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陶林>正文

陶林:我于一次县级直选的直观察

2018-06-03 09:2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于一次县级直选的直观察

陶 林

今年2月20左右,我所在的某市某区进行了一次人大代表的直选。我已经三十而立的人了,参加选举,领到选民证,投下选票这是第一次。为此,我异郑重地收藏了选民证。作为一次真实有效的政治经历,我觉得有必要发出一份报告,以留予诸公印证。

国务总理温家宝先生,在去年的记者咨询会上坦陈:“我们已经在县和不设区的市实行人民代表的直接选举,在村一级实行村民自治制度,在市以上以至中央,我们还实行的是间接选举。我们在中央委员会的选举当中实行了差额选举。”

作为一名普通公民,我看不到市以上直至中央的“间接选举”。但切身所经历的这一次直接选举,我可以有最直观的体会。因为自成年以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选举,我并不知晓既往的县级人大代表是如何选举产生的。笔者一直在地级市生活,所打交道之城市居民,画画选票,认认人头的能力还是有的。所谓“人大代表”,说到底也是一代议制度。他们却一直无法圈定自己的议政代表,这咄咄怪事,我以为的确不该在21世纪中国再继续下去了。权枢诸公,我想,也是见多识广的人,这么久揣着明白当糊涂,我怕哪天他们一本正经作报告时,忍不住会扑哧一声笑出来。

闲话少表,记录这次直选。我是早一两天才知道,并且在直选前日才收到分发的选民证,对于候选人,也不知晓。虽然是直选,既没有见任何人来拉票,也没有竞选言说和游行集会。像这个国家大部分的政治活动一样,进行的很平静很和谐。不过我留心,在活动进行前一段时间,所在的社区、居委会等组织张挂出诸如“选举是公民光荣的权利和义务”,“积极参加选举、选出优秀代表”之类的红底黄字横幅进行宣传。

我所收到选民证是一张薄薄的小方纸,有姓名,年龄和性别,皆要求手工填写。但没有要求身份证号之类,证上注明三项要求:一、凭证参加选举活动;二、只准本人使用;三、每一选民在一次选举中只有一个投票权。最后有印刷的本区选举委员会的公章。我的选民证上已有人帮我填上名字,但其余两栏空白。显然,在选民身份核实这一块,这张证做得很潦草,法律保障有一定漏洞。

选举工作如期举行。收到选民证的第二天下午,我接到通知,到本单位的工会参与投票。投票前有一个简短的仪式。工会主席作为本选民小组的组长,作了一份官样发言,而另有一位选区人大的工作人员作为本组选举的监督人。小组长的发言大致上说,选举是党领导下的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党的领导诸多优越性的体现,也是公民实现自己权利的一个重要途径,要严肃认真对待。这称颂一个执政组织伟光正的发言,是这一时代生活的永恒主题,我更关注到他所说的另外意思。大致上说上级上高度重视这次选举,希望大家能够认真参选。之后,他又详细说明了选举办法,差额选举,可以另推荐选民。

根据选民证,选票下发。拿到选票的那一刻,我才看到有三个候选者。其中一个是我同事,一位高级职称的神经内科医师,也算本地区比较有名气的一位医学专家了。其余,两人皆不熟悉。选举要求是在这三个人当中选出两位代表。

我观察,大部分人对选举还是非常上心的。虽然仪式的气氛与我所见大部分官方活动差不多。但在正式选举进行前,很出人意料的是,大部分选民要求上级来人,详细介绍一下参加选举的候选人的具体情况。因为给出的三个候选人乃是上级商定,大部分人,选民都不熟悉——我想如果能举行国家主席全国普选,没有选前宣传,如何让有志的候选人在民众面前,这的确是个重要问题。尴尬的一幕于是出现,作为人大工作人员的监督人,除了知道其余两位候选人工作部门和职务以外,并不熟悉候选人具体情况,也无从给大家详细介绍,支支吾吾有点不知所措。

这段小插曲过去后,正式选举。我熟悉我的同事,这位先生在业务能力方面没得说,当年“风波”时代,他正是在校大学生,一度当过所在大学的学生领袖,不过似乎并没有很激动的行为,所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作为医生,他是技术专家,现已获得了博士学位,作为精英,显然这个至今都保持在他档案中的所谓“污点”并不影响到他参选人大代表。对于其他两位候选人,我并不熟悉,因此没有选举。在另推荐人栏目中,我一度想写上自己的名字,但犹犹豫豫,最终没有填写。

接着是投票,据人大工作人员讲,除了这一个固定点,他们还有九个流动选举箱在本区游走,接受投票。投票前,工作人员将选箱打开,表示里面空空荡荡,并无作弊。工作人员监督投票,我们依次到选票箱前投下自己的选票。用选举组织者的话说,是庄严一票。整个选举工作的确是有条不紊。我所在的选区是本区的科教文卫分选区,选举质量有较好保证。也有人迟到了的,也咋咋忽忽拿着选民证跟工作人员讨要选票。投票结束,工作人员说要封闭计票,宣布了有计票人、监票人的姓名,其他选民要离场解散了。计票工作,显然,也是“代议”的,具体情况,选民也无从得知。

这次选举,的确是普选性质的。第二天,通过本地报纸得知,本市的市政官员、党政官员,包括市长、市委书记都以普通选民的身份参加了选举,选举出下辖区基层的人大代表。他们的投票镜头,被刊登在报刊首页,向民众传达一执政党民主诚意的信息。不过,我有疑惑,作为客籍官员,他们身份证登记地并非在本区,是否有选民资格?这点要回头细看选举法。

一周后,选举结果得以公示。在我们的选区,选票上的两位候选人,我的同事,和另外一位候选人——一所学校的校长,得以当选。整个选区5640人,他们分别得票达到3000张,有一位以2000多张票落选。除开他们之外,整个选区的选民还另选了63位人士。这令我大吃一惊。在选票规定的候选人之外,这些被投票的人士,最多获票400余张,有十几个仅获票一张。我暗自想,如果我自己填上自己的名字,说不定也在这一张一列。在这张公示的名单榜前,我停留了很久,想得也很多。

标签: 选民证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