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手机外的世界很难熬是吧?_李勋阳

2018-07-25 09:1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龟孙》

想骂人的时候

说他姥姥的

的确比说他外婆的

劲道

这个时候我支持你们那

所谓的标准词儿

但这会儿我想骂人却不知道骂谁

不知“这个国家”有没有

姥姥

实在不行

有方言中说的外婆也成——

去你他妈的姥姥!

《一句唐诗》

每次出门穿鞋

都会看到

母亲的“临行密密缝”

在鞋底

那是我每次回老家

再次离开时

母亲都会拿出几双

她闲暇时

给我们

纳的鞋垫

《王洛宾的联谊城》

今天朋友圈

在大坂的几个诗友

刷了屏

我脑袋里便响起

“大坂城的石路平又平啊

西瓜大又甜

那里出的姑娘辫子长啊

两个眼睛真漂亮

你要是嫁人

不要嫁给别人

一定要嫁给我

带着你的嫁妆

领着你的妹妹

赶着马车来”

的旋律来

有时嘴里还哼了出来

突然意识到

这也太岔劈了

一个是新疆

一个在日本

我琢磨着歌词

又哼了一遍

发现:

没毛病

《梦中的诗句》

梦中正梦到一个诗句

被蚊子嗡嗡嗡叮醒

先摸出手机存记下来

然后静等它

再次对我进行骚扰

一巴掌

拍死了它

我以我血荐诗行

《无题》

晒的被子给忘了

华灯初上时才想起来

收时发现上面已经起了一层

夜气

但也不能说这是

白晒

《阳光不灿烂的日子》

雨季间晴的天气里

我把被褥

拿到楼顶去晒

去收集阳光的味道

这不是比喻

晚上你躺在里面睡觉的时候

你闻得着

《身有灵兮》

妻子从公司

带回来三只鸽子

说公司放鸽子

这三只太肥

飞不走

说让她带回来

干脆炖鸽子汤吃

我看了看它们

果然太肥

心里愤懑地想

活该

谁让你们太肥

竟然飞都不会飞了

但一低头却看到自己

开始发福的体型

——

啊?

要是自己的灵魂

不知不觉已经发肥

那可怎么办

《那些民国控的老家伙们》

民国成了安全套

其实

他们知道

自己的软硬

对付不了自己

心仪的女人

于是他们争相反着戴

让颗粒或者花纹

直接摩擦

自己

《Junglehood》

初中时

在地摊杂志上

读到我们家乡那个市

曾经出过一个杀人狂魔

十来年期间

杀了四五十人

甚至震惊了世界

从而我们一个伙伴的外号

从这而来——

真是冤煞他了

他不过是姓和这个变态一个姓

再后来还听说

出现过人肉包子店

是三姊妹开的

还有什么帮什么会甚至

世外高人

我们整天津津乐道于这些

既害怕又向往

而我自己甚至还幻想

哪天走在半路上

出现一个白胡子老头

非要指点我两下

从此江湖上

突然出现了一个什么少侠

腥风血雨

快意恩仇

关键时刻还能泡妞

《自作多情》

楼上有家伙

敲架子鼓

一个多月了

还是没有多大进步

有时听去

像敲木鱼

这样一想

我竟然

替他们想开了

——

迟早有一天

他们会善有善报的

《水泥芳邻》

我经常通过我家后窗

欣赏对面楼上一家

养满了阳台的

花花草草

今天夕阳斜照中

我发现他们花草的上空

还搭晒了五颜六色

好几件衣服

灵魂的旗帜一般悬挂在那里

而我再次试图看到他们一家子时

却依然看到的只是

在他家窗户里来回行走的

模糊的剪影

《冠军早餐》

世界杯结束了

早点摊上

大家还在激烈地讨论

和传说

一些家伙买彩票的事迹

其中说得最热闹的是

说哪个家伙

倾家荡产买的彩票

结果买输了

直接跳了楼

《有时你火冒三丈却不知道该气谁》

你好不容易饿了

精心做了一碗面

刚吃了一口

手一滑

连碗带面扣到了地上

“我靠”

一刹那

你无名火起

但又不知道该气谁

再对着破碗猛踩两脚

“老子不吃了”

紧接着

你又破怒为笑

不禁自嘲

“少吃一顿又死不了

至于吗

说明这碗面和你没缘呗”

这不是隐喻

而是刚才发生的事

现在我已经收拾好地上的狼藉

坐在沙发上反思

突然发觉

自己一点儿

也不饿了

《冤枉》

停电

在家也做不成事

(主要是不能使用电脑了)

那出门耗一下

来到电梯口

按键

等了半天却没动静

心里刚想骂物业

电梯他妈的又出问题了

才想起正因为没电了

自己才出的门

这不是整乌龙了么

《喜兴的Fuck》

世界杯

第二场半决赛

克罗地亚胜出了

我看到有人在朋友圈欢呼

决赛

终于可以

“法克”了

《手机里的春天》

一个纪录片

记者调查采访

打工妹的生存状况

在潮湿、闷热、脏乱

的集体宿舍里

被采访的打工妹

边玩手机

一边回答采访

记者热得用领口

扇了几下风

打工妹抬头瞥了一眼

“怎么样

手机外的世界很难熬是吧”

《su》

老天撒了一泡尿

让这故都

先照照自己

《家姐》

用电饭煲蒸米饭

还是大学时

我姐教我的

她说很简单

只要把水超过米平面

一节食指蒸

水刚刚好

到现在

在家蒸米饭

洗过米淘过米之后

我都会用食指量一下

水的深浅

然后把米锅坐在

电饭煲底座上

静等它们慢慢香飘四溢

《将》

从小被我们

习惯称为老2的伙伴

在朋友圈里

把自己所有的ID

都改成了

老Z

并宣告没什么别的意思

两个样子都差不多

大家将一下

《关键在于谁是狗》

昨天有家伙

给我微博发了一个私信

我随便扫了一眼

看到

其洋洋洒洒

竟然为网上经常出现的

“404”“红色感叹号”

以及删帖封贴

这些行径在说话

甚至还强调

官僚主义的必要性

我骂了一声

狗日的

又重复了一下

真是

狗、日、的

《极光》

每次动笔写东西

我脑畔都会莫名其妙地

自动浮现出

库布里克恐怖片《闪灵》

里的影像

主演杰克尼尔森

是个落魄作家

因为新作长时间卡壳而发了疯

几乎杀了自己的妻儿

而我昨晚的写作进展很顺利

带着心满意得睡着之后

却在这半夜凌晨

早醒失眠

发疯的杰克呲牙狂笑的镜头

再次在我脑袋一闪而过

我却突发灵感

想到自己的小说下一节

应该怎么发生

干脆下床打开电脑

在等它开机启动的过程中

先用手机

记下这首诗

等会再用电脑进行小说

的下一个章节

大不了

大白天你们吃喝玩乐的时候

我自己昏睡一整天

《背心》

曾经在集体浴室

我见过一个穿着背心洗澡的人

到现在我偶尔想起

还忍不住推测

连屌和屁眼

都不怕露的家伙

背心里面

还能护着什么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