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塞林格短篇:《一个步兵的私人笔记》_李勋阳

2018-06-14 11: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他走进后勤办公室的时候,身穿一件华达呢西装,看样子已经过了四十岁——是四十岁吗?——这个年龄上,美国男人开始在起居室向他们的太太宣布要每周两次去健身房,而他们的太太会答道:“很好,亲爱的,但你能把烟灰掸在烟灰缸里吗?摆在那儿是要用的。”他的外套敞开着,能看出他仔细练出来的一块块肌肉。他的衬衫领子湿得能拧出水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手握着个人资料走上前来,并把它们摆在了我的桌上,“你能看一看吗?” 我告诉他我不负责征兵。他说了声“哦”要收起自己的资料,但我从他手中拿过来看了起来。 “你知道的,这不是一个募兵部。”我说 “我知道。但我听说最近这个地区在招兵。” 我点点头:“你知道,如果你在这里入伍,要在这里进行一些基础训练。这里是步兵,已经有点过时了,我们是用走的,你的脚怎么样?” “它们没有问题。” “可是你喘不上气。” “但是我的脚完全没问题,而且我能缓过气来的,我已经戒烟了。” 我翻了翻他的申请书,我的“首席”上士为了看得更清楚也意转过椅子来。 “你是某重要军事工业的技术指导,”我向这个名叫劳勒(这是一个爱尔兰姓氏)的男人指出,“你想过吗,在你这样的年纪,只要坚持工作算是对这个国家最大的贡献了。” “我已经找了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年轻人接替我,他拥有一级棒的脑袋和强壮的体魄。”(原文为1-A的脑袋和4-F的身体,有谁知道4-F是指什么吗) “我会认为,”我点燃一支烟,说道,“那个年轻人要能接替你起码还需要好几年的训练和经验。 “我原来也这么想。”劳勒说道。 我的“首席”上士抬起灰白的眉毛看着我。 “你已经结婚了,还有两个儿子。”我对劳勒说,“你要入伍,你妻子怎么看?” “她很高兴!你不知道吗,所有的妻子对于丈夫要出征都是很紧张的。”劳勒说,又苦笑道,“是,我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在陆军;一个在海军,一直待到在珍珠港丢了一只胳膊。那我不打扰你了,不介意吧?上士,你能告诉我征兵部在哪里吗?” 奥姆斯德上士没有回答他,我把他的资料滑回桌子的另一端,他拿起它们,等待着。 “沿着商业街,”我说,“往左拐,右手边的第一幢楼。” “谢谢,很抱歉打扰了,”劳勒挖苦道。他边离开办公室,边用一块手巾一直擦着后颈。 他出办公室应该还不到五分钟电话响了,是他的妻子。我告诉她我不负责征兵,所以我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他想参军,并且在生理上、心理上、道德上都合适的话,那么连负责征兵的也做不了什么,只能让他宣誓入伍。我又说他很有可能过不了生理那关。 我跟劳勒太太谈了好一会儿,虽然这不是个军事电话。她的声音是我所听过最甜美的,好像她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告诉男孩们去哪里找曲奇。我想对她说别再打电话来了,但我无法严酷地对待这样的声音。我永远也做不到。 最后我不得不挂了电话。而我的上士显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小讲座——“论对待女士要强硬的重要性”。 在劳勒整个基础训练的过程中,我都关注着他。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的军队生活阶段使他出局更不用说把他吓退了。他还下伙房待了整整一周。他简直像个丝毫不输下一任的退伍海军上校。他既学会了行军,也学会了整理内务,还学会了打扫营房。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士兵,我想看到他正式开始。 基础训练结束后,劳勒被调到了第一营的F连队,乔治艾迪下的令,他是一个好极了的人。去年暮春初夏时,艾迪的得到了出兵的命令。在最后一分钟,艾迪将劳勒从出海名单中除掉了。 劳勒为了弄明白这事来找我了。他很难受,说话也有点冲,我不得不两次打断他。 “你为什么来告诉我?”我说,“我并不是你的指挥官。” “你也许和这事有关,一开始你不希望我参军。” “这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答道,确实没有,我没对乔治艾迪提过任何赞成或反对的意见。 下一秒他说了一句使我脊背发凉的话。他身体稍前倾靠在我的桌子上:“我要行动,”他说,“你不明白吗?我要行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又重新站直了。 他问我他妻子是不是又打电话来过了。 我说她没有。 “那她可能是给艾迪上校打了电话。”劳勒苦涩地说。 “我不这么想。”我告诉他。 劳勒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然后他面对着我敬了个礼离开了办公室。我看着他,他已经要开始穿制服了。他瘦了十五磅,重新出现了肩膀,小腹像原来一样扁平。他看着不差,一点也不差。 后来劳勒又调动了一次,去了第二营的L连。八月的时候他当上了下士,十月初时又获得了“年轻”上士的徽章。巴朵基尼斯是他的指挥官,他说劳勒是连队里最棒的士兵。 深冬,刚好是我被指派去基础训练学校的时候,第二营出海了。劳勒刚走的头几天我没法给劳勒太太打电话。直到他们登陆后,我才给劳勒太太打了个长途电话。 她没有哭,但是她的声音很轻很轻,我几乎都听不清了。我想对她说一些好的事情;我想使她那美妙的声音恢复正常。我想到向她暗示劳勒现在是我们国家那些勇敢的男孩子之一。但是她知道他很勇敢,每个人都知道,而他也不是个男孩。这个幻想太不自然太虚假了。我想到其他一些词语,但它们也一样不靠谱。 于是我知道我无法使她的声音变得正常了,至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能。但我可以使她高兴一点,我知道我能使她高兴一点。 “我送走了皮,”我说,“他及时上了船。爸爸要向我们敬礼,而我们却和他吻别。他看上去很好,真的,他看上去很好,妈妈。” 皮是我的兄弟,他是一名海军上尉。

标签: 上士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