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陶林>正文

陶林:让孩子救救我们

2018-05-29 16:5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让孩子救救我们

让孩子救救我们

陶 林

今年暑期的,国产电影保护季如期来临,我长叹一声,又是国产劣质影片大举上市的时节了。每到这个时节,影评界立刻被怪声怪气所填满,各花式吐槽,根本没法让人静一静好好看电影。然而,今年的情况却很大不同。根据网络报道,今年7月的电影以54.9亿元票房,创造了中国电影月度票房纪录。其中,国产电影的票房占比高达95%,香港籍华裔导演许诚毅指导的动画电影《捉妖记》突破20亿票房,创国产电影票房新高。这仅仅是7月,及至8月,《捉妖记》一骑绝尘,有望创造二十六亿的票房,将刷新中国电影史的新高。当然,这不仅仅是票房的事。

这似乎令人大为意外,有点不期而遇的意外感觉。的确是一场意外,但是一场意外的惊喜——因为同时期的好莱坞动画,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制作。可算没有这个保护月,算好莱坞兵临城下,我想,国产动画也能取得全胜,因为质量在那里搁着。在一两个月之中,难得陪孩子看了这么多场电影,收获了一个又一个惊喜。

细细回味这些惊喜,让人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巨大希望和潜力。领跑全场的《捉妖记》是一部真人动画,是一部香港投资香港制作的纯港派动画。毋庸置疑,近年来,香港电影一直处于一衰弱的态势当中。个中原由众说纷纭--人才流失,对于开放的大陆的水土不服,自身创新能力的退化等等。比之普通电影,港产动画本来影响甚小,甚至不如港产文艺片。在大家一直认为港产片能延续自身传统,悄悄再捧一部《无间道》这样的警匪片出来的时候。香港影人偏偏拿出了一部《捉妖记》。

香港电影的传统来说,港人擅长于搞戏班子式的影片生产,固定的剧情套路和制作模式,师徒制传承的片场,可以流水线一般地制作真人片。尽管香港有十分成熟的产业,产生过诸如黄玉郎、马荣成、麦家碧这样几辈传承的书高手,也有诸如《老夫子》或者《麦兜》系列影响力颇大的作品。但对于这座繁忙的自由港城市来说,曾经制作一部精良的动画片似乎是非常奢侈的事情。无他,资本和人力资源成本代价高昂。

现代动画电影需要的人力资源投入非常庞大,而且非常均匀,并不集中在导演或者演员一方面。真人片,或许一些知名演员的使用成本高昂,但回报率是非常清晰的,而且是可控的。生产一部相当质量的动画片,则需要一个个衔接得近乎天衣无缝的优质团队的整体性协同与配合。所以,一个三流的真人影片,只要操作好诸如脚本的拥趸、导演演员的粉丝团体、影片的病毒式宣传和营销、院线的排片等关键环节,可能一样能获得不菲的票房收益。然而,一个优质的动画片则需要从剧本到制作的全线优化。比之于成人,孩子似乎骗,但又是最不好骗的。他们对影片好坏的判断,纯粹来自天然的感觉,不容易被铺天盖地的宣传所诱导。

在华语动画的语境里,《捉妖记》的出现的确令人耳目一新。尽管导演许诚毅出身好莱坞,并且顶着一个“怪物史莱克之父”的光环,做出来的影片也的确散发着非常浓厚的好莱坞气息。比方载歌载舞的场面,以及故事中一些明显的好莱坞式桥段。可是,仔细打量,它并不完全是好莱坞动画。它呈现出的元素,是好莱坞在技术上可以做到,但文化上无论如何不能理解的。因为它骨子里是纯正的中国动画,不需要像《功夫熊猫》那样刻意把玩文化符号,自然地带入诸如几钱几钱捉妖师这样中国观众——哪怕是孩子都心领神会的细节。

