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施晗>正文

施晗:施晗眼中的中国教育

2018-06-11 11: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1977——2009,在这几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里,我们知道中国教育改革即将走过艰辛的三十二载。在这沉重的记忆里,又一个黑色的高考即将来临。在平静中沉思,在沉思中徘徊,再一次回望中国的教育,我只觉得心灵的磐石已经压到了最深处。

一个民族之立的事业,一个国家繁荣富强的千秋大业,在某时某刻,不知被谁人推向了经济的高峰,在所为的“高尚行业”进行着殊死的商业淘汰赛和剩余价值榨取。我的心灵终于被掏空,我无法再保持沉默,于是,我拿起笔——

在我印象里,自有八股以来,中国的教育总是与考试离不开的,而这两者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需做个简单的逻辑推理:即社会成和能力高的人,一定考试成绩好?反过来,考试成绩好的人,一定是社会成和能力高的?很显然,这个观点站不住脚。那么,有人要问了,是不是成绩不好或一般的,都是社会成和能力高的呢?这明摆也不是绝对的定论。起码我们知道,教育的最终取向要通过社会成和能力的高低来衡量,一个人自身教育素养的高低,并不完全取决于学习成绩的好坏。单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而中国教育给出的答案是什么呢?高考作为一人才选拔方式,在某程度上决定了莘莘学子的未来,至于这决定对千千万万个家庭,对整个社会的牵心,以此带来的最终的社会价值到底有多大,却很少有人重视。在这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里,作为最理想出路的考试分数,有人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公然组织学生“替考”;从中牟利。有些调动了一切所能利用的先进科技舞弊,有些做起了分数的买交易(单县某中学一个理科学生高考分数630多分,了25万元。)……然而在这不绝的丑闻背后,社会各界却在大肆炒作“高考状元”。每年随着各地高考成绩的陆续公布,各省市的高考状元也相继“出炉”。状元一时成为社会的热点和公众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同时,高考状元也成了一些学校、地方领导、媒体、商家炒作的资本。

我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极力反对“八股”取士的同时,若然在走着新八股的道路,新壶里煮着老酒,这说一套,做一套的实质,久了,实在让人不堪忍受。

一个国家的兴亡成败决定于教育的程度。

曾几何时,教育成了一产业,原本是平等的学校变成了贵族学校,原本是平价的学校分出三六九等,变成了“校中校”,老师还是那些老师,学校还是那些学校,但是收费却明显的不同,各繁杂的、巧立名目的收费多之又多。在那些高收费的校门口挂着:物价部门、教育部门核批的收费标准,每学期少则三千,多则上万,有的学校对于户口不在本地、本片的所谓外来学生,更是狮子大开口,三万、五万的暴敛。美其名曰:择校费。这使得我们的学校变了味,变成了金钱学校,使学生的上学沾满了铜腥味。

老师本是为人师表的,是以教书育人为已任,但在教育逐步商业化的大环境影响下,有的也不断走入对外是公、对内是私的钱境,在本职的范围内做起了兼职。什么补习费,家教费,甚至有的老师还把学生带住家中,衣食住行全方位的收取保姆、租房兼教学费。不自觉的给不喑世道的孩子灌输金钱至上的思想。与其说这是在教后代还不如说这是在毁后代。

中国每每宣称自己的科技水平达到世界领先,又或这个那个达到世界领先,然而,那些以大于本身价值数倍的代价换来的虚名,究竟值多少?而在教育领先问题上,我们几乎连开口发言的资本都没有。中国与发达国家在教育科研上的差距已经不能用时间来衡量,如果任其发展,必将永远处于落后状态。

在我看来,中国教育其病症的突出表现如下:

一、中国教育体制的腐朽僵化与日益发展的社会不相匹配

中国一直以来以基础教育为教育之本,自春秋战国孔子开教育先河,尔后,百家争鸣,历朝历代均以开科(考)取士,为选拔人才的标准,从最初的师傅带徒弟到封建社会单一的文武择用,再到今天全日制多学科的分数录取,我们继承了历史“”的考试方式,同时,也把前苏联已经被淘汰了几十年的教育模式,加以变通糅合,美其名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也一蹉而地成了众学者、专家心目中鼓吹的素质教育改革。

