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陶林>正文

陶林:身为人类伤痕的舒尔茨

2018-06-01 15:2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身为人类伤痕的舒尔茨

陶 林

波兰小说家布鲁诺·舒尔茨是一个不幸的犹太人,1941年,50岁的他被一位纳粹军官以最荒唐的理由,杀死在家乡小镇德罗戈贝奇的街头。原因只是这位军官想报复他的同事,另一位纳粹军官,舒尔茨的庇护者。舒尔茨在世时候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这样的死亡很快掩盖了他存在于世上的痕迹。可凭借着人类记忆顽强的毅力,舒尔茨的作品被发现和传播,并转译为中文,集结为《鳄鱼街》放置到了我的案头。

作为写小说的同道,我深深服膺于舒尔茨写作的那份艺术开拓力。他的主要小说作品写作得多与“父亲”这一形象有关,这点与奥地利作家弗兰茨·卡夫卡很接近。但相比较卡夫卡黑白两色的写作风格,舒尔茨怀有更浓重的古典情节,像油画一样充满着色泽和透视的魅力。他的叙事充满了耐心,谈吐间有经典时代有的那份优雅与从容。在舒尔茨的笔下,“父亲”总是家中的另类,与母亲所主导的家庭生活格格不入。父亲总是精神和行为错乱,丧失了当家能力的他醉心于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来,比方醉心于音乐、养鸟、参加消防队直至变形。舒尔茨的“父亲”可以漂浮在,变形为鸟雀、蟑螂乃至一只螃蟹。毫无缘由地飘动在房屋里,像“大教堂”一样的夜,遭受性感可人的女仆的追打和虐待,变身蟑螂混迹于地板之上,与他所培育的那些稀奇古怪的鸟们一起向往自由自在地翱翔。舒尔茨早年丧父,以做美术老师担负起养育全家的重担且终身未娶。因此在我看来,他在小说中对于“父亲”的描写,一方面有对自己父亲的缅怀,更多的,其实是一自画像。他给自己设计了在想象中自己家庭里的位置,是那个格格不入的“父亲”,那个连家庭生活都无法融入的孤独者。

舒尔茨是非常敏感的,他的遣词造句像诗人一样充满了语言的想象力,意象密集并且使得叙事张力十足。美国作家辛格认为舒尔茨成功到达了卡夫卡和普鲁斯的水准,却展现了他们所未及的深度。我以为这样的评价一点不过分。翻译了卡夫卡作品的舒尔茨,有足够的距离看到卡夫卡所没有看到的那些角度,他能够像卡夫卡那感受生存的荒谬,释放内心的紧张、不安,但也能像法国哲学家加缪一样做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因此,我们可以在他的小说中读到这样充满温情的情节,变形为螃蟹的父亲被母亲煮熟了,但他仍令人惊异地回复过元气来,从家中逃脱了出来,到无尽的旷野中开始他自由不羁、没有妻儿的崭新生活。这个隐喻用诸一生努力挣扎的舒尔茨,再贴切不过了。

在舒尔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一个写作者对周遭不间断地关怀,一颗平凡心脏的跳动和对未来的信心,对帝国秩序的嘲讽,且绝非负面的。而舒尔茨最终没能逃脱荒诞命运对自己的杀戮,更让我心痛于人类之罪。当这罪无论在纳粹时代,还是在当代环境都没有止绝,更要推荐帝国秩序之下的读者去阅读人类伤痕一样的文学大师——布鲁诺·舒尔茨。

标签: 父亲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