《 捉妖记》的成功,除了在基本技法上能够融贯大陆—香港—好莱坞的优长之外,更为重要的,还在于自身的创新。推出全新的形象,凸显原创,对中国电影来说,的确是非常艰难的一跃。尽管我们看似有取之不尽的传统资源,但是生硬地搬运这些“老料”,即便是花样再新,也会让观众期待心理大打折扣。想搭顺风车很容易,节约了宣传和推广成本,但是也要付出无形的代价。诸如《西游记》这个明代吴承恩先生所遗留的超级IP,成为了当代电影人的改编资源,且尤其受香港影人的青睐,《大话西游》、《西游—降魔篇》、《大闹天宫》。每次都能有所斩获。有现成的水好喝,自然懒得挖井,电影人是否想做令人耳目一新的好电影的诚意,在此遭受到很大的考验。“诚意”,在急功近利的中国大陆电影人(当然不仅仅是电影人一群)身上是一极为稀缺的品质。一部电影有没有诚意,观众并非无感的。有诚意的影片,不会有逻辑混乱的剧情编排雷倒观众,也不会用五毛钱的效搪塞观众。

相比较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对“诚意”态度的要求,尤为突出。这跟动画这形式有极大的关系。动画电影很体现电影的“技能性”原则,环环都是纯技术活,想做得好很难,想做得糟糕很容易。没有好的创意,没有好的美术,没有好的效,没有好的情节设计,一流的动画电影可能会有二三流的票房,但二三流的电影永远不可能出现一流的票房的。

《捉妖记》的成功所凭借,完全是创新与诚意。不依赖现有的超级IP,导演必须无中生有,凭空创造出一个萌萌的小妖“胡巴”,设计出妖精世界的运行规则甚至是他们那单音节拼成的语言。虚构一个不存在的世界,这是几千年来艺术能够长盛不衰的巨大魅力所系。难以想象,当代一个导演会花上七年的时间画一个根本不知道大众是否会喜欢的形象。即便是有丰富的好莱坞制作经验,许诚毅的探索多少还是很冒险的。然而,在这背后为观众所不见的地方,正是体现导演的诚意的品质所系,恰如他说的:“多给一些时间用心做电影,自然会有反映”。是的,观众的基本要求是“用心做‘’,那些赤裸裸算计观众钱包的烂片,能让人上当一时,但毕竟不是正途。

既然提及《捉妖记》,不能不提及与它齐头并进的另外几部影片,如《大圣归来》,《桂宝大电影》,《黑猫警长》等。《大圣归来》也是情怀和诚意的作品,它也是挂钩在西游,孙悟空这个超级ip的平台上。作为纯动画,《大圣归来》制作之精良,对细节把握之好,已经完全不输于纯好莱坞的动画了。西方影评人都惊叹,这样影片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动画的实力,而非潜力。这足以证明,整个中国电影的人才是不缺的,且相比较于港岛或者好莱坞,制作成本也很低廉--这也符合中国从制造业大国向文创产业转型的潮流。随着政府政策性补贴,充分的化培养,大陆的动漫产业已经初具规模,《桂宝大电影》这样的作品是建立在桂宝系列的多年积累基础上的。

经过不断的制作训练,只要中国电影产业权衡好利益链,不要把太多的资源倾斜向表演水平日渐退化、虚名日渐增长的明星演员身上,一味迷信诸如“营销为王“之类的商业厚黑学信条。现在,中国电影界有虚火,精于营销的投资商似乎太会运作,把诸如《小时代》,《后会无期》这样硬伤明显的东西包装成畅销品。在传统话语里,这行为叫以次充好,但在现代成功学的语境里,可以美其名曰粉丝营销,话题营销甚至是话题营销。天知道为了挣钱,还有怎样的骇人听闻不能扯?资本的这心态和权力是一样的,把电影看成资本增值或者巩固权威进行宣教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既无能力,也没诚意,大概是中国电影近年来罪与罚。乱象不可久,我想,有志于好好做电影而不是光顾赚一票的香港和大陆动画电影人,都是带着韬光养晦心态杀出来。或许,只有孩子能救救我们急功近利,虚荣虚伪,贪婪无度的内心。

今年的动画爆发月以及包括《捉妖记》在内的优美呈现,还有很多成功经验值得总结经验,精细化,创新和做好电影的诚意。这些经验也应该作用于整个中国电影界,让更多真正有才华,有志于做好电影的精英涌现出来,让精彩继续。

曾经香港导演,面临两诱惑,要么留在香港不知所向地“接地气”,要么转身拥抱那么庞大诱人的大陆失去自我。许诚毅的成功至少证明还有第三条道路存在,那是创造一个全新的自我。

标签: 好莱坞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