别让这群先生们值得炫耀的是,他们改革出了几名为“自学考试”“学历文凭考试”“成人高考”“继续教育”等等新式教育模式,这成果的取得,简直可以让他获得个“诺贝尔改革奖”。但真正接受过这教育的人知道,无论“自学考试”“学历文凭考试”“成人高考”还是接受“民办教育”,实质是在买个文凭,再一次沦丧为应试的牺牲品和实验品,到底学到了什么,任何本着良心说话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文化大革命”后,面对中国教育的现状,中国努力进行教育改革。早在1994年,我们已提出了“向素质教育转轨”。世纪之交,被誉为“新课程改革”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也轰轰烈烈拉开帷幕。2005年,关于素质教育的大讨论再次热烈展开。那些改革,那些探索,那些理论,那些研究,都被我们的教育专家勾画得美轮美奂。可是,现实的情形给我们,给我们的未来,给我们的孩子,又带来了多少意外的惊喜?又是一项教育改革,或者只能称作教学改革、考试改革。在20多年的改革过后,中国在面对与发达国家在教育科研上的差距,援引中国教育部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学生的思想和见解依然是“世界上最短视的”。

正当教育在中国兴起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低升学率,马上刹住了他们高涨的气焰,使之望而却步,重又转向了应试的轨迹,实在让人扼腕。

在课程的设置上,中国教育的先驱者孔老夫子提出“因材施教”的措施。但在今天,我们践行了多少呢?又有多少“高瞻远瞩”的专家学者敢说自己比孔老夫子更有思想?

建国半个多世纪了,我们培养出几个大师级的人才了?遍地是大学扩建扩招的信息,合并的信息,但人才的含金量愈来愈少,人才素质大大减低。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可是人才的培养却远远滞后于经济的发展。这也必将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钱学森曾提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温家宝总理也曾和参加座谈的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说出了这个令他“非常焦虑”的问题。杰出人才没见几个,而不绝于耳的是大学生杀人、虐猫、猪肉,大学里建高尔夫球场,以及“穷人,你没钱不要接受高等教育,因为你消费不起”等让人听了不是滋味的消息。

现代的教育,在语文课中,在历史课中,都是在批判历史上的“八股取士”,批判当时的统治者们仅以一篇,以统治者的喜好来宣判一个人的一生;批判那时的十年寒窗苦读,到头来只落个名落孙山……

然而,回过头,我们现在不还是在演绎这场“新八股取士”吗?只是不以一篇来定终身,而是以更愚昧的一场考试成绩来左右未来。当孩子踏进小学校门的那一刻,所有的思想和活跃都被关在了教室里,没有老师去发现每一个孩子的长,没有人去了解每一个孩子的个性,从那一刻开始,几个阿拉伯数字似乎已经注定了他们的一生……我们也不明白几个数字真正可以代表什么,可以代表孩子的智力吗?可以代表孩子的能力吗?或者可以真正代表孩子对那几本书的掌握程度吗?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爱迪生儿时因为这几个数被称为“低能儿”;比尔盖茨也曾因为这几个数字没有大学毕业……

小学升初中,孩子被重点与普通分割了。仅仅看似学校的不同,一思想“我是好孩子,我很聪明”或“我不行,我很笨”在孩子那颗懵懵懂懂的心里开始生根发芽,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自此,他们开始背着沉重的行囊,行走在以后的天地里。

……

其实,中国教育的改革,无论哪一次改革都偏离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一切教育的根本理应都是为社会服务的,办学也理应关注社会的发展,随着社会的改变而改变,任何只注重形式,不懂得因时而变的教育模式必然都会失败的。社会在一天天进步,经济在一天天发展,文化在一天天蔓延,唯有我们的教育,还是曾经的教育,唯有我们的思维,还是曾经的思维。

为什么我们的重要领域总是落后于西方国家?为什么我们总是把人家淘汰的垃圾捧为至宝?为什么我们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变成了“去其精华、取其糟粕”?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套自己独创的先进模式?

这让我想起《茶馆》里一句台词——“改良,改良,越改越凉!”感觉课程改革走到今天,我们似乎更应该赋予这句经典台词一个更为神圣的使命——让它时刻督促、鞭策我们更加理性地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与教学过程。面对新一轮课程改革,假如我们依然安之若泰,或者穿新鞋、走老路,那么,这课的确怕要“越改越凉”了!

