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施晗>正文

施晗:新书《书生味道》出版,喜来登金沙城中心酒店全国上市

2018-05-29 18: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施晗:新书《书生味道》出版,喜来登金沙城中心酒店全国上市

施晗:新书《书生味道》出版,喜来登金沙城中心酒店全国上市

散文,是我文学创作中的最爱。虽然相较整个文学史来说,时不时被某些人“疏忽”掉了,但在我心中却一直保留着无可取代的地位。我喜欢散文的真实自然,喜欢它的朴素典雅,喜欢它的辽远深邃,更喜欢它的自由洒脱。从1996年我发表第一篇散文算起,时间已然过去十余年,但作品却不多,总共不足二百篇,平均每年才写十篇而已,可见我的疏懒。聊以自慰的是,我的少量作品至今还“活着”,这也没枉费我此生对文学的钟爱!

自2009年开始,我接触图书出版,又不经意地闯入了书法的木人巷,几经周折,终开始了一个文学创作者向出版者角色的转换——我成了图书出版人。的变数,不得已,开始奔波于生活,奔波于那些杂碎看不明的琐事杂陈、世故伦理。不再理想主义,回归现实。看到听到想到悟到——很多无知的自我。此刻,唯有文字还在禁锢着任何一个外来者的利欲侵袭,他不断告诉我:我还要奔跑在文学的路上。

饱受了人所能经受的磨砺,我自信我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也开始相信了命运,总觉得我的人生文本早被谁之手一意孤行地写好,我只是一页页地在往下翻。不论信奉释迦摩尼,抑或耶稣也再不被认作是消极的世界观和虚拟的存在,世事的变幻一步步看透,静正附体而生,无所羡慕了。

文人本不同于书生,书生更年轻,更无污,更纯粹,同时也更傻更呆更痴;百无一用是书生吗?尽管书生从事出版,却从不懂得为自己包装、呐喊。如果书生不是把头颅高昂,那么是把灵魂埋得深深。于是,这本书从河北人民出版社那里流出来了。

受过欺骗,结过损友,素面朝天,终极而立之年,我还是我。于是,写下了这本《书生味道》;没有目的。远离纷杂。思虑未来。这一切只是一个自然的蜕变。

人说,我成长了;我说,书生永远有着纯纯的味道。

2013年于北京

 

书 名:书生味道

作 者:施晗

出版社:河北出版集团

河北人民出版社

定 价:32.00元

开 本:16开

编辑推荐:

他一直不是大家心目中最火的80后作家,但他却超越了所有“80后”

别人说他:“只做自己的非主流”,他说:我有书生的味道……

80后影响力作家施晗归来之作,半为文人,半为书生的思想者之歌

2013年最直言不讳的书生剖白书。

施晗出道以来,最具思想的诚意之作。

一路带上文学行走:从南至北,历经市井纷繁,众生百态。

十年书生剖白:人生、梦想、羁绊,自由;

只因人世冷暖,本如盲人摸象。

内容推荐:

这不是一本哲理书,人生胜似哲理。

这不是一段记忆的回顾,这仅仅只是时间的足迹。

十余万字的娓娓自述,一百余幅珍贵,其中包括作者摄影的一部分

千万读者因为《书生味道》而感动共鸣,

因为在这里他们找到了曾经的你、我、他。

著名作家肖复兴作序推荐:“‘小品文是文学发达的极致,它的兴盛必须在于王纲解纽的时代。’施晗对于文学写作的追求,让他的作品拥有80后这年龄的作者少有的才气睿智与人生现实的真实与深入,又少有这年龄容易出现的浮泛或炫技。施晗年轻,他理所当然的应该要有比我们更多一些美好的希冀,也应该比我们活得更好,写得更好,走得更远更长。”

献给所有逝去的青春,献给我们怀梦未来的书生时光。

施晗,“80后”代表作家、书法家、出版人。生于湖南祁东。13岁开始文学创作,以白雪为笔名,在全国发表大量作品,引起文坛关注,获“星星诗刊”全国文学大赛一等奖等各类奖项十余次。历任《青年文学家》《合创团》等刊物执行主编。

先后主编《百年中国文学精粹》(12卷)《中国当代文学百家》《中国诗歌精选》《二十世纪中国散文精选》《近现代名家散文精选》《近现代名家诗歌精选》《当代校园文学选》等二百余部。发表作品四百余件,入选多权威选本;部分作品在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发表出版。著有《梦回千年》《追忆似水年华》《天国无门》《生于80年代》等。现居北京。

