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李勋阳>正文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2018-05-29 17: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作者:周玉琪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古人饮酒总能饮出情调,品出风韵,喝出一个青史流芳。无论是曲水流觞的雅气,竹林七贤的英气,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才气,曹雪芹佩刀质酒的豪气,都被人津津乐道。

《红楼梦》里的酒客也各具风姿,尤其是一干裙钗,茶香酒韵,文采风流,巾帼不让须眉。

林黛玉便也是其中之一。

林黛玉的豪气性格从饮酒略可见一斑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向来人们心目中的林妹妹弱不禁风,多愁善感,每日家以泪洗面,泪染成斑。这样的林妹妹是不是性格孤僻不合群呢?会不会是抑郁症呢?

事实还真不是这样的。从其饮酒可得一证。

六十三回怡红夜宴,八个丫鬟单独给贾宝玉过生日,吃酒行令。袭人道:“这个顽意虽好,人少了没趣。”小燕最先想到“把宝姑娘林姑娘请了来顽一回子”。

宝钗日常平易近人,小丫鬟们乐意和她亲近,是书中有明文的,自不用说。如果林黛玉性格真的那么孤傲高冷,不近人情,如何连小燕这样的小丫鬟会第一个想到她呢?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宝玉道:“怕什么,咱们三姑娘也吃酒,再请他一声才好。”“咱们三姑娘也吃酒”,为什么用“也”?自然是先想到了善吃酒的薛林,之后才想到了贾探春。如此看来林黛玉要算真正的酒客了。

从这一情节推测,林黛玉也是一个爱玩、爱闹,有趣味、爱饮酒的豪气女子。只不过身子娇弱,时常缠绵于病榻,生活中不得不多加注意罢了。

林黛玉饮酒的细节描写在第三十八回螃蟹宴上: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黛玉放下钓竿,走至座间,拿起那乌银梅花自斟壶来,拣了一个小小的海棠冻石蕉叶杯。丫鬟看见,知他要饮酒,忙着走上来斟。黛玉道:“你们只管吃去,让我自斟,这才有趣儿。”说着便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因说道:“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喝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便令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玉也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

这也是《红楼梦》唯一的一次关于林黛玉饮酒的直接描述,篇幅不长,却蕴含着丰富的内容。

林黛玉用的酒器有何玄机?

乌银梅花自斟壶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乌银是材质,颜色发灰,但究竟如何的制作工艺不甚清楚,据说是在熔铸银器皿时加入了硫磺等物质,才会出现这样的色泽。

梅花说的是形状,整个壶形垂直成五瓣梅花状,细嘴,提梁立柱形。也可能是个壶身上錾刻着折枝梅花的小壶。

自斟壶是酒壶的一,便于自斟自饮,因此称作自斟壶。清人褚人获《坚瓠集》记载:“今酒注,去柄安提梁,如茶壶式,始于祖泽深,名自斟壶。”

褚人获是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出生于公元1635,卒于公元1682;而其所言自斟壶始于祖泽深。

祖泽深是明清之际名将祖大寿第四子,字仁渊,奉天人,以吏部汉军主事,历官苏、松、常镇粮道,下荆南道。其为人狡恶横暴,官迹所历竭泽而渔,而颇善相人。清汪景祺《读书堂西征随笔》记载了清康熙朝贪腐大案“张汧、祖泽深之狱”,文中有:“戊寅年六七月间事,祖竟瘐死狱中,张悻得出”。戊寅年是公元1698年。

既然褚人获所言“自斟壶”始于祖泽深,从起始到在仕宦大家流行使用还需要一段时间。那么,从这一小小的记载,或许也可以为探究《红楼梦》的时间点作为一个参考。

海棠冻石蕉叶杯


李勋阳:[转载]醉红楼|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_李勋阳

蕉叶杯是一浅浅的近似碟子的酒杯;

海棠说明杯形,如同四瓣秋海棠花的形状;

冻石说明了杯子的材质,是一石头,可以雕刻为印章或者工艺品。第四十回贾母还提到了冻石材质的装饰品——墨烟冻石鼎。

冻石晶莹润泽,是呈透明或半透明肉冻状的块状叶蜡石、地开石。按色调分为白冻、乌冻、黄冻、粉冻、灰冻、黑白彩、黄白彩等。色形有团块状、条带状、星点状、云雾状等形态。明文彭《印章集说·石印》记载:“石有数,灯光冻石为最。”

林黛玉为什么要饮烈性烧酒而不是绵醇黄酒?