二、中国的教育腐败和教育产业化

“上学难,上学贵”,已成为社会的一句常言,国家免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费,学杂费却更高了。我们天天听到社会支助贫困学生的新闻,然则贫困学生越来越多,失学的人数还在继续。在今天的中国,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当某些经济学家称“教育是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时,他们指的是教育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而不是教育为国家培养人才资源的价值。教育让高分学生获利,学生上学交费让学校获利,然后买通教师来获得高分,循环往复,大家都从这个金钱循环链中获益,受苦的只有家长。教师们现在把科研当作副业或个人嗜好是有理由的。

从招生上的商业腐败,我们不难透视出对人才选拔的不公。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甚至高中升大学,只要有好的关系网,有金钱开路,除了像北大、清华这样被国人高举的名校,大部分都是可以买进去的;至于中学,更不要说了。有些学校在每年大考前,均预留录取名额,明码标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曾有几时,倒毕业文凭使人发家致富了。造假文凭,买真文凭自是老套了。最近又发明了一新方法,老师让你参加学校最后的毕业考试,无关及格,事后,颁发一张肄业文凭,以证明你是某某大学学生。如此,数不胜数。感觉这群先生们牟利的创新手段比教育的改革创新高明得多了。

另外在人事的转换升迁上,大学中职称评定的行政化,衙门化已成为社会的普遍和公认。个中的因素,也离不开金钱。

再有学术上的弄虚作假,既包括学生,也包括老师。学生担心考试过不了于是跟老师套近乎拉关系,老师担心自己的学生考不好丢了自己的老脸也会向学生漏题。毕业时如果成绩单上的成绩不是很好,只要有金钱开路,学校会一路亮绿灯。

更甚的,有部分大学老师居然拿答案来钱;还有为了迎接上级评估,老师、学生联合起来造假材料的;还有老师剽窃学生作品,把学生的成果拿来放进自己的论文;还有我们的研究生在报刊上发一篇要交几百块钱版面费的……太多了,不一一列举。这年头,真正安得下心在象牙塔里搞研究的不多,为了评职称,评院士、搞立项、搞出版、弄文凭等而到处送礼、请客、找熟人、打招呼、批条子、送红包的倒是如过江之鲫,杀之不绝。尽管如此,学院还在升格为大学,民办还在升格为高职,专科还在升格为本科,本科还在升格为研究生……尽管大部分达不到相应标准,究其目的还是升格后可以更大范围、更合理地提高档次和增加收益。

至于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还是教育产业化。“教育产业化”是一批文人学者依据教育行政官员的改革思维和教育改革现状提炼出来的理论。在一些教育官僚的头脑中,“教育产业化”已经等同于“教育商业化”,引申开来出现了公立教育机构“企业化”,公办学校学位“商品化”,义务教育“化”。正是打着教育产业化的旗号,一些公办教育机构和教育行政部门不择手段“扩大财源”,从“一校两制”、学费“双轨制”、形形色色的教育乱收费,到“名校办民校”、“民办公助校”等等。我们的学历教育终于“调节”成功,公办教育机构也成为上的“寻租者”。

暗箱操作是教育腐败的制度源头。现行的各条例和制度安排,事实上使教育经费分配、学校收费项目管理和收费使用过程暗箱操作合法化,成为缺乏监管的灰色地带。国家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能收“择校费”、“借读费”,地方上只要把名称换成“捐资助学款”可以照收不误了。无论是“财政收支两条线”,或者是教育收费“统收统支”政策,只是从学校的小暗箱扩大到教育行政部门的中暗箱,最后到地方政府的大暗箱,区别只是暗箱操作的级别高了。哪些公立学校“改制”、哪些公立学校“”、多少学位“调节”,纳税人完全不了解决策过程和依据,更谈不上参与决策了。

高度垄断是教育腐败的体制源头。高度垄断是教育行政官僚利益的源泉。“应试教育”是实施教育垄断的法宝,抓住“分数”这个纲,任何教育机构和家长都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大到高考,小到学校的期末考试甚至单元考试都被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统一”起来了。教育行政官僚把“应试教育”推到新的巅峰,把教育事业培育成暴利行业。资源的垄断是体制的经济基础。90年代在现行体制外发展起来的“民有民办学校”,这两年被教育行政部门一“促进”,立即土崩瓦解;终于重新在公办学校和“公办民校”体制内重新统一起来。“公办民校”成为新的丰厚利益的源泉。

