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回归的大雁作者:原始古龙

2018-06-17 17: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回归的大雁

作者:原始古龙  红瑶

2005.11.27

当生命的时钟敲响的时候,我的胚胎里有了飞翔的基因。我记得,妈妈把我的卵浮化出来,她是一只秋去春来的大雁,当我在蛋壳出来的那刹间,看到自然界中的五彩阳光。看到妈妈一天天的守护着我,她是一生命的表现,妈妈伸着长长的项颈,为我们高歌。

有时候她要飞到很远的地方为我们觅食,我一天一天地感到在长,退出了淡黄色的绒毛,长出了可以飞翔的羽毛。母亲领着我去嬉水,在清澈的碧波里,我第一次感到,水的是我的故乡。清澈无比的水,我们给我们有了生活的寄托.夏日,在酷热娇阳的烈晒下,我们躲进了芦苇荡里,静静地睡着了。

在我的身边,是一个群体,是大雁的一个家族。有一天,我们一样大的伙伴在水里嬉水捉鱼,玩得很高兴,正在我们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一声“砰”的响声,刹那间,我们的灵魂丢失了,拼命地躲埋芦苇汤里死一般的寂静。一个伙伴的翅膀中弹了,鲜血染红了湖水. 羽毛散乱在芦苇荡里,他疼苦的嘶鸣着.万恶的子弹,把我的伙伴变成了残废。我们飞向蓝天,在湖里飞翔着很开心,可我的同伴,却不能飞向蓝天,只能孤单地在芦苇荡里哀叫。

我们的羽毛在一天一天的丰厚,大雁的母亲与父亲领着我们一起飞翔,他给我们讲述了南方的故事,他们给我们描述了飞翔的路径,他们到过海岛,到过大山,也看过一望无际的平原

他们说看到过太阳的世界,是黄金铺成的世界。

在他们的心梦里,南方与北方都是故乡,到要临近秋天了,母亲告诉我,你要增加营养,我们要飞起,要到南方那个栖息的地方,飞起来。我依照母亲的谆嘱,拼命地觅食,我一天一天地增加着脂肪。有一天,母亲又对我说,你不要过于肥大,长途的旅途不能过重,快要到秋天了,我们住在青沙帐里,透过芦苇荡的摇叶,看着月亮,看着天上的繁星,看着天上的北斗星,我静静地在思索,我们大雁家族,为什么要这样长途的,不知劳累的奔波,为什么要把我们生育在北国。天亮了,母亲和我与邻居一起在天上飞翔,俯视着山色,初生的太阳映射在湖面上,好象燃烧的火焰。我们同伴,在湖面上哀鸣,他不能飞翔,他失去了飞翔的理想,为什么,人类总喜欢残食一切动物,把什动物都要填入他们的肚子,我们的群体一天一天在减少,我们在躲避着人类,我们的身体里放出抗体,哪怕死,也要为死而复仇。这是一生物链的复仇,最终的结局是,两败俱伤。一天的飞行训练结束了,我偎依在同伴的身边,和他一起 。为什么他的命运会这样,为什么那贪婪的手会这样,他没有死,但比死还要难受。我的心中无限的悲痛,为我的伙伴而悲痛。秋天要到了,我们很快要离去。

寒风瑟瑟,吹过湖面。生命钟提醒我们飞翔。可爱的北国,是我们的故乡,是生育我的地方。我们没有行李,除了一对翅膀,除了飞翔,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有生命,最低的要素吃饱行了。我们眷恋的北国,我们将要离去,我们大雁家族一起在鸣叫,在青沙帐里,我们在高飞翔,也在撕叫,打破了高空的寂静,回响在整个湖面。我清楚地记住了我们出发的那一天,那一只失去翅膀的同伴,不能与我们一起飞去南方。大家围着他撕心裂肺地哀鸣。

北国的冬天要降临。谁都知道在冬天,我的伙伴在残酷的寒风里会死去,我们哀鸣着,把眼泪给他一安慰,我们开始飞翔了。我们有我们的领头雁,他是最有经验的,他是最雄健的,我们一个挨着一个排成人字型开始飞翔。

在湖面上的失去翅膀的伙伴,在湖面上哀鸣。他那一声声的哀鸣多么揪心。啊,我高亢地向他回鸣,再见,我的朋友。再见,我的北国。

我们飞越着,穿越过一座座高山峡谷,我们与气流抗争。风,在我们的身体两侧向流线形飞过。我们飞到了金色的南方,我们在南方的湖上还是依然地生活着,我们除了觅食以外是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