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不是坏人变好了,金游世界而是坏人变老了_李勋阳

2018-06-02 16:3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北师大游泳馆的老太太》

吴雨伦

学校游泳馆

由一个脾气暴虐

乖戾的老太太负责

65岁上下

刷卡的时候

我们尽量不看她的脸

但也难免摩擦

有时我会怀疑

这个令人发指的老太太

是杀死老舍的凶手

至少是凶手之一

五十年前

伫立在殴打老舍的队伍中

在太平湖旁

目送老舍坠入湖里

如今在游泳池旁

看着我们跳入池中

不是坏人变好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by

李勋阳

是吴雨伦的新作,甚至在今天才新鲜出炉的,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是我愿意为这块热豆腐鼓舞与呼!

近两年来,我对两个半人的诗歌新作总是充满期待,一个是我的师妹李淑敏,她现在又改笔名叫里所,大家可以去找找看,另外一个是吴雨伦,至于那半个,是苏不归,理由嘛,今天不想说,个关子,大家可以去猜。

熟悉我的人可能知道,吴雨伦是我文学恩师伊沙的儿子,心里因此可能还会犯嘀咕------说我可能不会是为了奉承巴结吧,呵呵!

我的老师向来举诗不避亲仇,要是你的诗不行,你是他的老子他也不会多照顾你一眼,在这一点上,我愿意并且乐于继承他这一点,因此我也是见好诗欢呼雀跃,碰见坏诗,如果恰巧又是朋友,大不了我保持沉默好吧!

好了,闲话到这,回到本诗,吴雨伦写诗,善于在其中打通历史的纵深,比如《罗马人的后代》《革命旗帜》,甚至包括《完美感觉》,不过这首更尖锐甚至有点正面强攻,从而有了更纵深的一担当。诗里写了这么一个老太太,大概和我的父母也算同龄人吧,都有六七十岁了,有时回家我看着自己的父母,忍不住会想,他们青春的时候,在干什么?

这几年,不论从文学还是到泛文化,都一窝蜂打着狗屁青春牌,似乎这个世界只有青春可言,别的不值一提,好像世界都在围绕着青春痘旋转,但是,谁还能没个青春啊,连太监和人妖都有自己的青春,哼哼,人妖人家甚至是永葆青春,比你还灿烂,所以当一波波小年轻仗着痔疮和青春痘对老年广场舞大肆鞭挞和嘲笑的时候,我忍不住站在那帮中老年的立场上,觉得所谓小年轻,不过一个个青春犯而已!

但有时候又一想,这些中老年青春的时候,可能做的一些事,又让我觉得一忿恨。当年你年轻的时候,做的事,别以为老了可以一了百了。这两年,人们也流行一句话,不是坏人变好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事实,我原来很相信,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觉得人老了,总不会坏到哪里去吧!可是从现实中一直发生的事例,证明了我的幼稚,比如前两年,有一个老家伙为了当年自己当红卫兵时的所作所为在报纸上道歉,但是他的一大帮当年同为红卫兵的老朋友(包括他的老上司)都纷纷跑出来劝阻他,甚至包括他的子女老婆,都纷纷拦阻他,说他当年没错,错的是那个时代和国家------

无耻,好无耻,明明你手上已沾了血腥,却依然把罪恶推给别人和时代

------而这些人是你现在走在大街上随时都会碰见的面露慈祥的所谓老人,这些人真变好了吗?恐怕不一定,之所以不坏,是因为精力不支了,舞台也不是他们的了!虽然变柔弱了,虽然好像慈祥了,连魔鬼都会流露出善良的微笑呢,更何况人呢!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连老虎都会舐犊情深,所以坏人表现出柔弱慈祥的样子,不一定是变好了,而是没本事使坏了,但有机会,恐怕还是会的!所以我现在也越来越相信,坏人不是变好了,而是变老了,变死了,像这首诗里的老太太,只能这样。

照这样说,吴雨伦这首诗,很残酷,又决绝,甚至会有人还觉得不正确,因为这首诗首先还有点刻薄,很高兴吴雨伦在诗里能流露出一刻薄劲来,对于其人,我真难想象他能刻薄得起来,不过,有时在文学艺术中,刻薄是一智慧和境界!而这首诗还让我想起两个电影来,一个是《朗读者》,一个是《午夜守门人》,两个电影都涉及事过境迁坏人变老的情形,当然,《午夜守门人》还涉及到“被施坏者”竟然依然迷恋“施坏者”的一个更加幽谧而令人郁结的问题,有时看着这样的电影,看着这样的诗歌,

我老想,以后等我老了,千万可不能是这样!