自此,中国的教育纯商业性化了。

三、中国学以致用的不合格毕业生过剩

大部分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企业招聘不到有技能的员工。另外,毕业生虽然不能胜任工作,但骄傲自大,被称为“学无所用的废料”。招聘会上甚至有企业打出“名牌大学毕业生一概免谈!”的牌子。这些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只能进入政府机关,在这里只要不犯大错误,能保住终生的饭碗。当然,这还得归功于中国的应试教育。

中国学生一生下来要面对三次至关重要的考试,其中任何一次出了问题,都将会对今后的人生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次考试是小学毕业的升学考试。自此我们已经中了应试教育的毒了,我们一直是为了考试而学习。小学本来是一个人培养兴趣爱好最关键的阶段,这时候人开始懂事,许多东西都开始模仿和尝试,一些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开始形成的,可我们在这个阶段却把兴趣和爱好的培养全抛弃了,无偿的把青春奉献给了两门课程,即语文跟数学。整整六年,我们学习了几本语文书和数学书,而在性格与兴趣的培养和挖掘创新方面几近于零。这从培养人才的角度来看,真不值得称道。

第二次考试是初中升高中,同样的道理,也要拼命往重点高中挤,进了重点高中考大学才比较有保障,否则,希望渺茫,整个高中有白读的可能。

第三次便是高考,十年寒窗,为的是这么一搏。很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者大有人在,考场晕倒或高考跳楼的事也不新鲜。感觉高考是一场赌注,即便赌赢了,也不一定能学到自己想学的专业。因此一个人的兴趣爱好这么给毁了。

再如,艺术专长生方面,中国教育的苛刻显得十分明显,既要求专业十分优秀,又要求将文化学好,术业有专攻,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很多原本在艺术修为方面有极好天赋的学子,因为几门文化科目不及格,使之永远退出了艺术这扇大门。相反,那些文化成绩优异,专业修为一般的人,却充当艺术殿堂的大家,对众生指手画脚、品头论足,也败坏了整个艺术界。何况,我们现在所用的教材,无论在形式结构上,还是它本身的知识含量,都有待改进,甚至相当多的错误观点,也参杂其中,被许多老师大加宣扬,对学生简直是一误导。如此,中国教育何幸之有。

在素质教育还没有提出来以前,大学生一毕业便如馒头出笼新股上市,很快便会被一抢而空。而到今天,满街的本科生、研究生都不敢让企业要了。

那到底是社会进步了,还是大学生的素质普遍降低了?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据我看来,目前中国的社会生产力水平还远没赶上欧、美许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产业结构也并不完善,因此社会正值用人之际。在那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大学生尚且不见得无用武之地,何况是在中国?

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我们的大学生落伍了,素质降低了,赶不上时代的发展了。这说明我们的素质教育已经出了问题。

其实教育的衰败早在小学阶段已经埋下了祸根,到中学阶段,我们天天做题,拼命考试,练了一身应试的通天本领,而对能力的培养,对实践的运用却相当轻视。国家为了把我们培养成全面的人才,不惜强制性地要求学习多门课程,灌输各思想,充耳不懂得扬长避短这句话,以致大学毕业,我们依然觉得学以无用,全面平庸。

从教育的终极效应看;我们一直是在培养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个人单向能力强的反而被拒于大学门外,末了,有强有能力的进不了大学,进了大学的理论不能转化为实践。我们很明显地可以看出,中国教育的致命伤在,理论联系不上实际,知识的转换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学生所学的知识与社会发展所需脱节太严重,大学毕业后,所学的知识大部分用不上。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学呢?在这个唯文凭是举的现实社会形态下,别是在仕途的严格学历制下,很多人接受了这个套子。国家正规大学讲究一个好的学习氛围和学术研究,而诸如中国的民办高校,在本身管理不善的散沙下,拿什么来保证学生知识的提高和学术的交流。是不是光从几所名牌大学聘请几位教授,可以说成是对教育资源的整合,可以高喊与美国哈佛争长短的口号,这确实有点离谱。

