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转载]公然抄袭!还是惯犯!_李勋阳

2018-06-27 19: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对这行为坚决要打击,不能纵容郭四行为!原文地址:公然抄袭!还是惯犯!作者:伊沙《老狐狸》*

文/刘川

*注:此诗推迟到下期发表。

伊沙原作

《老狐狸》

(说明:欲读本诗的朋友请备好显影液在以上空白之处

涂抹一至两遍《老狐狸》即可原形毕露。)

(1991)

黄文科:重新认识和寻找自己(节选)

——兼谈当代诗歌的创新与阅读

刘 川

这样“吊儿郎当”、拎着自制的“油漆罐”离开文字博物馆/展览馆的不止黄文科一人,许多著名诗人和先贤大家(比如洛夫等人)也都悄悄地在尝试着,并形成了一个与传统的主流诗歌写作相并行的、暗在的“小传统”。甚至当下大量的诗人也在努力求变、更新着旧的诗写行为,比如北岛、顾城、默默、于坚、周伦佑、车前子、何小竹、口猪、乌青、祁国、张小云、刘川、欧阳昱、雷平阳、花枪、竖、安石榴、辛欣、爱若干、石飞沙、南人等等,其中北岛的《生活》、于坚的《O档案》、周伦佑的《自由方块》、伊沙的《老狐狸》等,都产生广泛影响;新世纪以来,乌青的《月下独酌》、口猪的《新中国》、雷平阳的《澜沧江在云南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七条支流》也都引起诗坛关注(我曾在自己的诗歌专栏中收罗过一些,并筹划出版一本“另类”诗歌选本)。让我们来看一下其中几位诗人的作品:

《老狐狸》

伊沙

(说明:欲读本诗的朋友请备好显影液,在以上“空白”之处涂抹一至两遍,《老狐狸》即可原形毕露。)

(选自《饿死诗人》,中国华侨出版社)

我谈不上喜欢这首诗,但却一直记得这首诗,因为它的形式与套路是极其别的。让人记住——也正是这首诗的存在意义。我可以背诵许许多多大师的警世名句,突然有一天发现:我不过是那些大师作品的消费者,阅读他们的作品是为了得到“阅读的乐趣”(也可以说成消费快感),这虽然与去麦当劳吃汉堡形式上有着极大区别,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对不同“饥饿”的解除。而面对伊沙的这首怪诗,它却使我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读者,而是一个参与者,并一直对其怪异的文本方式耿耿于心,思考这首诗到底要说出什么,要干什么,那么正是这样,它在我这里获得了文本的生殖,我不是阅读者了,而是一个受邀的作者,进入其中。显然,这首诗是开放性的,它拒绝隐喻与能指,只要一片“空白”。对传统阅读模式的破坏与书写规则的更改,使这首无字的诗成为典型的解构主义文本。罗兰??巴称之为“可写文本”,它要求是取消读者,让读者成为新作者。至于这首诗中孩子气的小把戏,有没有人真的将显影液涂于空白处,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了。题目“老狐狸”的本意是闯破我们“诗意”的篱笆,把我们引入它的空地,看看诗歌在分行、分段的形式之外、甚至在文字之外还有没有点新鲜玩意儿——把思考的空间交还给我们,而不需要他的设计与指导。同时,作者不知不觉中也对纸张仅仅作为书写、印刷的平面载体提出了疑问与挑战(说到纸张作为二维平面裁体问题。我又想起了意大利画家芬达那,他最为著名的作品是用一把刮胡刀把画布划几个大口子完事儿。别小看这几条口子,它破坏了一贯的平面绘画,将绘画艺术逼到了三维立体空间,绘画与绘画欣赏都受到了最为本质意义的提示与挑战)。

还是惯犯!

刘川

《点灯》

想用坟场的磷火

点一盏灯

时刻照亮

我的身体

其实也不必

如此着急

我的身体

迟早也会

自己点亮

这样一盏

磷火的灯

朱剑原作

《磷火》

路经坟场

看见磷火闪烁

朋友说,这是

骨头在发光

是不是

每个人的骨头里

都有一盏

高贵的灯

许多人屈辱地

活了一辈子

死后,才把灯点亮

(2000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