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刘宗勇>正文

刘宗勇:黄昏时的悲歌

2019-03-31 10: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黄昏时的悲歌

 

    

地平线上第一束交照进破庙时,正刮着寒冬最剌凛的风。名叫波利的母猫倦在发霉的稻草上,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佛像下已经腐烂的木盒。

波利三年前从老人的别墅里移居到破庙。十年前,老人拄着拐丈在郊外散步,在林荫道边上的草丛里发现了两只刚产的幼猫,母猫的躯体已经冰凉。见着两个鲜活的小生命,老人孤独的阴影里绽开了初春的花蕾,在欣喜中挽救起它们,并分别取名落伊与波利。七年来,落伊与波利和老人相依为命,别墅里阳光明媚,到处鸟语花香。然而,在老人去银行取款的当天晚上,有人潜进了别墅,并拿刀架在老人脖子上,要她交出所有现金。落伊和波利死死咬住强盗的手脚,老人趁机报了警,而落伊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波利也被抛在地上。当波利在老人的呼叫声中醒来时,别墅里已恢复往日的平静,只是落伊的身体再也不能活泼调皮。老人含着泪水领着波利,把装着落伊尸体的木盒放到了山里的破庙里,以表示落伊的灵魂会得到上天的抚慰。

没有同伴的拌随,波利的日子过得孤独而干燥,思念促使着它日覆一日的去探望落伊,最后,干脆住在了破庙。老人继续了波利的路,每天都定时送去食物,一送是三年。

波利的食量一天比一天少,老人请了医生,在不干绝望的叹息中她又找来许多草药。波利只是软弱的躺在主人怀抱里,时时发出一声痛苦的轻鸣。老人紧紧地抱着波利,从晨曦到黄昏,一直陪伴着那具腐烂的木盒。

这天,光线已经射到破庙的墙壁上,波利仍没听到主人熟悉的脚步声,它从稻草上支起身体,艰难地爬向木合。阳光从破庙里撤离,波利才触摸到木盒,在寒风的呼啸声中,它发出最后一声悲鸣!

黄昏披着沉闷的外套站在地平线上,一只乌鸦在枯萎的枝头上“呱呱”地哼着……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