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漫读伊沙长诗《梦》侧记_李勋阳

2018-06-05 08: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之所以说是漫读伊沙长诗《梦》,而不是阅读,甚至不说品读,是因为作者本人这部长诗作品随时都处在创作进行中,一直还在“生长”中,用作者本人的话来说,这是将伴随其随后一生都要写的一部大作-----“一直写到我不再做梦或无法再写”!

说来荣幸,2009年寒假我从云南返回陕西度假,照例要和吾师伊沙一会(来回两次),而这次例行的寒假回家过年,我却荣幸而悄无声息地碰上了两桩在以后看来绝对会成为大事的事件,第一件,是现在已经影响巨大的“长安诗歌节”,我落地西安当晚参加了长安诗歌节草创的第2场(关于其初创,诗歌节同仁已有不少文字记载和说明了),当晚第一次见到诗人秦巴子,其携带热文《长安的诗歌节》再次在现场分享(实际上西安同仁之前已在多媒体上相互传阅了),而“长安诗歌节”也正式以此文之综要命名,至于长安七同仁中的另外一位核心-----黄海,竟然要再等一年我再次寒假返家时才算初谋其面作故识,这头一桩,在此表过不题,是不是大事件,大家已经有目共睹!

而第二件大事,是这里将要提及的诗人伊沙的长诗-----《梦》的创作,这部长诗的创作不仅仅在作者本人的创作生命里,即是放在当下渐变的诗歌领域乃至未来,都会变成一件大事件。首先用作者本人的话来说,“必须有一次来自口语诗内部的变革”,因为当时“口语诗的惯常写法已经用尽,已经起腻,已经生腻”,(凡此,作者本人也在《梦》卷1的“自序”里多有论述,建议大家多家研读琢磨以及参考,在此不多引用,见谅),作者本人在此之前已经做了一年的变革创作-----《无题诗集》-----并且圆满收关,而这部长诗《梦》的创作,将是这一变革创作的继续深入和挺进,甚至未来诗学新的传统以及生长点也在此诞生,还用多说,这不算大事件,什么样的才算?

我之所以说荣幸,是因为我在回陕之前,在网上收到几位长安诗友通告,聚会时要带上自己的诗作,于是我带了自己的近作,其中有一首叫《梦续剧》,朗诵之后受到大家的热切鼓励,(在此略为赘述一下,在此之前我们惯例的聚会也和其他人一样,酒肉穿肠,再无其他,最多文坛八卦一阵,但从此之后,我们的聚会有了诗歌朗诵与批评这一中心环节,从而长安诗歌节才得以确立,这要在此再次提及诗人严力,是他把国际上最健康和最常态的这一形态推广到长安,并且一手促成诗歌节的建立,其诗其人,由此可见一斑),很快趁此,大家关于梦的讨论在当晚成为一个热点,而在当晚,恰逢已经深思熟虑的伊沙也宣布,其下一部大的创作将是“梦”系列,当时其本人还说其将会像《无题诗集》一样,写上一年-----连诗人本人也没想到自己将要打开一个伟大的端口,通往另一个世界-----梦的世界------而梦的世界同样也是一个世界,它不是虚假虚构虚妄的,而是确确实实的另一个世界,和这个现实的世界并行不悖,既链接又不干扰,那是人类另一处更加广袤深远的世界,用魔幻迷的话来说,那简直是一个“纳尼亚”,但是这个“纳尼亚”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所以我说荣幸,因为我见证了它的起始,等我返回云南路径西安,再次参加诗歌聚会时,诗人伊沙已经写出了第一批“梦”系列作品,当晚诗人秦巴子屡屡提及《梦1》,说他读得浊泪涟涟,而作者本人,伊沙,自然是喜不自胜,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摁开了一扇门,这扇门打开之后,即将展现在他以及世人面前的将是哥伦布也要面对的东西一样-----不仅仅是新大陆,而是新奇而陌生的另外一个世界……

如今“梦”系列的创作不但已经成为作者的一日常,更成为其一精神世界,其不断地发展衍变我们都未可知……还记得作者本人在“梦”系列初步成型并在“诗江湖”论坛贴出时,我跟了一贴,引用了《三国演义》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装腔作势托大时所吟的诗句来评价-----“大梦谁先觉,平生吾自知”------伊沙本人立马更正应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无知”,并决定将这句做为“梦”系列的总题记,随着这几年不断地跟读“梦”系列,我也越来越深知为什么是“平生我无知”了,因为连作者本人都未必探知,更何况作为读者的我而言呢!