我无意否认大学是成才的摇篮这个事实,毕竟大学还是许多人的梦想,进了大学总会长那么一点点见识,提高那么一点点档次。不过为了这些,我们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大学几年,昂贵的经济花费,使许多农村家庭倾其家财,负债累累,同时,仅存的几年宝贵青春也消磨殆尽。我也不是说大学培养不出人才或精英,而是说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和精英太少了,这与我们对大学的巨大投入是不成比例的,也有负于我们对大学“精英教育”的期望。

四、中国教育师资的错位和素质薄弱

教育体制的僵化已经使人难以适从,教师知识结构的老化和教育水平的低下,也实在让人难以恭维,且不说乡村老师如何,城市老师而论,一年下来,有多少老师能够看基本教育学的专著和相关的教育著作,又有多少人去研究了自己的教学,更新了自己的知识。当城里的孩子进行现代化教育的时候,农村孩子接受的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教育思维方式和水平。一成不变的思维,几十年如一日的教学方式,怎么能培养出好的人才呢。

首先有必要声明一点,教师依然是中国最值得称道的之一。但中国教师本身存在的劣根性也不得不点出来。

中国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小学教师素质实在太低。在许多发达国家,越是低学年的教学,往往要求教师的素质越高;而在中国,则反之。高中、中专、大专学历,甚至许多通过关系,糊里糊涂当了教师的占绝大部分。最主要还不在学历问题,他们同时也聚合了见识拙劣,教学方法落后,随波逐流,无主见等一系列毛病。最突出的误区,一般都认为,具有小学水平的人教小学;具有中学水平的人教中学;具有大学水平的人教大学……

先说小学教师。中国的小学教育,单教师的思维模式讲,都是很守旧的,真正有想法的不多。为了提高升学率,老师可以不择手段,打骂体罚,作业扑面而来,考试接连不断,有时还要加班加点。这在一群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学生心灵里,必将留下阴影,直接影响了它们未来价值观、人生观的形成。

中学教师知识水平相对要比小学教师高,但他们同时也是一群很没有正义感的人。俗话说,才高为师,身正为范,单这一点,很多中学教师不够资格为人师表。中国的应试教育已经病入膏肓,在中学教育这一块尤为严重。对于这一点,体会最深的,我想,除了学生,应该是教师了。学生虽然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但他们大多要为前途而拼命读书,无暇分析自己受害的原因;而一旦他们熬到中学毕业,也早已经变得麻木了,况且已经脱离中学教育的苦海了,不会为了曾经受过的苦难而奔走呼吁。于是乎,我们的青少年,一届又一届地受着应试教育的折磨洗礼。

我们的教师,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难道没有什么感想?作为与中国应试教育接触最密切的一群人,他们为什么对中国教育的弊端,闭口不提?在大家对中国的应试教育吵得风风火火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还要保持沉默?他们的良知在哪里?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又在哪里?要知道,他们才是对中国应试教育最有发言权的一群人!他们看到的却只是眼前的利益,看到的只是班上多考上一个本科生给他们带来的奖金。对于应试教育的弊端,他们不敢提,也不愿意提,更不会在教学过程中为反抗应试教育做出努力。单从这一点看,作为中国最为典型的一群知识分子,他们真的有愧于“太阳底下最光辉的”!

中国大学教师问题的严重,不仅仅是停留在责任和良知这一层面上了。中国的大学教师,头上顶着学术和知识的漂亮帽子,骨子里却是腐败,既包括学术上的腐败,也包括生活上的腐败。在许多国家,大学都是有充分的自主招生权的,可中国大学的自主招生权,虽然也在下放,但却谨慎得很,而且一不小心会出事,报纸上、电视上闹得不亦乐乎。为什么会出问题,因为教师腐败。至于商业性的腐败,前文已经说到,这里不再提。

有的老师课讲得不好,没有学生听课,或是懒得讲课了,放光碟给学生看,一张碟可以放好几节课;也有些老师懒得出奇,一份考试试卷可以用好几年。因此如果能从上届的师兄师姐手中搞到考过的试卷的话,差不多都应该能拿高分。即便如此,学生的分数还与教师的态度有很大关系,主动权在教师手里。一些没有考过的学生,通过手段也会获得一个称意的分数。还有那些英语四六级什么的考试,每年的泄题,基本上也是出在教师手里。教师之间的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也是非常严重的。现在的大学教育已经不再是精英教育了,大学生的素质实在不敢恭维。我想,这些与我们大学教师素质的低下不无关系吧?

