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梦回童年:穿过雾霾,支付宝网址遇见小时候的你自己‘9_李勋阳

2018-06-01 15:2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这天晚上,黑蛋已浑身精光,钻进了被窝,母亲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拿过去,在煤油灯下翻着捉虱子,捉到一个扔进煤油灯的灯焰里,叭的一声响,虱子爆炸了开来,化为灰烬,发出一阵焦臭。他们村那个时候刚通电,但一年四季倒有十二个月在停电。母亲烧掉一个虱子计一下数:“第22个了,李智,你真是个养虱专业户。”

“你李欢才是养虱专业户,是他把虱引到我身上来的。”李欢是他那个弟弟,猪弟弟早已睡着,轻轻地磨着牙。白天玩耍的时候,黑蛋觉得身上痒,伸手去挠,挠着挠着在手指尖抓到一颗虱子。正好被哥哥看见了,他毫不客气地给黑蛋取了个绰号“虱王”。

“你才是。”黑蛋立刻反唇相讥。

“你说啥?”哥哥用右手食指指着他。

“你说我虱王,我说你才是。”

“你再给我说一句。”

“我说你了,看你能把我咋,虱王、虱王、虱王、虱王、虱王、虱王、虱王是你。”黑蛋唾沫四溅。

哥哥走上前来扬起手给了他一耳光:“谁是虱王?”

“你。”啪,黑蛋又赚了一耳光。

“谁?”

“你,是你!”啪,黑蛋再赚了一耳光,他哇的一声终于哭了出来,“你小心我给达达说你打我。”哥哥听他这样说,再踢了他一脚,警告黑蛋如果他敢告诉父亲,自己回头还会再打他,叫黑蛋老实点。

不知什么时候姐姐已经站在旁边看着了,她幸灾乐祸地直喊活该。

“你说谁活该?”

“当然是你活该。”

“哼,我打不过哥哥,还不信打不过你个女子娃。”黑蛋说着走到姐姐跟前,伸手是一拳,软绵绵地打在姐姐身上,但姐姐一伸手便抓在他脸上,他脸上立刻浮现了几道血痕,姐姐当时刚学会了染指甲,用凤仙花把指甲染得通红透亮,留得又尖又长。这下他们两个同时哇哇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扭打。

母亲在院子听见他们的哭声,巡着哭声走来,大声喝问他们,最后各打五十大板——各赏了两人一巴掌,叫他们滚开,不准再纠缠在一起,然后母亲在路边拣了一根枯枝,找哥哥算账去了。

但黑蛋和姐姐并没有散开,他俩反而跟在母亲后面,想看母亲如何收拾哥哥,这会儿他们同仇敌忾,都希望母亲把哥哥好好打一顿。但哥哥远远看见母亲来势汹汹的样子,一溜烟跑了,母亲追了一阵没追上,气得把枯枝向前砸去。哥哥一闪身躲开了,回头指着黑蛋:“李智,你给妈翻嘴,看我回头咋呢收拾你。”

“你现在过来收拾他!来、来。”母亲站在那里说,双手叉腰,像羽毛倒竖、气急败坏的一只斗鸡。

“你咋不嫌你祟?你哥说你虱王,你不敢说他,现在说你弟弟,你都不嫌丢人?”母亲说着又在煤油灯上烧了一颗虱子,“你哥说得也对,你是虱王。”黑蛋立即大喊:“我才不是虱王,更不是养虱专业户,你李欢,我身上的虱都是他给我引的。”

黑蛋觉得别委屈,眼泪出来了,最后啜泣着睡着了。

标签: 母亲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