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黑马之死文/原始古龙白雪

2018-06-08 08: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承载万世的古老沧桑,漠然于天地之间!

一声嘶叫,划破静寂,荒蛮的古道,一匹黑马扬蹄咆哮而来。

------题记

古道落下了厚厚的尘土,狭窄的山道上已经长满了荒草。沿低坡而上的高岭上,矗立着一块高高的岩壁,一位老人仰头看着已经被岁月风蚀而面目全非的黑色岩石,自言自语:“黑马,我的大山,我知道这岩石上有你的画像,有你的灵魂,多少次,我走过古道时都要向你暗暗地说上几句话。几十年过去了,风雨的剥蚀,你的容颜、你的躯体在这块黑色的岩石上已经慢慢的淡去。”老人话音刚刚落下,岩壁周围,一阵大风穿林而过,万顷林壑发出一阵阵的涛声,古道在苍苍茫茫的岁月里,淹没了许多故事,只有黑马的故事,还在古道上传唱。

那时候,在岩石旁的老者还很年轻,他是黑马的主人。黑马和普通马截然不同,人们不可能记住黑马的身世,但是黑马的主人,从黑马还是驹子时看它渐渐长大,看它在长长的古道上奔走。日出日落,黑马和别的马,排着长长的队,摇响了系在颈项的马玲,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沿着高高峭壁的栈道,沿着从江这一头到江那一头用铁锁锁住的悬挂的桥,沿着一片又一片森林穿过的小道。古道是寂寞的,古道是沧桑中垒起的苦难,古道是生命与生命呼唤的泪水。老者静静地仰望那黒色的石崖,眼泪不仅从眼眶中流出。

大山黑马的面容,在那块黑色的岩石上显现,还有朗巴活佛大手印的金光……一段尘封的往事揪疼了老人的心,为他兄弟般的黑马大山,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他老泪纵横,不由的默默呢喃着,这是大山黑马的坟碑呀,它已经被那一条泛着古水的大江吞没,但我相信黑马没有死。朗巴活佛说,黑马确实没死,它是佛国的神马。

是的,古道是悲哀和力量者角逐的太阳,但太阳离他们的心中太远太远,黑马和他同行的挂着铃铛的群马驮着货物,一步步的往前行。老者年轻时的影子与黑马重叠在古道上,他们穿越了重重的障碍,走过尼泊尔高地,最后到达了印度。

他们终于到了西天的佛国,享受到了太阳的温暖。一片片青草又增强了他们的体魄,一片片美丽白云掠过他们的头顶,他们在佛国回来的时候,顶礼膜拜的朗巴活佛选中了黑马,成了他的坐骑。朗巴活佛骑在黑马上,念动了金刚萨陲,神奇的佛法给予黑马无穷的力量。

站在黒崖前的老者,迎望着岩石,一声长叹:你是一匹神马,大山呀,你为什么会失足大江里呢。

老者眼角的泪如露珠滑落滚动在脸颊上,慢慢滴落直到点乱脚下一江水面,浸润起一片思念的江流……

透过泪水,老人好像看到黑色的岩石化成了黑马,仿佛无数花朵从天散落。情不自禁老者奔向岩石,他仿佛听到黑马在嘶鸣,他看到黑马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盯着他。

朗巴活佛骑着黑马健步如飞,似乎黑马插上了翅膀,铁蹄踏破了古道的寂静,黑马驮着活佛在古道上奔跑,一股青烟在马的身后腾起,黑马陪伴着朗巴活佛在古道上,古道似乎成了乐园,他们的心境里在寻找着精神的宝藏。转眼间,时间又过了几年,朗巴活佛做法的日子越来越近,朗巴活佛依依不舍向黑马和马的主人告别。

黑马仰着长颈向朗巴活佛嘶鸣,似乎向他诉说着什么,朗巴活佛会意的向黑马点了点头。朗巴活佛是智慧的高僧,高僧是宇宙神的化身,朗巴活佛举起他的双手念动心咒,用苦修的大手印折射出万道光芒,给黑马以力量的加持。

