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转载]《被一代》编定,达赫林先看序言,敬请关注!_李勋阳

2018-06-30 13: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大事记原文地址:《被一代》编定,先看序言,敬请关注!作者:伊沙

序:将编选絮语归入档案

伊沙

“按照咱中国人的生物钟,逢五一小结,逢十一大结,诗歌界也不例外,显而易见:2010年必将成为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总结年’,形形色色、林林总总旨在总结的形式一定不少,我们以为:花样再多,出书仍然是其中最传统最严肃最长效最靠谱的一形式——近期,我们二人接受了北京读图时代公司的聘请,着手编选一部名为《被一代——中国诗歌十年档案(2000—2010)》的大型诗歌选集,是想编出一部具有专业水准和历史价值的‘总结之书’,为中国诗歌的继续发展做出我们的一点贡献。我们二人将摒弃诗坛的任何门户之见、个人恩怨,在诗言诗,诗论诗,唯质取诗,公平公正,竭尽所能地将本书编成一部具有经典意义的选本、一部用鲜活的作品写的新世纪十年的诗歌史。”——本书缘起:被写在向我们认定的重要诗人所发的别约稿函的第一段。

常言道:“不怕贼偷,怕贼惦记。”——本书正是被我“惦记”出来的:近年我一直想编一部“新世纪诗选”……我不是的“编选家”,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呢?因为在此之前,我以《世纪诗典》(《文友》等刊连载版)为蓝本扩编成的两部诗集《现代诗经》(漓江版)、《被遗忘的经典诗歌》上、下卷(太白文艺版),已经基本淘尽了20世纪现代汉诗的精华。加之以上三部诗集在业内和读者中反响不错,我想把这件事做下去,一直做下去,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编什么呢?“新世纪”这块新鲜出炉的大蛋糕摆在面前!这时候,恰巧蒋一谈、朱必圣二君也有了同样的想法,我们一拍即合。

一月长安,寒风凛冽,必圣兄专程从北京赶来会我,令我无不感动!我们坐在温暖的咖啡馆里畅想着这部诗集,一个下午一晃而过,到了晚饭以后,在同一个地点,长安诸诗友也加入到我们的讨论之中,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气氛好不热烈,直至夜半方才散去……此情此景,恍若昨日,如在眼前!此时此刻,书已编成,当时的万般想法大多已体现在书稿之中……这是令我们两位编选者倍感欣慰的!

一部“新世纪诗选”要有“新世纪”的编法:第一、要向诗坛征稿;第二、要向新世纪十年的重要诗人别约稿,在其手中取诗并在事先取得他们的授权——我对以往背靠背文摘式的编法有点厌烦了,那来自于民刊、网络的江湖编法,虽然体现的是中国诗歌的殊行情,但显然已经不适应正式出版的规范要求。尽管,其第一项结果近乎“悲壮”:雪片般飞来的投稿中只有一份入选本书——但也是值得的、必须的!哪怕0收获,也必须要!

在别约稿函发出的第一时间首位来稿的诗人是失声的阿翔,他最渴望在本书中发出先声!

食指先生稿来得不早不晚,居于中期,我随手回他一句话:“老郭,您稿一到,我心里踏实了!”

在所有来稿中,各项资料准备得最为精细的是“省长诗人”吉狄马加,授权书是手写的——我想这不仅是他有秘书的缘故。

西川兄赶在截稿期前五天来了稿,信中说他“心里一直记着这事”,说他“想来你们的书会颇为壮观”……我很高兴!外界不是认为我们是“对头”嘛!

为了尽善尽美地编好本书,两位编者约稿之宽已经到了好诗的边线、姿态之低已经过了做人的底线,但令人遗憾的是:还是有诗人报之以令人难懂的沉默——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揣度这沉默,而更愿将之笼统地理解为拒绝:默拒!