教师队伍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一方面,与教师队伍的老化有关。目前来说,教师还是终生制的,只要不犯什么大错误,并且你愿意,可以在教师这一职务上呆一辈子,直到退休。可时代是发展的,环境是不断变化的,而教师的知识体系和人生价值观却基本没变,这叫他们如何去引导学生?有些教师在教师这一职位上,一呆是十几年或是几十年,而这十几年或几十年却一直沿用一套教法,只不过把以前上的课重复了一遍而已。虽然现在有所谓的教师进修?但仅是走一场形式主义,教师的水平并没有提高。

另一方面,中国教师的问题,与教师的产生有关。拿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我想,受教师微薄工资影响,立志不当教师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教师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一直是一个被人拿来敬重的,而不是一个被人向往的,好比许多人敬重舍己救人的英雄,但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做这样的英雄一样。教师之所以比较受冷落,是因为教师这个收入不是很高……那些稍为有点想法或是长的人大部分不愿意做教师。当然,这不能一概而论,教师当中也不乏一些有识之士,但是太少了;他们也为中国的教育说过话,但是这声音太轻了,根本不会有人听进去。并且大多数的教师,在饭碗面前,选择并认同了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尽管是被迫的。

最后,在教师的管理上,校长的地位很是重要,校长的思维方式直接影响具体教学的大环境发展。校长的办学模式决定了整个学校的教育方向。在教学的执行处理上,在教学理念的运用上,校长素质的高低直接关乎一个教育体系水平的高低优劣。而恰恰中国的校长,不是理论型的死学者占多数,是商人占据主流,也有相当的政府官僚和旧时代的手工业者。他们很难有自己独创的思维,也不敢或者说从来没有改变这现状的魄力与决心。

总之,教育的问题不仅仅是教师的问题,但教师难辞其咎!

五、中国的教育时间太冗长,基础牢固有余,创新不够

世界上除中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接受学校教育程度达二十年之久。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掐着手指来算——学前班一年,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这其中还不包括复读和博士生深造的时间,那样还会更长。试想,我们是为了最后那张名不符实的文凭,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消耗在了这块苍白的原野上,假如,我们不走中国传统教育的模式,用二十几年的时间潜心研究一门所兴趣的事务,也许,二十年后,大多数人都成为了精英、大师。如果硬要给中国的教育捉襟见肘的来个完美定义,是对人才环境的营造和全才的培养,可事与愿违,中国的教育造出了一大堆全面平庸的人,并不是人才。

二十年啊!我们究竟学到了什么,倾其一生学习语文、数学,到头来,没出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极少冒出几个数学大师;至于历史、政治、地理、化学、物理等等课程,几乎没在相关专业工作的人,均变成了无用的多余。我们从小讲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喊了几十年,训了几十年,中国人的德育真的变得高尚了,每年那么多犯罪分子,每年那么多的文明口号,难道都是为别国人喊的。

中国的孩子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兴趣以外的事情上,书翻烂了,唐诗宋词课文倒背如流。讲理论是一套一套,一旦走向社会,连话都不会说了。中国的基础教育确实堪称世界领先,但却只重学生智商的发展,不重情商的培养。在创新意识上,知识的转化自主上,以及社会再学习上,中国的教育是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的。

六、中国教育的人才错位和信仰缺失

另外,除教育自身的弊端之外,人才的错位也显得尤为突出,一个学管理的走上了业务的道路,作家在炒菜,天生具有艺术家天赋和才华的毕业生当了导购……这些只需初级教育程度的,因为教育形式主义的左右,一些大企业纷纷以学历文凭的高低,作为判断人才和庸才的标准,并以此作为本身实力强大的成果对外张扬。而有些真正求贤若渴的小单位,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只能瘸子中挑将军。很多真正有才的却找不到合适的舞台,只在平常的岗位上慢慢磨逝了自己的优势和才华。

