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三)寻梦庄子

2018-06-17 10:3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梦幻之旅――寻梦庄子

作者原始古龙 愚人

吹来的微风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这时我似乎听到从远方传来沉闷而低调并带着远古的洪钟大吕敲击的声音,钟声夹带着笙箫古琴细润而悠婉的音韵,仿佛是2千多年前的礼乐齐鸣,随着我的行走,礼乐消失了,我沿着迷宫般而无法探寻的甬道寻找着出口,陷入了一孤境。在幻境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弈棋的老者读书的青年及沙场撕杀的士兵,无声的寂静使一切都成了恍恍惚惚,心里泛起一阵阵恐惧。我不想在此久久的停留,急忙抽身寻找回路,终于从狭窄的甬道走出这个地界,出了一身冷汗。

走出这片怪石林,我静神定思,这才注意观察到洞外的那片天地,苍苍郁郁的森林遮天盖地,太阳折射的光线,在树叶的摇弋下泛起层层波光.此时,我的心絮才如四月的暖风,伴随我一直往前探寻。穿越了这片森林,看到了一户人家,简陋的房子,墙壁是用粘土冲夯而成,屋顶是茅草复盖的,看起来年代已久,墙体由于风雨浸蚀斑驳脱落,凹凸不平。我走进柴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房门半掩着,在门口我轻叫一声“有人吗?”“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由屋内传出来,但不失洪亮。在他的允许下我推门而入,只见一个老者坐在粗糙的台案边,在竹片上书写文字,老者始终没有抬头,但感知告诉我,这位老者肯定是一位智者。半晌,他抬起头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我们进行了一番寒喧,方知这位老者是春秋末期,道教思想的倡导者庄子。我用虔诚的目光望了他许久,从他深遂的目光里看出了一坚定的信念。屋内除陶铜器皿外空荡荡的,东侧沿墙的土台上堆满了竹制的书简。庄子把我引到屋外,在草坪上坐下对我说:“我留在尘世间的时间不长了,那片云彩将要带我进入深山,寻找曾经变成蝴蝶的那个梦幻仙境。”说完,一指天空飘来的一团层层相叠、周边翻卷如浪的白云。他走到一棵大树下,那棵大树看起来已经生长了几百年,树根处有一个由于岁月的驳蚀或许是虫蛀而留下了一个较大的洞穴,从洞中取出两个陶杯,盛满液体状的东西端在我的面前,微笑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随后开怀道:“我是乘云而去,而你却是乘云而来,呵呵呵……。”他要我品尝杯里的液汁,我饮了一口,觉得略带一点酸味,可不到一会,口中有一淡淡的醇香,庄子告诉我这是酒,是不用曲子发酵的自生酒,我觉得这酒劲很大,已经醉意三分,这时我问到庄老,你的蝴蝶之梦,我早已拜读,你为什么只是简单叙述梦中的境像,而梦中影像和醒来中的感悟,却只字不提?他只是笑着对我说:“其实这和日月循环交替是一个道理,自己去悟吧!”此时我感觉这酒的后劲很大,醉意深深的眼光里,我看到庄子变成了巨大的蝴蝶,飘然的飞走。我的醉眼被阳光照射而闪闪发光的蝴蝶翅膀刺成一条微张的缝隙,看着看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许久许久,我被耳边响起了巨大的钟声惊醒,细细一听,是墙上的闹钟呜响,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旅程好远好远的梦。

梦中的景象似幻灯在我的大脑中不断的闪烁,以致我困惑不解,是我始于这场梦,还是这场梦始于我?我翻开了那本《奇物论》,以剥开梦中的迷雾,这才知道,梦中的物像和我所溶入的事物已经连贯起来,我的思维和理性又一次得到了洗礼,现在我感悟到现实又变成了一梦的状态,一切过去的东西,是自身与梦的碰撞,每一次都越走越远。我惊叫到梦!都是梦!其实人生是无法定论的,像飘浮的云层来去无踪,现实告别了今天会成为昨日的梦,而今天的梦想是我们明天的现实。

(完)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