因为我越来越相信,坏人不是变好了,而是变老了,所以有时我反而充满希望,觉得时代会变好的,因为坏人会变老,会死去,死了时代不变好了么!

同时这几年我也不再喜欢说服别人,尤其是顽固的人,比如对诗歌观念抱残守缺的人,一则我自己年龄也在增长,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可以浪费,浪费我的生命说服他们,划不来;另外我也明白,观念顽固的人,也是不会改变的,他们也只会变老、变死,那么等他们变老和变死,问题不解决了么!何必浪费我的生命呢?!甚至包括我的一些亲朋好友,仗着我尊重他的某些方面,敢在我面前对诗歌指手画脚,我对他说,我们是高级的“酒肉朋友”------酒肉朋友才是真------喝喝酒玩一玩,大家开心好,生活不投这么一乐么!但是涉及这类精神享受话题还是不要提了吧,免得相互伤害,甚至我还为此,专门写了一首诗,表达了我的态度:

《还俗诗》

/李勋阳

我不相信

靠概念

而活的人

比如君子之交淡如水

谁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徒作色泽光鲜的一个塑料

人儿

金钱乃身外之物

常说这话的朋友

正是每次都在逃脱买单的朋友

真的是朋友

更别给我讲

交友交心

但求知音

当一位朋友再次谈起仓央嘉措

再次声明的汉语版本

是一个道士以及另外一个藏学家

翻译的版本

我当然知道

他是什么意思

因此不想再次与他争论

一个酸腐教书匠所想的

不是一块裹脚布么

想用汉语的腐尸

缠住一个活佛的大脚

灵魂和自由的一双大脚

想的不是

唐朝梦遗吗

“酒肉朋友才是真”

我说

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

便自个干了

他还要纠正我这句话,说

大俗俗

我一声不吭

默默倒着一杯酒

心说,朋友

我们是朋友

是因为我敬重

你某些方面

但是你

千万别太不自量

哼哼,老子可是

身不艺的主儿

对,是这样,坏人和老顽固都不会变的,只会变老和变死,一如十几年前,很多人骂网络,现在怎么不太听得到了,那是因为当年骂得最凶的那一拨人变老了,或者变死了嘛!现在新一代本来在网络中成长起来,怎么会骂呢?

所以,对于诗歌观念,你能和我交流交流,不能交流也无所谓,反正你和我,都会死,那么秉承新诗歌观念的后一代自会成长,我急什么,只是我要警惕的是,千万别我到老了,变成一个老混蛋或者老顽固成!否则,那可真应了孔老夫子那句话了:老而不死是为贼!

最后,忍不住还有些题外话,说起来挺让人沮丧的,我们说了半天坏人和老顽固,但是我们往往又是这些老坏蛋和老顽固所生的,我们骨子里,流的是他们的血,出的汗也是他们的汗,那么我们在批判和反省他们的时候,我们对自己又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

反正像德国电影《朗读者》中那样------年轻人对年老的一辈罪人一审判,然后说“我们”和“你们”没关系了------那样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也是我觉得这个电影还不够好的原因,同样我也在这里给大家交流一下。当然,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吴雨伦的这首诗,只是由于他这首诗,让我再次思考到了这个问题,我当然还是要再次感谢他!

延伸阅读

《罗马人的后代》

/吴雨伦

路边

那个老外在打电话

语速很快,不是英语

我想起了那个叫维吉尔的人

两千年前

他站在罗马

在某个不知名的大街

用一奇怪的语言

朗诵诗歌

赞美宫殿浩瀚

惊叹繁华盛景

幻想宙斯之庇护

以为城垣永驻

两千年后

他的后人拿着电话

或许是他的后人

在中国的街边

打电话

用自己的语言

但不会太久的

《革命旗帜》

/吴雨伦

再也没有

比旗袍更惊人的存在

中国女人

在被压抑了两千年以后

勇敢的

在那个混乱的时代

撕开自己的裙角

然后那些

靠鸦片为生的男人们

翻身跃马

高举旗帜

假革命之名

将战火从

武昌烧到鸭绿江

四十年方休

《完美感觉》

/吴雨伦

我不听贝多芬

不听莫扎

不听巴赫

不听这帮纳粹祖宗们

吹笛拉琴

男高音女高音

唱那像是下水道里传出的

我永远听不懂的语言

直到一天晚上

寒冷驾到

大风擦着窗口嘶吼

恐怖如野兽般降临

我把维也纳人装进耳机

隔绝世界,入梦

噩梦惊醒

夜里,没有风声

耳机在床头,发出微弱的声音

是莫扎的独奏

在黑暗中

像个小精灵

自由的鼾声

微信公众号是:GutGoo 欢迎关注

标签: 好了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