黄酒

 

黄酒酿造属于中国最传统的酿造工艺,黄酒与啤酒、葡萄酒并称世界三大古酒。黄酒以粮食为原料,酒精纯度较低。

黄酒传统的饮法是温饮。将盛酒器放入热水中烫热,或隔火加温。温饮才能显出黄酒的酒香浓郁,酒味柔和。如果烫酒热度过高,酒精会挥发掉,显得淡而无味。因此林黛玉倒了出来见是黄酒,便不饮了,说“想热热地喝杯烧酒”。其意不在于酒,而在于酒的温度,黄酒微温,不是“热热的”。

烧酒

 

烧酒是蒸馏法制成的酒,也称白酒。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谷四·烧酒》记载了烧酒的酿制工艺:“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近时惟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和麴酿瓮中七日,以甑蒸取。其清如水,味极浓烈,盖酒露也。”

唐白居易《荔枝楼对酒》诗曰:“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烧酒透明无色,酒精含量较高,引火能燃烧。

按道理讲,林黛玉的体质虚弱,平时饮用,自然黄酒比烧酒更适合林妹妹的体质。不过此时属于殊情况,螃蟹宴在凉爽的秋季举行,又在空阔的室外畅饮;再加上林黛玉吃了一点螃蟹,螃蟹性属寒凉,林黛玉觉得心口微痛。吃口热热的烧酒才正好冷热调和,缓解一下心痛之症。

“合欢花浸的酒”之争

 

宝玉忙把合欢花浸的酒烫了一壶来,林黛玉也只饮了一口。此处有一则批语:“伤哉!作者犹记矮(幽页)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乎?屈指二十年矣。”历来为研红者所重视。关键在于该批语直指作者,其二十年前亲历了和批者在矮(幽页)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事。

合欢花是合欢树的花,可以浸酒,性平,味甘,有安神、解郁,活血的功效。合欢花入酒在古诗文中多有记载。

高士奇《北墅抱瓮录》:“合欢叶细如槐,比对而生,至暮则两两相合,晓则复开。淡红色,形类簇丝,秋后结荚,北人呼为马缨……采其叶,干之酿以酒,醇酽益人。”

高士奇(1645—1704年),字澹人,号瓶庐,又号江村。清康熙皇帝的近臣,也是一位在文史哲方面都有贡献的学者。

 

陈廷敬《午亭文编》有《杜遇徐司寇以合欢花叶为酒示余,以方酿成,饮后陶然赋谢》一诗:

黄落庭隅树,封题叶半新。

花应知夏五,酒已作逡巡。

采胜修罗法,香遇曲米春。

嘉名愁顿失,况复饮吾醇。

第三句下有作者自注:“花开以五月,采叶及花未开。”

陈廷敬(1639-1712),字子端,号午亭,官至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

杜遇徐(1633-1703)名臻,官礼部尚书。

高士奇、陈廷敬、杜遇徐都曾与曹寅同朝为官。

如果以曹寅生活时代为基准后推二十年,与脂砚做评,曹雪芹生活年代之间存在空档。只能理解为是脂砚和曹雪芹昔年的饮酒雅事,而如今脂砚做批,雪芹已逝,因此才会呜呼伤哉!不过己卯本年限为1759年,而雪芹通常认为逝世于壬午除夕,此时尚在人间,那么“伤”从何来”?似也不甚妥当。

“合欢花浸的酒”之所以引起重视,正因为这句脂批透露出的重要年代信息。

 

《红楼梦》里奥妙无穷,林黛玉饮酒,一件日常小事却体现出了丰富的内涵,引发读者无尽的思索和争论。

标签: 烧酒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