还有诗人,在收到别约稿函的第一时间便热情回信,慨然允诺,答应给诗。到了截稿期,诗却不见影。忘了?忘了忘了!算你真忙,这事儿也敢忘?!我们不会催,别约稿函,只会发一次。我将此理解为:你与本书缘分未到。

我们在别约稿函中郑重写道:“本书是一部大型诗歌选集……有充分的空间容纳进新世纪十年所有优秀诗人及其优秀作品。我们的编选口号是:‘不漏掉一个好诗人和一首好诗!’——我们认为:您以过去十年间在诗歌写作上的杰出表现,成为本书理所当然的入选作者,在此我们向您郑重发出这封约稿函。”、“在此,请您以对个人及诗歌史负责的态度,接受我们最诚挚的约稿,将新世纪以来您所创作出的最优秀的诗篇交付本书。”——好一个“态度”!我们十分欣慰地发现:对待本书的态度与该诗人在此新世纪十年间的表现成正比:表现越是优异总结便越是认真!据此我们认定:新世纪十年最优秀的中国诗人已经尽入本书!

这真是一项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浩繁艰巨的工作:必圣兄在自由来稿中大海捞针,我将约来的诗稿前前后后读了三遍之多!在此10个月中,在随来随读之外,我还专门辟出一个月来集中阅读同行的诗作——这成了我个人创作产量最低的一个月。亏吗?我赚了!

有些诗似乎不用选,时间已经将它们选出来了——它们是珍藏在我记忆中的行业意义上的“准名作”(我们习惯于把在读者中流行的称之为“名作”):《家》(食指)、《鱼钩》(严力)、《负10》(严力)、《月光白得很》(王小妮)、《人民》(杨克)、《朗诵者》(秦巴子)、《我一生都会和一个问号打架》(中岛)、《章子怡漂亮不漂亮》(李伟)、《9.11心理报告》(伊沙)、《春天的乳房劫》(伊沙)、《柯索》(徐江)、《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安琪)、《诗骨》(南人)、《烟疤》(东岳)、《陀螺》(朱剑)、《饮酒诗》(沈浩波)、《怀孕的女鬼》(王有尾)、《一个农民在天上飞》(高歌)、《两不相欠》(莫小邪)、《人全食》(西毒何殇)……它们在过去十年间已经在诗坛产生了初步的影响,为新世纪十年现代汉诗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请允许我在此向它们的作者致敬!也希望通过本书,这份名单能够得以加长,有更多的好诗得以抵达更广泛的读者,假以时日,成为诗歌史上真正的“名篇”!

在这个时代,读诗是多么奢侈!读到好诗是多么幸福!我愿与读者一起分享选诗时那些美妙的瞬间——

“只有秋阳,因为秋阳 有老人的心肠,象父辈的目光……”(食指《秋阳》)——好一个“秋阳”!好一个“老人的心肠”!好一个新世纪的老食指!真乃大师手笔!

严力之《负10》胜过一部文革题材的长篇小说,如其自己所说:“诗是文字矿藏中的铀”!

李琦《一个人一生总该大错一次》:真诗人才会有这样的好感觉!

澳门的姚风让我再一次领教其好,实在想不到他竟然那么“老”!

印象中:这十年,曾宏没怎么写,一细读才知他不但写着,而且写得更好!

秦巴子:归来者的传奇!其实他离开得并不长,其心从未离开。

吉狄马加:他证明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还带来了新的启发:有效的“大”,是需要的。

唐欣:他的名气,与其实力太不相符!中国诗坛被忽略被遮蔽最深的诗人!

香港的黄灿然,好得令我吃了一惊!又一位被低估了的诗人!很明显:专业素养正在中年诗人那里发挥着越来越多的决定性的作用。

“我信有天使在我的屋顶上飞翔”(徐江《科索》):此句不是科索的,而是徐江的。我想将此佳句作为本书扉页上的题词!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在仇恨中睁开了”、“欢爱时的高声咒骂 变成了真正的诅咒”:吕约!她因其诗应该获得更多的荣誉!