曾与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一起入选中国80后年度实力排行榜。又因文学作品中稳重冷静的思索,质朴而又充满灵气的语言以及心忧天下的情怀被业界称为“最不像80后的80后作家”。

眼看一年如梭而逝,台灯下,我正思考什么,又在缅怀什么?是在为昨日狂放的言语寻找悔悟,还是为明天逃离北京,回到故土后,归心似箭的释怀。

不敢忘记,在已知的书生岁月里,当我作着某一段,或是出版某一本新书之时,身后总有那么多读者和关注者与我并排在一起,牵引着我走向某个终点的远方!文学是必须要慎重而认真的投入啊!而人生呢?有时多像一部读不完的文学,似诗歌、似散文、似小说、似杂论,似那本藏封多年的名著,也许曾一度忘记书中主人公的名字,却时常把它里面的内容说起。

在穿过一条嘈杂的街道时,猛然看到一张“非主流”的海报,这让我确信自己已经远离文学有一段时间了。工作中的狂躁与浮华,让人不堪回首,也让我彻底摆脱了一个文人应有的骄傲,所有人都在生存与理想之间挣扎,除了挣扎,只有一丝走出去透一口新鲜空气的勇气。

我把“非主流”的海报买回去遮上墙壁那个砖孔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现实生活已经把我彻底出了,游离于尘世的金钱和名利憧憬之后,剩下的只是空壳的自己,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还无休无止的前行……我突然觉得“非主流”海报中后现代的设计思想很可能是未来某理想生活的领跑者,而它为什么还要郑重其事地在最显眼的地方注上“非主流”几个大字?这确实是一个低调,且很有自知之明的设计者。

什么是主流?什么是非主流?为了寻找这个答案,编辑部喧闹起来。争论的同事中有人概念化地告诫我:大众化、顺从当今大众潮流、最流行的东西、不超前和不滞后……是某几个或一个人个性的行为,导致大部分人都跟随他们,这是主流;非主流的意思是,并不是那帮追潮流(跟随主流的人)的人中的一份子,用自己的个性走自己的路!

那么,我要疑惑了:我是属于主流还是非主流,或者什么也不是?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位叫穆子美的作家,确曾说过我是不适宜从文的,因为我不懂文人潜规则,更缺乏“主流”文学的先天禀赋。而他本人,因在某主流刊物任职,俯瞰天下大势,紧跟时代脉路,顺应潮流,恰好是我学习的“典范”,他也很乐意收下我这个“学生”,无论将来是否从文,于他,总没有什么损失。然而,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学会他的潜规则和主流观,我确实笨得可以。

认识穆子美是偶然中的偶然。我去长沙参加美术专业考试,在租住的几十元钱一间的小平房隔壁,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在训斥自己儿子……这是我记忆中留下的初次见面却印象最深的关于他的片段。也许,是我与他儿子年龄相仿的缘故吧,他很不屑地瞅了我一眼,然而,在他的不屑里,他发现了我手中的一张水彩写生。他走过来,翻起冷眼扫过我手中的画,问道,“你是学画的?”

“嗯,”我答道。

“学画好,能赚钱,功底也不错,是内容有点……”

他沉下来,欲言,仿佛又不屑再多言。

我心颤了一下,毕竟,这仅是为应付明天考试而做的练笔,哪里顾得上思考内容呢?只要考试能过关足矣。虽然这样想,但好强心还是催促我急于弄明白事情真相。而他也似乎瞅出了我的心思,马上解惑道:“你单学会画蔬菜、篮子,那是死的,是不能成气候的,好东西应该取材宏大;诸如画毛主席、周总理这类伟人,画天安门、人民大会堂很好……那些是主流啊!晓得了罢!”

咦!我终于茅塞顿开,拨云见日,意会到这绘画的主流与非主流是如此之分哦!