自从朗巴活佛离开马队以后,黑马依然驮着货物跟随着主人,奔忙于苍茫的古道,岁月有多长古道有多长。

老者奔向黑马,可是他所触摸到的只是一块黑色的冰冷的石头,凹凸不平的石头像岁月的利刀刻画着苍老。黑马自从朗巴活佛加持以后,像注入了神的力量,他高大而魁梧,它驮的货物比一般普通的马要多五到六倍,它始终在马队最前头行走。山道是崎岖,带铁的蹄子踏过坚硬的岩石,随时都会冒出哧哧的火花。黑马没有龙套,没有缰绳,只有项上挂着金色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因为它是一匹自由而负重的马,一匹勤劳灵性而有神力的马,通达灵性而智慧的马。每当马队队到达马店宿夜的时候,主人总是心痛的抚摸着马,用清水给它洗去一天的尘垢和汗渍。

在一个冬天,马队驮着一批沉重的货物,从印度穿越西藏、四川回到云南丽江的时候,在途中遇到了极寒的气候,天上飘着如雨如雪的霁霏,古道罩上了厚厚冰凝,岩石树木上挂满了尖垂的冰凌,高处的山岗上盖满了厚厚的雪,马队缓慢地向前行进,而滑滑的古道行走起来又是那么艰难。北风呼呼的在古道上肆意的吹刮和舞动,一个又一个不幸的悲哀随时会触动着生命的神经。突然,有几匹马滑倒了,沉重的货物压断了他们的脊梁,黑马的主人把所有的货物都压在黑马上,可是是再有神力的马,也不能抗拒如此恶劣的天气和险峻的古道,还有沉重的负压。

黑马的故事以及老人的泪水,在这段路上终于发生。他们刚刚通过一段高高的山岗,下面是一条宽阔的大江,一堵高高的如刀削般的万丈断崖,黑马和马队通过此地的时候,一阵狂暴的妖风突然袭来,所有的马被巨风伸出无形的巨爪无情地抛向大江。老人死死地抱住一棵大树,眼睛被风抽打的无法睁开。风呜呜地吹着,过了好长好长时间,风停止了,马的主人睁开眼睛,只看到眼前是空空野野,所有的马都不见了,连个影子都找不到。马的主人呆呆的看到这个景象,他知道那阵巨风把所有的马都拉向了大江。一阵阵恐怖悲伤焦急所有的情绪交织压向他的心头,他突然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醒来,他蹒跚而艰难地走上古道,过了一段坡爬上高岭,前面看到一个僧人,面对着黑色的石崖,那是朗巴活佛。老人把发生的一切告诉活佛,活佛很冷静,脸上现出了慈祥的笑容,“阿弥陀佛,我都知道了,黑马已经赶往西天而去,你看这堵黑色的石崖上,我已经把大山黑马的图像画上了。”活佛展开合十的双手,把一张用纸剪出的黑马递给老人:“我知道你对黑马的感情如此之深,但是,黑马只是在我手上剪出的一张纸,因为你对黑马有缘,所以我把他赠送给你,请你不要悲伤。在你眼前发生的所有悲哀只是一场梦。”朗巴活佛说完飘然而去,瞬间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山林树木和高高耸立的大山以及那矗立在老者眼前的高大石崖寂静又寂静,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老人双手捧着那剪纸的马,看着悬挂在的太阳,老人把剪纸的马高高举起迎向太阳,想让马得到一点温暖。突然一阵风吹来,撕破了他手中的纸马,那纸马随风高高飘向了天空。

这一趟马骠,让黑马的主人倾家荡产,他已经是一无所有,并欠下了一大笔债务,但突来的灾难,是无法回避的,这时他已走投无路,只好只身一人遁入空门,消除所有的烦恼。

于是,他走进了高大的寺庙,成了佛的虔诚跪拜者,他忘记了古道,忘记了黑马,可是他是黑马的虔诚者。

许多年过去了,他一个人静坐在佛堂里,那匹黑色的马,一直萦绕他的心里,他深爱着的马已经刻进他灵魂深处。岁月沧桑给他的脸上抹上了一道道皱纹,透过佛龛前的青烟,他一直在心里等待着黑马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再一次复活他们年轻时的神遇。

他再一次走进那座大山,来到高岭之上的黑色岩壁前,一直空空然然的面壁,后来,人们发现一副白骨面朝黒崖,以双手合十的姿态,一直仰望着黑崖。

后记

一段尘封的往事记载着一段刻骨相思的凄美故事:

大山黑马的面容在那面黑色的岩石上显现 还有朗巴活佛大手印的金光牵引着老人的心

多年后:

为了日思夜想的兄弟大山黑马的主人圆寂于岩壁之下

标签: 黑马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