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施晗>正文

施晗:回京狂想曲

2018-06-02 16: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昨日回到北京,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八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再打一个小时的出租车,终于到达北京住地,紧绷的心此刻才悬了下来,放下手里的行李,匆匆赶去参加一个聚会……发现聚会已经快要结束。想必是谁有意安排等我去做结束报告么!

一天总是很容易被挤成用尽的牙膏盒。也难怪,朱自清“洗手的时候,觉得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何况这躺死的旅途,只能无辜地浪费这有限时间里的上一秒和下一秒,你甚至连觉察到他们逃遁的机会都没有。偶时,想掏出包里的“洛可可”翻翻,但在这样一个拥挤喧哗的环境中,和一个流动的棺材里,其实你哪里还有心思享受得了心灵的安逸呢。

于是,我开始听唤某人说的“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仰望那些一只只飞过天空的鸟儿,仰望那些停在树梢,又迅速被火车赶超的精灵。他们一只只,一群群,那么自由地翱翔,又仿佛衔着我们人类的心事,修缝着天空的补丁,谁也没有来得及看清他们的浩茫。

一些白云,一些秋风;一些路人和疯人,甚至树木;密密麻麻的成为我窗口的注脚,他们是那么深厚,总让我想起昨天,想起让我曾泪流满面的某篇诗章。

迟疑间,车到河南郑州,这宁静被前来巡视的乘警打破,我们只能听得他叨叨絮絮的艺语一样的声音,隐约是告诫我们小心车上扒手之类……于是乎,车厢里开始骚动起来,人们争相检查自己的行李,掏自己的衣袋,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为了这个活棺材里的受害者,接下来,车厢里开始谈论城市之间的互劣性,什么“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设在驻马店”诸如此类的无稽话题。我对任何一个城市没有偏见,除了把这些作为耳旁风,再能做的是让自己沉淀,沉淀,直到看到车厢的地板。

还在前天,在上火车前的长途汽车上,我在万般无聊中,端起手里的相机一路乱拍,把那些山山水水,飞禽走兽,人物是非,统统拍下来,只想拍下些许故乡的记忆,那记忆里满含温馨和怀旧,不是任何一个都市可媲美的。

但是,在这车厢,在火车经过的十几个城市之后,我的故乡是不是也要成为他人话语里将要被抹黑的对象!而我又会不会提起腿,一脚踢翻那个谣言者呢?我真不知道这样的后果会怎样。

车到站了。所有人早早等在了车门口,齐力往外挤,站台并没有很多人来接车啊!我仔细辨认着前来的人,有的也是提行李的小红帽,看了很多年,感觉那个帽子也有点变色了。上面好像写满了欲望与躁动。

出站口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有个很起眼的老人,手里拿着一大摞北京地图向乘客兜售,她的视线是流动的,她的手像煮熟的鸡爪一样显得苍凉,而令人同情,然而过路者,只从她身边匆匆掠过,没有一个人来得及看她,也没有一个人因为她呢喃一样的推销语言而买一份她手中的地图,哪怕停留,都将要成为奢求,老人近乎哀求的神情更加紧绷了。没有乞讨,没有死缠,杖围之年的她依然用自己的劳动昭示着自己不服输的人生追求,这比某些有预谋的乞丐,或是某个个高高在上的仗势者不知伟大和明哲得多少。当然,我深信她自己并不懂这些,因为她是无华的。我买了三份地图,一出站我把他送给了一个正在问路的异乡人。也许,这中间人我做得并不漂亮,而我知足矣。

今早回到公司,打开电脑,看到书友赵逸之为我篆刻的一枚印章,煞是喜欢;篆书的体势,行书的笔意,不时透出枯笔的禅意,颇有大匠不雕之感,逸之友为书为画都有自出机杼之处,令人艳羡。我早年也爱好篆刻、书画,然篆刻是一件心灵手巧的细心活,于我终究难坚持,纵然彻底地拾起,也未免做得出成绩,故而释然,最后只剩下书法了,而今画也很少沾手,作书成了一大嗜好,无论软笔硬笔,只要有一方天地之处可看见我乱涂一通的破笔迹。途中的一切放佛已经离我很远了,拾起来也已经轻灵……

人长在哪里根落在哪里,不论哪一天哪一年走过去多少遭多少路,根状依然不会改变,依然有它的质地,它的风骨,它的容颜,以及它模糊却不会忘记的过去。

繁华过后是平静和失落,身处繁华,要心存平静,准备失落。

一枚小小印章,一面大意人生。

回到北京,放下旅途的一切。收获,除了这枚印章,也有其他让我欣悦和欢喜;让自己在心底常常记起吧。

2010年11月作

2012年6月12日改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