这样的日子里,我上午一般把自己关在房里临摹素描或色彩,下午去街头遛哒,在城市的角隅或某条大道,总能看见那些把新买来的衬衫与裤子烙上几个烂洞,或是故意撕出几缕长条的青年男女;而在某些商场,一尊没有头的模,套上一件时髦服装,店主硬说这个模是何炅,我刚要理论,店主抢说道,这叫时尚,是购买者的需要,亦是社会的大主流。好一个人性需要,社会主流?果然是冠冕堂皇的托辞。

带着被主流和被抑塞填满的将要崩溃的脑袋,我终于结束了这场为期四天的考试。正当我收拾好行当,准备折回学校时,穆子美先生又坐到了我面前,他将一本自己新著的散文集重重地按到我手心。只到这时,我才彻底明白他的身份原来是湖南一家报社主编。我突然有想留下来与他促膝长谈求教作文之道的冲动,但我终究没有,害怕失去什么,又似某力量在敦促我尽快决断眼前这个人。他请我在湖南师范大学旁边的一家湘菜馆吃离别晚餐,期间,我亮出了自己那些小,他一页页地翻读着,一句句的话咽下去,突然,拍着桌子高叫起来:“你莫要从文了罢,建议你还是画些小画为好!这样缺乏主流意识的作品怎么行呢?真正的好该是……”

他一遍遍地重复着“主流”两个字,仿佛要把它镶进我的头颅里。试想,在我当时那稚嫩闭塞的笔筒下,除了抒写自我的杂乱情怀、生活琐事,我还能作出什么?更谈何与穆子美先生心目中的“主流”暗合呢?我的那些自辩陈词终使他不耐烦了,他没再继续看下去,把所有稿子丢给我,快速扒完碗里仅剩的几粒米饭,一言不发地走了。不知道是否真是我作品缺少“主流”的原因,让他不满,继而生厌,算我是他学生,他也没有再格外开恩,仿佛训斥他儿子一样来教导我。末了,还是怪自己被排除于“主流”之外啊!

回程的车次是下午五点,悻悻然吃过中午饭,还有一些余暇时间,我准备在湖南师院旁一家书店耗过,巧的是,这家书店除了书,也字画、玉石,在一幅仿清朝画家王时敏的画作前,我久久凝目,店主许是洞察到了什么,上来与我搭讪:“先生看上了这幅画?这是清朝王时敏的得意之作,您瞧这用笔、墨色……保证是真迹……”我笑了,反问道:“王时敏的一幅真迹价值多少?您敢在这里挂出来啊,莫不怕路人抢了去?……”

店主自己搬块石头砸着了脚,颇后悔起刚才放出的大言,赶忙解释道:“王时敏为清朝书画家中的四王之一,地位之高,影响之大不言而喻,虽说先生是行家人,知道这画是赝品,但仿真程度之高不言而喻,亦有蛮高收藏价值;更重要的是他在当时,代表着社会的‘主流’,否则,不会有人来仿他的画了……”

什么?后人仿他画,因他在当时代表社会主流。店主不经意的话,突然让我欣慰起来,继而又陷入长长的沉思。

“您看,启功、刘炳森、范曾等的字画赝品是多嘛!”店主接着说。

“是啊,是啊!”我笑了……

第一次觉得自己那张有着近二十年严肃的脸显得天真与无邪。

时间过得越忙,记忆也遗忘得越快。

到家一个星期,几乎忘记长沙发生的一切。我独自一人偷遛出来,在街心公园对面的烧烤店吃了十几串烤羊肉串,被一个长辈知晓,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他怀疑我沉溺于玩耍,结交不三不四的朋友,荒废学业,是要被乡村邻居耻笑而抬不起头的,而只有考上好的大学,某个大官,或成老板,那才是大家所羡慕的,除此外,只能变死条狗婆蛇,永不得作为。多少年来,我们村庄代代人的思想,都被这所谓的“主流”观念左右着,从不曾有人追问正误与否,只有你是否遵循了众人的意愿,确成了一方达官贵人。

知道我超出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几十分不久,一位重权在握的亲友为我祝贺,再次告诫我:“一定要读好大学,进入政府机构,在官场谋职,只有这样,你才有出人头地之日,才能赢得全村人的尊重,这是社会的主流,是我们全村人的期盼……”仿佛我这一生都已经让他妥善安排好了。

啊!时代的主流……我的后半生,我的受全村人的尊重,我的荣光,都要付诸于“主流”这两个字,也似乎注定我要成为“主流”的牺牲品了。

然而,结果并没有如我这位重权在握的亲友所安排那样,我放弃了所有人对我梦寐以求的“主流”生活。去走自己喜欢的路子。文学因为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分类,而历久争鸣,誓要分出“主流”与“非主流”,想不到社会和时代也竟生出“主流”与“非主流”来,也许穆子美一直在做个“主流”的自我吧,而那店主呢,也是个极明白“主流”与“非主流”的人物。不过直到今天,我再没有穆子美的消息,大致是他不想认我这个学生了。还有是,我只做自己的“非主流”。

标签: 主流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