨”。实则我是讨厌烂醉的状态。

喝酒这回事,本是要追求的个气氛,何必拘泥于量大小,人多少?能者多喝,乏者自觉,凑个人气也足矣,总比尴尬无比的冲个看客好。这些年缘于应酬、交友、小聚……喝酒的场合越来越多,我不得不变得更加小心。本是一个很好的放纵会,也让我一一放过。放纵也是须有个好场合的。如我这般小心的人,更是不敢恣肆。何况自己的肚腹也不安分起来,有渐起之势,让我不觉感慨:三十年人生,空留一副皮囊。

有些喝酒的场合,我也是不大愿意参加的。同与者或是有所求之人,或是道不同志不合者,甚而还会出现一些陌生者。这些人和你阵阵寒暄,几杯酒下肚,更是亲密无间。然而离席如厕的间隙再次偶遇,我想往往也是形同陌路。情意往往和酒气一起消散。喝酒是和真朋友一起完成的,因为情意相投,不必顾忌,更加自如,也少了些量大量小、有无失态的顾忌。

夏天在西安,与诗人周公度忆及往年酒事,感叹不已。时至今日,我确是未曾在遇到当年酒事氛围。在西安南郊的长延堡的一家小酒馆里,与诗人徐淳刚、子村、周公度饮酒,吃花生米,吃小菜,谈诗歌,谈先锋艺术。谈兴酣、酒兴浓,直至小酒馆的老板打哈欠,暗示天色不早,我们才匆匆结束话题,各自离开。当日月色极好,呼吸极畅快。想来当初的小酒馆的环境并不是多好,这样的小酒馆在西安的街巷里也极多,本是酒的地方,还买面和小菜,顾客多为打工者、小情侣、小商小贩,酒馆布局也极其简单粗陋。然而今日我们都记忆犹新。

酒事本无关环境,无关菜饭,甚至无关酒。酒充其量是调剂,把氛围调得更好。饮酒关乎饮者之心啊。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