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林萧>正文

林萧:林萧:追问“巨额押金”不能成“一个人的战斗”

2018-06-07 14:3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追问“巨额押金”不能成“一个人的战斗”

◆林 萧

“退卡不退押金?收了钱也不给发票?”今年3月,因申请退还一卡通押金遭到拒绝,北京市民刘巍向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及有关部门递交了信息申请,要求IC卡成本明细、押金及所产生的利息去向,至今未果。据统计,自2000年至今,我国城市交通领域一卡通累计发卡量突破1.8亿张。巨额押金及利息去向何处,一直备受关注。(6月27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作为集乘车、餐饮、缴费等功能于一体的公交“一卡通”,因其便捷、易携带等征,已获得越来越多民众的青睐。“一卡通”作为研发的智能管理卡片,收取一定数目的押金本来无可厚非,但公交车毕竟属于公共服务设施,公布“一卡通”押金的流向,完全在政府信息的范畴内,有必要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公交车公司收取押金的初衷,是为了起到担保作用,当市民退还“一卡通”时,按规定应退还押金。而现实中,退卡不退押金的情形却比比皆是,比如一些公交车公司以“一卡通”磨损、损坏为由,拒绝退还押金。在一些地方,“一卡通”押金被挪作他用,比如“一卡通”的成本支出或一些免费项目也来自押金。据记者调查发现,许多地方的“一卡通”的制作成本远低于押金,也是说,收取的押金数存在很大的随意性,再加上押金的使用缺乏规范,“一卡通”押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粗略计算一下,目前全国“一卡通”累计发卡1.8亿张,以每张收取20元押金计算,高达数十亿元的押金无疑是一笔庞大的天文数字。此外,按照现行商业银行一年期定存利率3.5%计算,每年还将产生十分可观的利息。面对如此巨额资金,相关部门显然不能以保密、无法等为由含糊其词,或者以“糊涂帐”敷衍塞责,必须出台详细的明细表,并且面向社会,才能真正打消公众的疑惑。

据媒体报道,北京市民刘巍早在2006年展开了对“一卡通”押金流向的追问,期间曾多次向财政局、发改委、审计局等部门递交申请,然而至今未果。刘巍长达6年时间“死磕”一卡通押金去向的行为,用“一个人的战斗”来形容似乎再贴切不过,因为相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还没有上升到有必要行使知情权的层面,从一个侧面也折射出整体公民权利意识还有待提高。

“一卡通”押金看起来微不足道,实际上却数目庞大,事关公众利益,政府部门必须担当起公共服务产品价格守门人的角色,此外有必要完善相应的公益诉讼机制,以各方合力来纠正行业的不当得利。当“一个人的战斗”转变为“集体战斗”,维护的不仅是公众利益,还有政府的公信力和执政形象。

标签: 押金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