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施晗>正文

施晗:从学生到学生

2018-05-31 19:0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在未认识南军之前,我给他出了一本散文集《有一思绪叫怀念》,那时,我却曾把他当成一个学生看待,这并非因为年龄问题,而是在他的文字中隐隐透露着一义无反顾的青春情怀。一晃荡,几年过去了,我也由最初的编辑工作,转而成为了出版人,对书的选择,对书的出版,继而有了更高要求,更深理解;几次南军把书稿发给我,请我出版,哪怕写点文字也算是籍慰他求进的心灵,而我的迟迟不肯动笔,惹得我自己都无颜面对自己了,如果是因为其他借口,又或者是因为无限的忙碌,我觉得都该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终,巴掌没有拍在脸上,拍在了腿上,这是为南军的进步拍出声来——南军进步了,南军不再是学生了,南军还在继续进步。而自己呢,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逃避者,手中的笔僵直生硬,脑袋也空空如也,倒逼成了悬崖上的那只独狼,环顾四野,却只剩下与伴的天地。

在时间上,我很早出发了;在距离上,南军已经后发制人,赶超前者。

我不敢说,文学之于某某会得到某某,文学本身是一内在能量的释放,无所谓得到或者失去,而能够在这条道路上坚持走下去,并从不曾放弃者,需要勇气、毅力和不服输的执着,这些都集中在南军身上。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纯粹的,有心的文人。

文人有水平的优劣高下,有好文人、坏文人。

暂且不说水平问题,这个很主观,谁说的都不是真理。单好文人和坏文人来说,南军无疑是属于好文人之列;他不参与文坛的是非,不背后诋毁别人,不求、不畏、不取,这是大丈夫所为,侠义的体现。

自然,南军曾经是一个学生,将来,他还是一个学生,只有不懈追求的人,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学生,学生才可学无止境,一旦自认成为了老师,开始教化他人,那么他的文学生命也将此终结。

我也真诚地希望,南军可以永远戴着学生这顶桂冠,抚平身姿,敢于犯错,小心求证,不断完善自我、超越自我;在文学的思考上更加扎实一些,更加深邃一些,更加理性一些,那么我相信,不论文学或是人生,南军都将更上一层楼。

施晗

7.12

标签: 南军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