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林萧>正文

林萧:林萧:对《南方日报》记者蒲荔子捏造新闻的回击

2018-06-28 14:3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以宽容心态面对某些媒体记者

——对《南方日报》记者蒲荔子捏造新闻的回击

◆林 萧

这个话题本来早几天想写,无奈俗事缠身,几经犹豫,今天终于抽空写了下来。谈谈记者这个话题,也许有些人对此颇感兴趣,没从事过媒体工作的人觉得记者很神秘,对记者这个行业可谓阴雨天看云——分外朦胧。

前些日子,广东一家报社的编辑贺先生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看到《南方日报》对我的报道,说一个叫蒲荔子的记者在文中用了一些侮辱性的文字,还问我跟他是否有过节。我顿时傻了眼,我与此人素昧平生,也从未议论过他只字片语,是什么迫使他对我发动一番“攻击”呢?后来跟媒体圈内的一些朋友谈到这个话题,大家纷纷表示,要助我一臂之力,为我讨个公道。一律师朋友看了该报道后,认为文中确实使用了一些侮辱性的文字,诸如“白眼”、“反感”等词语,作为记者,新闻报道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是,要保证报道的客观公正,我想这些道理每个记者都懂,却偏偏有人要刻意违背。

蒲荔子先生在文中使用了几个侮辱性的词句,我倒是不大在意,但是看完报道,我却不不得不出来说几句话。原因有两点,其一,文中说郭敬明的《小时代》涉嫌抄袭是出自本人之口;其二,蒲先生煞有介事地举了一个例子,说我所在的广东省东莞市文广新局看不上我的作品,因此没有让我签约成为签约作家。这两点都是忽悠人的,广西的莫非先生在《南方日报记者为何睁眼说瞎话》一文中剖析得比较详细,2008年9月25日,在北京举行的首发式上《小时代》被媒体曝光涉嫌抄袭,怎么成了我说的?东莞市的签约作家需要作家主动提交申报材料,通过审核后才能签约,我从来没向文广新局投递过什么申请。我还要对莫非先生的补充一点的是,东莞的签约作家并不是文广新局所管,而是东莞文学艺术院,这位蒲荔子先生真是有意思,《小时代》涉嫌抄袭究竟是什么媒体曝光的你完全可以百度一下知道,至于东莞签约作家是归哪里管辖,你也完全可以一个电话清楚,总之一句话,不管是东莞市文广新局还是东莞文学艺术院,本人都没有提交过任何申请,蒲荔子先生不妨自己到这些单位调查取证。

作为媒体记者,蒲荔子先生的行业素质如何,本人不敢妄言,但作为省级党报的记者,写报道可不能凭空捏造,这样将置《南方日报》于何境地?置你自己于何境地呢?如果遇到不懂的问题请务必调查清楚,写新闻报道不是写随笔杂谈,怎可儿戏?我也做过媒体记者,我怎么没有在报道中使用带有浓烈个人感情色彩的词语去捏造“事实”侮辱他人呢?

我的律师朋友介绍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 101 条规定,《南方日报》记者蒲荔子的行为已涉嫌侵犯本人的名誉权,其不仅用“白眼”、“反感”等词句对本人进行攻击,还捏造《小时代》以及东莞签约作家的虚假“事实”,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关于“因新闻报道严重失实,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的规定,本人完全有充分的理由去法院起诉蒲荔子先生。

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看了蒲荔子先生的报道,我心里确实不大痛快,这倒不是因为报道对我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主要是听媒体界的朋友说我们还是老乡。俗话说,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同是湖南老乡,本人从未说过你半个不字,你却为何对我进行恶意中伤呢?难道真应了网上流传的一句话:“老乡老乡,背后一枪”么?看过《李小龙传奇》的朋友一定记得,李小龙在美国开武馆,前来踢馆最凶狠的是中国人,那些美国人倒成了李小龙的朋友,中国人为什么要如此对付中国人呢?同时身在海外,同为华夏儿女,理应团结才是。看了《李小龙传奇》,我也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了蒲荔子先生的举动,说文人相轻也好,说“老乡老乡,背后一枪”也罢,大约这都是一些国人的陋习。功夫李小龙先生尚且遭遇过国人的致命伤害(在中被中国武师打得差点致残),我不过受到一次新闻的攻击,两相比较之下,我觉得我已经很幸运了。

说实话,不少媒体界朋友看到这个报道,都问我该如何处置,一些人希望我站出来回击,也有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我清楚咱们国家的法律进程,要是打官司没有个一年半载的结束不了,想一想都是家乡人,都是80后,80后作家本来是一盘散沙,再闹下去又是何必呢?虽然蒲荔子也许并没看重老乡的情分,我看重一下又有何妨?我想我还是把心放宽一些,以宽容的心态面对吧。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山西青年报》的记者李芸红女士,在2008年12月29日,她曾经给我作过一个整版的独家个人专访。因为我觉得文中涉及的一个问题需要改动,当天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在网上告诉她,她赶忙向报社领导反映,几经周折赶在11点前将已经定好的版面改好,同时将已经上传网站的修改,其敬业爱业的态度实在值得一些记者朋友所学习。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现在的一些媒体记者仗着自己有媒体的优势,进行有偿采访、收受红包的丑恶现象确实存在。记者队伍并非一片纯净,远的不说,山西洪洞县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事故后,记者们排队领取“封口费”是很好的证明。听说蒲荔子的笔名叫李傻傻,这个名字很有趣,不知道李傻傻先生是不是故意装傻,才写出了这样一篇可笑的报道。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需要感谢的媒体朋友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有人粗略计算一下,2008年报道过我的媒体超过三百家,像蒲荔子先生这样写报道“侮辱”我的还仅此一人。至于蒲荔子为什么要这样写,为什么要用侮辱性的语言和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的头上,本人无从得知。我只是想奉劝蒲荔子先生以及某些媒体记者,新闻报道要讲究客观事实,不要随意攻击他人,要是连新闻最基本的要求都搞不清楚,那么我很抱歉地告诉你,最基本的新闻素质还没及格,还是好好进修一下再出来混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