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梦回童年:穿过雾霾,邋遢大王 曹蕾遇见小时候的你自己‘13_李勋阳

2018-06-01 11: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黑蛋和天好是最要好的伙伴,每天一起来,他们泡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他们两家隔了一条青石小巷,黑蛋家的大门正对着天好家的后门,每天谁起来早谁跑到对面去叫门。

一连好几天,黑蛋去叫天好,他都还没起床。天好母亲叫黑蛋晚一点再来。于是黑蛋吃过早饭又到了天好家。天好已经起来了,坐在台阶上,身上披着他父亲的呢绒大氅,懒洋洋的,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像一块雪糕,太阳似乎要把他晒化了。黑蛋穿着短袖还有些嫌热,可天好却好像很冷。他母亲坐在旁边,手里拿着一个鸡蛋在晒,黑蛋问,“娘娘,你晒鸡蛋做什么?”

“给天好喝。”

“他喝鸡蛋干啥?”

“没啥。”

他母亲把鸡蛋晒了半晌,又斜对着太阳看了看鸡蛋,似乎鸡蛋里面有什么神秘的小东西。

黑蛋凑过去也想看,但他母亲把黑蛋轻轻推开,用筷子在鸡蛋顶端打了个小口:“好仔,把嘴张开,把它喝下去我娃好了,可以跟李智跑着去耍了。”

天好乖乖地张开了嘴,他母亲将鸡蛋倒进他的嘴里,但随着蛋液流进天好的嘴里,黑蛋却闻到了一股恶臭。天好也被呛得唾了一口:“妈、妈,这是啥,这么臭,我不喝。”

“不喝咋呢好哩。”

“我不喝。”

“娘娘,这鸡蛋咋是臭的呢?”黑蛋问。

天好他母亲不理黑蛋:“我娃听话,把它喝了你好了。”

“我不喝。”

“你不喝,妈捏着你鼻子给你灌,你还是乖乖给我喝吧。”

天好还是摇头,他母亲冲屋里喊:“天甲天甲。”

天甲是天好的哥哥,比黑蛋和天好要大一两岁,平时不喜与其他伙伴在一块玩,整天躲在屋里,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听得母亲叫,天甲从屋里走出来:“妈,你叫我干啥?”

他母亲说:“天好不好好吃药,你帮我把他鼻子给捏住,我给他灌。”

天甲听话地去捏天好的鼻子,天好挣扎着:“这不是药,是臭鸡蛋,我不喝我不喝。”

但天甲还是捏住了他的鼻子,并且用腿夹住了天好的身子,使他不能动弹,他们的母亲将鸡蛋全部倒进了天好的嘴里。天好挣扎着呜咽着吞了下去。

黑蛋捏着鼻子看着天好,帮忙喊到:“娘娘,他不喝算啦,别给他灌啦。”

“你小娃不懂,良药苦口利于病。”

“臭鸡蛋也是药?”

“啥都是药,好娃哩。”

灌完了“药”,他们放开了天好,黑蛋看到天好直干呕,眼泪都出来了。黑蛋看不下去了,跑回了自己家。

母亲问他跑到哪儿去啦,黑蛋说去找天好了。母亲说:“最近这些天不要到天好家找他了。”黑蛋问为什么,母亲没再说话。

后来几天,黑蛋去找天好,天好他母亲都说天好不在家。

又有一天,黑蛋看见他母亲眼睛红肿地坐在他家的台阶上,又问天好在不在。她说:“好我娃哩,你以后不要来寻天好了,他不在了。”

“他不在,那他到哪里去了?”黑蛋不解地问。

天好他母亲哭出声来:“山外。”

“山外是哪儿?”

“山外是很远的地方。”

“那他还回来不回来?”

“不回来了。”

“不回来,那我要找他耍的话咋呢办哩?”

“好我娃咧。”他母亲一把将黑蛋拉进怀里痛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全蹭在黑蛋的身上。黑蛋想挣扎出来却被他母亲死死地抱住,最后直到黑蛋也大声地哭出声来她才放开了他。

后来黑蛋还找过几次天好,但总找不见他,逐渐与天甲要好起来。

原来天甲整天躲在家里,不是在削木剑是在削木枪,黑蛋喜欢他做的这些东西,敬佩他心灵手巧。天甲还送过黑蛋一把木枪。黑蛋把枪染成了黑色,猛地一看像把真枪。其他伙伴很是艳羡,这让黑蛋足足威风了一阵。

慢慢地,黑蛋把天甲当成了天好,似乎天好从来没出现过,只是他和天甲玩的时候,总觉得背后像是跟着有一缕风。

标签: 母亲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