宋雨:去年我应邀为某诗奖做评委,在隐名编号的情况下无知无觉地投了她一票,使其当选为该诗奖的新锐奖,在我看来她比最终获得大奖的作品好过不知多少倍,诗坛的秩序是乱的:偏居于新疆的她其实是中国目前最优秀的抒情诗人:“这些曾经载歌载舞的 高鼻梁,眼睛深潭一样的人 他们的唇线分明并且性感……”

“雪的癌症”(沈浩波《墙根之雪》):绝佳之意象,敌过千言万语,沈诗有别才,不限于被诗坛符号化的那些。

了乏:不是所有表现当下现实的诗人都能像他那样写出中国的质感和人情世故。我不看题材看成色。

西毒何殇:小而冷,少年老成,十年来进步最快的诗人,终成最有实力的80后男诗人。

发小寻:最有实力的80后女诗人,她的未来不可限量!

刘二曼:不论是《红旗袍》还是《干休所的小战士》,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她的感觉太好了:这一方面来自个人的天赋,另一方面是她的起点高——站在口语诗(当然是“后口语”)近十年成的平台上,她的生命被打开了,表达起来驾轻熟!

女诗人的表现令人惊艳!真是“妇女能顶半边天”!还必须指出一点:这一半比另一半更加整齐,几乎个个儿都那么好!由于本书事先确定了以年龄为序的编法,我们为难了一下女诗人,在此向她们说声抱歉!但我个人还是固执己见:诗歌界不是娱乐圈,女诗人不是女明星,不该怕暴露芳龄,越越资深越优异的女诗人似乎越不在意这个。

除了美丽的女诗人,本书中另一处别样的美景来自美丽岛:感谢黄粱兄的热情帮助,使我们向台湾中青年诗人群发去了别约稿函,并得到广泛的积极响应!我们希望通过本书,让大陆的读者对海峡对岸中青年的诗人们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台湾现代诗,早已不是余光中、郑愁予那个时代了——读读陈黎、陈克华、鸿鸿们的诗,你会对此有所认识。

一部诗选,如果仅仅只是一些“著名诗人”的集合,那么它是假好而非真好,是外行也可以编成的假好。真好必须有所发现——这发现不仅只是面对新人,还要面对新发现的“老人”,将他们从时间的深渊中“搜救”出来“打捞”起来,如还非(生于1951年),如唐突(生于1954年),他们以朦胧诗人的年龄迟至网络时代才新人一般冒出头来,如果通过本书的,能有更多的读者爱其诗而知其名,作为编者才会体会到最大的快乐!

食指是我们开编之前已确立的年龄上限,他作为中国大陆现代诗的拓荒者也意味着本书对所选之诗现代性的要求,是一部现代诗的大选集,我们希望年龄的下限能够延伸至“90后”,但在编选中并未放松要求:在认真阅读了几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90后”诗人之后,余幼幼成了惟一的宝贵的收获。

如果我们以十年作为一代人的标志,那么,从食指到余幼幼,从“40后”至“90后”,中国诗人六世同堂,齐聚《被一代》,共在新世纪的天空下……这是近百年的中国新诗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观!是近三十年来持续不断的稳定写作所带来的可喜局面!

在本书编选期间,在“总结年”的滚滚热浪中,我应邀出席了“2010衡山诗会”——在此次旨在总结中国诗歌新世纪十年成的民间盛会上,我在主题发言中指出:“目前正在走向百年的现代汉诗,从纵向上比较至少达到了初唐般的成,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会看到它将迈向盛唐的高度,从横向上比较它目前已经达到一般国际水平或世界中上水平,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会看到它会达到世界最高水平。”——在此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当时我正是带着为编选本书而饱读诗稿的自信而发此言的——我是有根有据的!现在书已编定,我更坚定了这一看法。不管有人将我归入“乐天派”也好,将此戏称为“盛世说”也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如何成了“总结年”惟一的“说”?

这是一块砖:我希望它是一块金砖!

去吧,带着中国诗人们的体温,去寻找你命定的读者!

2010年10月于长安

(上文为大型诗集《被一代——中国诗歌十年档案(2000-2010)》一书的序言,该书为蒋一谈、岛石策划,伊沙、朱必圣主编,北京读图时代公司投资出版,敬请关注!)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