其次,在当代纷繁的大环境影响下,中国的学生缺少或者说没有信仰,这也直接导致了人文道德教育的沦丧和失败。出现在大文化上的个人崇拜,总是被一些浮躁的明星替代,被政治大员主宰,这严重的偶像盲目信仰和官位思想,自小在每个学生的脑里定格,越是有地位的,越是觉得代表真理,代表权威,可望而不可及,很少有自己主观意念和判断标准,虽然形成这盲目无知,多是来源于社会的因素,但在理性的引导上,在人生观的树立上,教师生硬的个人主观错误诱导,中国教育的极左极右性永远是贯穿一个学生毕生的。

写了这么多,归纳到一点,还是教育制度的问题,制度是根源。中国的应试教育现在长得是枝粗叶茂,所有的都是围绕考试这根指挥棒转的。我觉得任何学习都应该是自发性的,是因为自身的需要,而一旦套上考试的模子,会变了味,失去了学习的本意。中国的应试教育,说到底,是一强制性的教育,一理论联系不上实际的教育,与太多的功名利禄挂上了钩。不仅仅如此,一新的教育模式的诞生,在大环境被社会渲染得模糊的背景下,随波逐流的肆意狭隘意识又总是在占据和阻碍它更好地发展,而在其执行方面更是扭曲原意,加以个人化了。所谓的以人为本也变得以个人主观为本了。

中国教育化、产业化的道路,把办学当作办企业,教育围绕着升学率运行,而在深层次,升学率又是围绕着经济效益运行的,因此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跟学生一样,教师也终还是现行教育制度的受害者。他们迷失了自我,丧失了思想,没有发言权,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只能跟着考试这根无形的指挥棒走,缺乏立独行的精神。当然,我们在批判的时候千万不能对中国的教育一棒子打死,那样也会使我们的教育误入歧途的!

在我看来,中国教育改革必先从社会普遍教育思维开始,再是对应试教育模式和现有产业化体制的改革,只有在这几者得以完成的基础之上,再来思考教师本身的问题和教学方法与教育时间问题。按照我个人的想法(仅仅局限于个人),学校教育有十三年足矣,幼儿园二年,培养涉世的人生初识和兴趣爱好;小学四年,学习基础课程,继续深化兴趣和创造力的培养,因材施教;初中和高中合并到一起,一共四年,专业性、理论性地对学生的兴趣爱好进行挖掘运用,联系社会知识需求,有针对性地系统地开展课程;大学三年,直接针对社会,按需培养人才,提出可供选择的辅修课程,依其专业修为和情商,以及社会性来判定是否可以毕业。尔后再另定两年的社会实践教育,根据对社会的责任感,颁发学位证书。至于研究生、博士、导师,国家相关部门可设定明确的评判标准,不以其学历为凭,可根据其对社会的贡献和个人能力大小,给予授研究生、博士、导师等学历授予。在课程的具体化上,譬如像历史一类的学科,无需那么长时间的学习,更不应撇开学生本身的自我思维,而将其独立出来,并成为检验学生对当政者统治意识的认同标准,只要在中学阶段学习即可,授课也完全可以请中国的几名既懂历史,讲课又富有感染力的老师,将其成果拍成光盘,放给学生看,再配备一名课堂讲解老师,这样的效果,比以前诸多连自己都不理解历史的历史老师生吞课文要好的多了。

关键是要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以致用,只有这样,才能摸索到一有中国真正色的新的教育模式,也许,更多的人对我以上单纯的片面主张会提出质疑,认为考虑不够全面,没有深究他的可实施性,也没有考虑对知识的消化,又或是学生过早涉世对社会的适应性和稳定性,那还是教育本身的问题了。

至于中国教育到底该选择一什么样的模式,还得先征求广大学子的意见,再请众专家学者加以理论研究和分析,只有这样的教育改革才是贴合实际的有意义的改革。当然,对于改革,那毕竟是经天纬地的大事,岂是我一介书生能解决得了的,我只能根据自己切身经历,谈谈对教育的一些体会,希望能引起大家对教育的一点点关注。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是,中国目前这教育模式,别是应试教育,相当程度上偏离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是不合理的。应试教育一日不改,中国一日成不了真正的强国。

梁启超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我倒觉得,这句话用在教育上似更合适些:教育智则国智,教育强则国强,教育进步则国进步,教育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教育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标签: 中国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