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施晗>正文

施晗:青春,迷失太空2013有梦可依

2018-05-29 18:0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查找周圣咏照片时,发现每一张都写满了心事,但正是这一张张看似带有几分忧郁、危襟正坐的表情,构成了他细微的观察方式和体认这个时代的精神要素。借由他的文字和思考,那些平常不为人所注意的旮旯,那些贴着地面的低处的、更无垠的生活,将呈现在读者面前。

施晗:青春,迷失太空2013有梦可依

施晗:青春,迷失太空2013有梦可依

或许说,我是背负着他的文字,在艰难地行走着每一天路程。他没有刻意催促我行笔的速度,为了写好这个序言,我反复看着他的文字,直看得自己厌烦,甚至想到“周圣咏”或是“青春”几个字,开始发憷。

在网络上搜索他的名字,除了与“打工仔的明星梦”这行字关联外,再能找到的是几个保险的同名同姓者;问起圈内朋友,也不知其人;离声名鹊起还有好几万里,世俗的成功,在他这里,尚未成形,也正因此,而有无限可能。即便这样,你在看他作品时候,仍然会被他的真实所吸引,甚而产生了解、阅读的兴趣。

在这本书里,青春已不是一个普通的与年龄有关的形容词,他可能是赋予周圣咏所拥有的最美好的权利之一。当然,在他个体看来,打工仔已成为他命运笃定的字眼,而我觉得,青春,有梦可依,趋身前行,理应充满希望与喜悦,轻盈与自由;所以,在我的怂恿和诱导下,这本书名化成了《谁的青春不有梦》。

北岛说:“在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但事实上,千古文人英雄梦,每个文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江湖,江湖也许可凭一时之勇毅而成。而要成为一个真人,成为一个有梦之人,却要艰难得多。在这个江湖,我们寻觅着属于自己的价值理念,构建着自己的生活与人生,我们的执着、困惑、迷茫与欣悦,带有这个时代的烙印,也充满某生机,因为我们都曾被时代裹挟前行。在这个世界发生更好的改变之前,首先要做的是改变自己,而改变正是为了对梦更好的相依。

也许,梦与自由在高处,相逢未可曾相知,需要更多人不断地思考、经历。而如周圣咏这般关注低处的生活,是另一青春的生活姿态,他用强大的自我聚光和省思,赋予这部作品以重量,在追寻青春价值的同时,也用笔与灵魂呈现了他眼中的当下现实。

周圣咏告诉我,他是一个普通语文老师,文学是梦,他渴望读书,渴望上进,当面对文学的馅饼真正掉下来,他没想逃遁,欣然接受被砸中的喜悦。然而,文学毕竟是一门文字和思想的综合学科,不能草草以文字排列组合而称其艺术,在《谁的青春不有梦》这部作品出版之际,我不想滥用一个文字来佐证他的优点,每个读者都是一面镜子,正反都有他看到的成像,而我更多想到的,是他无限可能的未来,和亟待塑造的先决条件。如此,我只能说在小说题材内容上,作者体现了典型的解构主义观念,技巧上力求标新立异,在精神上则带有歇斯底里的疯狂性质,作者着力发掘的不是外在的客观世界,而是作者自我单薄的内心存在。其次,全书明显附会了太多时下流行的元素,在对中国传统文学的功能方面没有起到较好的推动作用,对文学的社会价值、道德价值和审美价值表达都不够。

文学如同人生,从来都不是静态的,而是带着年代的印记不断发展,反映出那个年代的风格与状态;不同时代,其表达形式也不尽同。正如王国维先生所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文学本身永远蕴藏着不断变化的巨大潜能,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自己的文学形式。我不能说周圣咏的作品一定要遵循某某规律,或者非要达到文学与艺术的高度完美。青春,既然赋予了他重生的权利,年轻的主人公应该准备改变世界,从文学的某条腿出发前进,去寻觅属于自己的价值理念,构建自己的生活与人生;

青春,有梦可依,这正是我想要标明给《谁的青春不有梦》这部作品的,同样也标明给周圣咏,在通往更好时代的路上,我们当摒弃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梦想,拒绝平庸,拒绝迷茫,早日找到改变命运的力量。

2014年11月7日完稿

标签: 自己的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