虽然在前面我对长诗《梦》的意义已经不惜赘言,但是我还想再多强调一下。或许有人纳闷了,“梦”系列真有这么独而了不起吗?我明告诉这些人,是的,是这么独而了不起。或许你要说,在伊沙本人之前,不有人专门写过梦吗,比如张玉明,甚至伊沙本人在“梦”系列之前,其本人也写过有题目命名的梦,比如《俗人在世》《八月的梦游者》《梦中名言》之类。可是这些“梦”的创作(包括我本人那首《梦续剧》)多多少少都有些“人为”的痕迹,更不用说张玉明式的写梦,简直是“人造梦”!“人造梦”是一什么概念,大家想一想“人造革”是什么意思,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所以伊沙的诗作《梦》无疑是独的,了不起的。又有人说了,既然如此,那我也跟着伊沙趟开的路来写,也写“梦”,不也了不起了么!是的,自从诗人伊沙写《梦》影响日渐开来,写梦的诗人和诗歌也多了起来,甚至成为一热,但是仍然有很多不把梦交还给梦本身,在写梦的时候仍然不甘心而要对梦进行干预,从而还是沦落为“人造梦”,所以这些热闹,更加反衬了诗人伊沙《梦》的独性和杰出性,用作者本人的话来说,梦真不真,他一眼能看(读)出!

对,梦真不真,关键还在一个“真”字上。

当然,这个真字不仅仅说你对梦的态度,而是梦本身的一属性,我在前面说过,梦也是一个世界,它真实而确立,也广袤也宏大,借用弗洛伊德那套,梦也是我们通往海面以下真实的广阔世界的一个门径,那是另外一个更为复杂9分之8的世界,而我们自己明确感知的不过冰山一角,9分之1的世界而已,那是一个新世界,更加自由、多维,它也是我们活着的世界另外延伸的一个广阔的新世界,让我们的生命层级叠加,绝对不是虚妄和虚构的。

有一段时间,我睡眠质量不高,睡眠多梦,所以往往第二天起来,感觉多累,像头一晚白睡了,于是我别希望自己能像庄子笔下那样,“其寝无梦,其觉无忧”,甚至还练习一些打坐心法,希望达到这八个字,甚至以期达到“古之真人”的境界。现在看来,不论从科学还是到精神世界,都觉可笑,梦不但是我们一个自由的世界,而且是提高我们生命密度的另一维世界,我为何要拒绝它,拒绝它也无疑是拒绝了上帝对于我们美好生命的一项重大馈赠,众所周知,我们每个人,生命长度总是有限,所以我们只有提高密度才能活得更加透彻,而梦是我们自觉叠加密度的一的方式,在梦里我们可以穿越时空,甚至可以参与其他人的生命和历程,这岂不是很棒,你的生命呈现立体几何形状,丰盈、美好!用流行语来说,这简直是一个二次元世界。我所知,人类目前确切层面的二次元世界有两个,一个是目前无数人离不开的数据网络世界,另一个则是我今天无限提及的梦世界,它原来是我们人类一个古老的二次元世界,虽然古老,但我们一直没有给予客观公正的重视,只是将它作为我们意识的附庸,现在我要再次强调它的真实和确切性!有一段时间,我有个幻想,老觉得人类活在另外一人类的梦里,只要他们还做梦,我们活着,要是有一天他们不做梦了,我们人类也消失了。还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要是能发明一个“梦影机”该多好啊,那我们可以看到在梦的世界里我们是怎么生老病死,又是怎么爱恨情仇的,而这些完完全全是一个“美丽新世界”。而我的这些幻想,却在诗人伊沙的长诗-----《梦》里,被一次又一次完满呈现,可以说这简直是一神奇的创作,所以在我看来,诗人伊沙的这部长诗作品,《梦》,是打开“美丽新世界”的一把钥匙!这其余的意义还需要我多说吗?我想,只有盼望作者本人,梦若在,诗在,让诗歌与好梦一色,让好梦与诗歌齐飞。

标签: 世界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