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林萧>正文

林萧:林萧诗集《朋友别哭》自序:十年,国外免费空间那些破碎的时光

2018-06-26 14:3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十年,那些破碎的时光

——林萧诗集《朋友别哭》自序

◆林 萧

这是我写作诗歌十年第一本结集出版的诗集。

1998年3月5日,从我发表第一首诗《爷爷的胡子》至今,时光不知不觉流走了十年的光阴。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这十年的时间,让我从一名翩翩少年成长为一名男子汉。

我常常傻傻地问我的母亲:“您是不是记错了我的出生日期,为何我总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呢?”

母亲笑着回答我:“傻孩子,怎么会记错呢,你是有这么大了呀!”

如同所有的孩子一样,我也对成长中遭遇的产生过迷惘,我有时甚至害怕长大。在童年的记忆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很庆幸自己在乡村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那将是一笔无比珍贵的财富珍藏在我的心灵深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直到今天,我仍然能感觉到自己的稚气,在下班的路上,我常常看见一群孩子在马路旁边的广场上玩耍,我依依不舍地挪着步子。我多么想加入他们当中,和他们一起玩耍,但我不能,我的身体已经是一名大人的形态了,我如同一个孩子看待这个缤纷的世界,我的眼睛里还时常流露着儿时的纯净和忧伤。

我第一篇发表的也是在1998年,体裁是散文,后来爱上写诗,一写是十年。这样计算的时候,我不由得感到内心的一丝恐慌。十年里,我的写作竟然以诗歌为主,却并没有取得我想要的成绩。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需要诗人的时代,娱乐和明星占据了生活的每个角落,倘若一个人在场合介绍某某是诗人,是一个多么不合时宜的交错。也有人说,这是一个诗歌泛滥的时代,随便打开网络,各诗歌论坛涌入眼帘,各诗歌流派层出不穷。无论别人如何评说,我始终坚持着自己的道路走了下来,回头望去,才知道这些年走得很不容易,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勇气和对诗歌的忠诚。其实,我对于诗歌的理解很简单,关于诗歌的理论我不想过多谈论,但诗歌的“真、善、美”却是我一直坚守并坚信的信念。我始终坚信,一首好的诗歌应该是美的,能够让人感受到美的力量,而所谓的下半身、垃圾派写作,让我一时间无法适应,我想诗人们偶尔“先锋”一下是可以理解的,但倘若一位诗人的绝大部分作品让人读后感觉晦涩、阴暗,产生对现实的绝望,无论如何算不上好的诗歌。

写作十年,虽然并无建树,却糊里糊涂被一些媒体和评论家推上了“80后代表作家”的位置。说实话,面对这个称号,我是有些心虚的。80后作家中,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代表人物都是用小说说话的,我曾经读到《羊城晚报》的一篇,将我与上述80后作家并列,在这些“80后代表作家”中,我是唯一一个以写作诗歌为主的所谓的80后作家。2008年,我开始写作长篇小说《苦夏》,被多家媒体报道得沸沸扬扬,但至今因各原因尚未正式面世。因此,面对80后代表作家的“头衔”,我除了不断努力外,别无选择。我一直勉励自己不要放弃,再过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时间,我一定会取得让自己颇为满意的成绩!

十年里,我常常听见时光的破碎声在耳畔响起,一现实与理想相互碰撞的急促感和恐慌感不断在心中闪现。我沉醉于校园时代的景物和音乐,在潮湿的石阶上看着穿白色裙子的女孩经过,大朵的白玉兰开得多么灿烂。那时的诗歌是纯净而美好的,即便是今天偶尔翻阅曾经的诗歌,我的心中也洋溢着淡淡的幸福。大学毕业后迫于生计,从家乡的小山村辗转到繁华的大都市,我的诗歌渐渐显示出了一些沉重和忧伤。但不管怎样,我想,这是每个诗人所必经的阶段,如同绘画艺术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三个层次的艺术回归,我的诗歌终有回归的那一天,那个心灵纯净、淳朴自然的少年一直藏在我的心里。

美国著名诗人埃兹拉·庞德流传最广的诗句:“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地显现/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不过短短十四字(指英文原著)。屈原的《离骚》近三千字,流传广泛的不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十四字;著名诗人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去寻找光明”,诗人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纵观古今中外,能流传下来的诗歌并不是长篇大论,而是极其有限的诗句。

回首十年的时光,我也庆幸自己曾经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水的封面轻轻打开/又轻轻地合上”(《水的心事》)、“一条静静呼吸的河流/将光滑的鹅卵石染成了蓝色的忧郁”(《蓝色十四行》)、“ 看窗旁的雪花簌簌落下/有白色的音乐缓缓升起”(《与雪有关》)、“想她的好与不好/像忽远忽近的月光”(《忽然想写点什么》)……现在读来,仍然感觉到一丝温馨、感动。也许,我的诗歌并不能流传什么,但诗歌作为一心灵的寄托,一精神的皈依,我会一直写下去,生命不息,诗歌不止。

得知我的诗集将出版,有朋友建议我约请名家作序,说实话,我也认识不少名家,但我没有萌发约请名家作序的念头。一则,感觉自己最了解自己,写起来得心应手,不必动用文学手法的自序也许是最为天然、水到渠成的序言;二则,我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名家大家,所以用不着请其他名家作序。自己为自己写序,自然流畅,与读者朋友坦然交流,岂不快哉?

十年过去了,再过十年会如何?倘若在这过去的十年里,我选择了写小说而不是诗歌,是不是会比现在的我更为风光迷人?在此,我想跟无意中读到这本书的朋友作个约定,十年后的今天,希望我们都重新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收获了生活中更多的果实与甜蜜,好吗?

十年,那些破碎的时光,如同一片片晶莹的碎片,用手中的丝线串连起来,成了这本摊放在桌前或躺在书架上的薄薄的诗集。当你静静翻阅它的时候,能有几首或几行诗为你的心情增添一点温暖或愉悦,这将是我最大的幸福。

本文来源:

新华网:http://www.jx.xinhuanet.com/news/2009-12/03/content_18407257.htm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