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转载]别拿《弟子规》蒙事儿_李勋阳

2018-06-15 15:2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终于有反对的声音了原文地址:别拿《弟子规》蒙事儿作者:秦四晃

别拿《弟子规》蒙事儿

我们中国人有个奇怪的情结,自己做不到的事,常常寄希望于下一代。有个成语叫“望子成龙”,表现出极端的主观臆想性,老子是个毛毛虫却总想着儿子成为一条云中出没的巨龙。似乎人生当然的分工是,父辈们是孕育龙的,儿子是天生成龙的。殊不知儿子也有做父亲的那一天,于是前仆后继地都做了龙的孕育者。这样,一项神圣的使命代代推诿传承下来。是故,我们的社会高谈阔论者多,发号施令者多,身体力行者少,躬身实干者少,到处都是动口不动手的“君子”;可以毫不吝惜眼泪地为别人感动,少见哪怕是举手之劳地去感动一下别人。

近来在书市上总见到诠释、推介《弟子规》的小册子,较醒目的有两位,一个叫钱文忠,一个叫郭文斌。二位的角度不同,但共同地推崇《弟子规》,奉之为救世宝典的用意则殊途同归。郭的文字意境超拔,力图“究其精神实质”,认《弟子规》作济世修身良方,将之捧到了“禅”的境界。钱先生讲得比较通俗,颇具手把手教你如何照着《弟子规》做人的耐心。

《弟子规》好不好?好;《弟子规》道理讲得对不对?对;《弟子规》在教育少年儿童上有没有用?有些用。问题的症结在于,我疑心钱、郭二位大师不是在浩如烟海的国学典籍中花了眼,是被书商们弄懵上错了道,拿一千多字的一本幼稚童谣做了点,全然不顾《弟子规》里所说的那点东西,不过是拾人牙慧,不顾《弟子规》浅显稚拙类于“你拍手我拍手......”式的本意,误当做圣典,故作高深地挖掘品鉴其“深刻内涵”,以求启迪人生、教化社会。眼前物欲驱使下的世风日下,更多的责任在大人,改变的义务也应是由大人们来承当,如今却要捧着一本《弟子规》让孩子们去熟读深解从而拯救世道人心,可能么?

清朝的秀才李毓秀作《弟子规》,说白了是将儒家经典中有关敬老尊长、谨言慎行、宽仁博爱的要义拿来,编成三字一句的儿歌,供幼稚的孩童诵读。最初叫《训蒙文》,看标题知道是给少不更事的孩童读的,文字之浅显通俗易懂是显而易见的。其目的在于首先是识字,其次顺便弄明白一些基本的做人准则。仅此而已,绝无教化社会、拯救世道的大义和肩负这大义的企图。

《弟子规》整篇的题旨摘自孔圣人的《论语.学而第一》中的一段话,原文是:“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乡村秀才的李毓秀觉得用这段文字来启蒙孩子,比较经典,字理兼具,决定编一段朗朗上口的儿歌,便于孩子接受,于是便拿它做了全篇文字布局架构的总纲。试看,一本《弟子规》,除去“总叙”,全文五个部分分别是: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余力学文。稍懂一点作文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作者从立意到谋篇布局皆不费力气地奉行了“拿来主义”。有人会说了,人家毕竟点灯熬油地将圣人之言变成了朗朗上口的三字歌。这一点我们承认,遗憾的是圣人之言几乎已作了三字断句的示范,基本照抄便是,何谈费尽力气?

立意与篇章结构算是暂时挪用一下圣人文字,丰富的内容总该作者来创造吧?这正是在下冒犯钱文忠、郭文斌两位大人推山寨而弃正宗的原因所在。仔细读一读《弟子规》,大多文字照抄照转于《五经》之《礼记》《孝经》。举几个例子看看:

1、《弟子规》:冬则温,夏则清,晨则省,昏则定。

《礼记.曲礼上》: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

2、《弟子规》: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

《礼记.曲礼上》: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司必有业。

3、《弟子规》:将入门,问孰存,将上堂,声必扬。

《礼记.曲礼上》:将适舍,求母固,将上堂,声必扬。

4、《弟子规》:执虚器,如执盈,入虚室,如有人。

《礼记.少仪》:执虚如执盈,入虚如有人。

大多类此,恕不再一一列举。

这里需要别说明一点,四晃绝无轻视贬低李毓秀先生之意,他编辑《训蒙文》以启蒙教育儿童的功绩,是不可抹杀的,甚至千古都该褒奖。而今天的专家学者拿它来匡世救时是另一回事,靠一本少儿读物来拯救道德沦丧,恐怕连李秀才泉下有知也会大为茫然的——你们现代人可真会蒙事儿,别拿咱家开涮了!

在80后之窗博客上看到一张身着唐装,携妻跪拜双亲的照片,是郭文斌先生带着夫人,当时很为之震撼。我相信郭先生的赤子之情,面对全社会人伦颠倒、道德崩塌的急迫,怀着一份知识分子的焦虑,渴望能有补救;用拳拳的心试图营造理想的净土,做尽其所能的呐喊,希望人们能从喧嚣的世界挣脱出来,返璞归真。《寻找安详》是他系统的劝诫,接着便是《弟子规说了些什么》,增添了新的力量似的。——遗憾的是后一本书是书商的命题之作,郭先生天真的乌托邦式的善良愿望,不经意间被奸商们利用了,染上了铜臭,何处去寻安详?

何况,拯救现代人的灵魂,一篇少儿幼稚读物何以胜任?既立志要”为天地立心、为生命请命、为往世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郭先生也不该手持《弟子规》这样软弱的武器呀,四书五经才是雄厚肥沃博大强劲处,怎么能弃森林而抱独枝呢?丰富精深的民族道德源头究竟在哪里?相信博学而识广的郭先生钱先生比我辈更清楚。

人类进入了信息化的二十一世纪,中国被纳入重利轻义的经济大潮中,群体信仰的缺失,礼乐道德的崩坏有目共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对于一个有着五千年传统教化的华夏文明古国,今天无数的有识之士担心焦虑,在情理之中。只是,开错药方抓错了药,拿《弟子规》来急匆匆实施救赎,别说《弟子规》担当不起,孩子们也会反问:你们大人们在干什么?仁义之邦的道德复兴为何全指望我们这些尚未有社会话语权的少儿?

中华民族的道德信仰需要全方位地梳理定位复苏,千万别拿《弟子规》来蒙事儿。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